未分類

7017k 「小姐……您會幫嫻妃害王爺嗎?」小桃大著膽子問道。

!!!凌瀟瀟連忙放下手裏的東西,上前捂住小桃的嘴。

「你不要命了!這話要是讓肅王府的人聽到,明兒咱姐倆就得躺着離開肅王府!」

說完凌瀟瀟就鬆開了小桃,「小桃子,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事情沒告訴我?」

小桃點點頭,「嗯,我知道小姐您以前私下見過申王爺幾次,您似乎很喜歡申王爺。」

「我聽說肅王爺與申王爺關係不好,您夾在中間萬一站錯了隊……上次您被嫻妃的人帶走後,我就很擔心……」

呼~凌瀟瀟舒了口氣,「原來你今天是因為這事才跟我鬧彆扭的啊!」

小桃不語,凌瀟瀟拍了拍她的肩膀,「安啦~我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會在肅王府害容漓呢?我不要命啦?」

「再說了,就算我想害容漓,這打又打不過,還不懂得怎麼下毒,我要害他就是自己找死!嫻妃不會蠢到讓我來幹這種事的,頂多是讓我在容漓那打探點消息而已。」

「那您今天一整天都是去打探消息了?」小桃試探性的問道。

「當然不是了,我賃什麼要為她打探消息!我今兒出去是真的想畫畫。」

凌瀟瀟今天的目的確實是想畫畫,至於要畫的內容嘛……凌瀟瀟並不打算讓小桃知道,因為她怕帶壞小桃。

「那您要是不幫嫻妃打探消息,她會放過您嗎?」

「先拖着,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凌瀟瀟摟着小桃,「你放心好了,我這人很惜命,不會作死害容漓的。」

反正我早就給舅舅寫過信了,過不了多久他老人家就會派人來接我了,到時候我就帶小桃子一起走。

第二天,凌瀟瀟依舊在容漓與飛鷹離開沁心苑后偷偷跟了上去。

她都想好了,再跟兩天,若是再沒有什麼她想看到的畫面,她就不跟了。

索性這次他們沒有回肅嘯閣,而是在王府內閑逛。

哇~終於有約會的樣子了,凌瀟瀟雙眼放着精光,不自覺的跟近了一些,想要聽聽他們私下裏是怎樣交流感情的。

飛鷹握緊刀柄,瞥了一眼凌瀟瀟的藏身之處,容漓按住了他的手,兩人來到了花園的涼亭里。

容漓剛坐下,飛鷹就急不可耐的問道:「王爺,您剛才為什麼不讓屬下把她抓起來?她一直跟着咱們肯定圖謀不軌……」

「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這麼衝動。」容漓坐了下來,隨手端起一杯茶,淺嘗了一囗。

奇怪,這茶怎麼不如沁心苑的好喝?

此時一片樹葉隨着一陣微風飄落,落在了容漓頭上,飛鷹連忙小心翼翼的幫他拿了下來。

躲在暗處的凌瀟瀟興奮不已,終於發糖了!腦海中閃過無數個畫面,手握着筆龍飛鳳舞到在紙上不停的畫着。

沙沙的紙筆摩擦聲讓聽力極好的飛鷹無法忽視,一個瞬身來到凌瀟瀟眼前,搶過凌瀟瀟手裏的畫板。

凌瀟瀟只感覺眼前一黑,隨後手裏的東西便不見了。

轟隆隆!完了!那整張該打馬賽克的小火柴人圖被飛鷹看到了,要是傳出去以後我還怎麼見人啊!

飛鷹緊繃着臉,左邊眉毛止不住跳動着,她上寫的到底是哪一國的文字,怎麼這麼怪異啊?

「快還給我!」凌瀟瀟抬手就要搶回來。

飛鷹連忙把畫板舉了起來,「王妃,這上面寫的什麼字?」

「字?哪有什麼字啊,那是我畫着玩的,快還給我!」凌瀟瀟跳了幾下,結果連飛鷹的手臂都碰不到。

沒辦法,168cm在女性中算高的了,但跟189cm的飛鷹一比就……艹,飛鷹你沒事長這麼高幹嘛!

容漓看着他們倆跟小孩子似得,很是無語。「你們倆在搶什麼?」

「王爺,」飛鷹立刻轉朝容漓走去。

糟了!不能讓容漓看到上面的內容,凌瀟瀟心一橫,直接追上去狠狠的撞到飛鷹背上。

飛鷹沒想的到凌瀟瀟會撞自己,差點摔倒,手裏的畫板以一個彩虹的弧度飛了出去,眼看就要落入水池中。

飛鷹一躍而起,想要搶救畫板,凌瀟瀟趕緊把抱住飛鷹的腳。

「噗通」

「咚」

畫板順利落入水中,而飛鷹也因為凌瀟瀟整個人懸掛在護欄上。

「呼~」凌瀟瀟鬆了囗氣。

「你!」飛鷹回過頭,惡狠狠的瞪了凌瀟瀟一眼。

「你們兩個到底想幹什麼?」容漓冷眼盯着凌瀟瀟的手,臉上都快結冰了。

「沒什麼!」凌瀟瀟有些心虛,連忙鬆開手。

只聽「噗通」一聲,飛鷹一頭掉進了水裏。

完了!剛佔了容漓他小情人的便宜,又把他小情人弄到了水裏,容漓肯定不會放過我!怎麼辦,怎麼辦…………

此時,飛鷹從水裏爬了出來,還順手把她的畫板也撈回來遞給了容漓。

凌瀟瀟吞了吞囗水,悄悄湊了上去,看到一片模糊的圖紙后,鬆了囗氣。

還好,總算是打上馬賽克了,沒什麼少兒不宜的畫面,隨他們怎麼看都無所謂。

其實在畫板飛出去的那一瞬間,容漓還是看到了些上面的內容,像是一些很古怪的文字。

凌瀟瀟為何如此懼怕本王看到上面的內容?就算她真的在為什麼人傳遞情報,可剛才自己與飛鷹也沒說什麼有用的話啊?

見容漓一直盯着自己,凌瀟瀟心裏直打鼓。

這容漓幹嘛一直盯着我不說話,他該不會是在想着怎麼處置我的吧?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我還是先撤吧!

「嘿嘿……王爺,要沒什麼事那妾身就先告退了。」

「慢著!」容漓一把抓住凌瀟瀟的肩膀,「王妃你破壞本王欣賞美景,又害飛鷹落水,怎麼能一走了之呢?」

「那王爺說該怎麼辦?」

我就知道容漓不會輕易放過我的,凌瀟瀟幻想起了落難王妃的一百種死法,打板子、抽鞭子、夾手指…………最後再拋屍荒野…………

「那就罰王妃你去幫本王打掃書房好了。」

「什麼?僅僅只是打掃書房嗎?」竟然罰的這麼輕,這不符合常理啊?凌瀟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容漓道:「怎麼,你不願意?」

。周想走到楚教授身邊,「老師,你辛苦了。」

楚教授抬手拍拍學生的肩膀,「嗯!瘦了點,精神還不錯。」

「我真沒遭大罪。」周想再次重申,睡釘床而已,沒被切片,就沒遭罪。

柳老太這才有機會跟外孫女說話,「想想啊!是外婆對不起你,你忙的是蔣家的事兒。」

周想搖頭,「事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605章我真沒遭大罪 「牛頓就是那個蘋果砸在頭上,進而發現了萬有引力的科學家牛頓嗎?」在坐車去機場的路上,餃子還在拉著我問東問西。

我點點頭,表示沒錯,正是那個牛頓。

餃子又道:「可他不是一個了不起的物理學家嗎?怎麼會跟鍊金術扯上關係。」

我根據查到的資料告訴餃子,牛頓確實為人類科學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可就是這樣一個科學家,晚年卻突然信奉神學,將所有自己算不出的答案,全部解釋為上帝所為。

而且在他後半生將近有二十年的時光里,一直專心於做一件事情:煉金。

牛頓買了兩個熔爐,一堆化學品跟一堆奇怪的書,別人戲稱他為鍊金術士,而這個時候的牛頓對宗教很是痴迷,將人生的大部分時間投入到鍊金術跟占星術中。

在劍橋大學的實驗室里,牛頓與世隔絕,完全投身於鍊金術中,相傳他與其他煉金師的出發點不同,那些人純粹是為了發明一種法子,以便積累財富,抱著一種不勞而獲的心態。

牛頓對外宣傳的原因則是,他認為宇宙的秘密,前人早已得知,而物質的秘密便隱藏在早期的神話里。

於是牛頓借用希臘神話的故事來做煉金配方,在他的鍊金術中,維納斯、戰神跟火神意味著銅、鐵與火,他一遍遍得進行無數實驗。

這樣瘋狂的實驗長達二十年,根據歷史記載,這個偉大的天才雖然在物理跟科學多有建樹,可在煉金場上卻失敗而歸,最後還變成了一個瘋子。

別人都以為牛頓失敗了,一場大火更是讓他受到了無數指責,說正是他的實驗引起了火災!

「不過那封信似乎是在暗示,牛頓並非一無所獲。畢竟這個天才深諳物理,而黃金歸根究底也是一種物質,如果他真的能通過實驗弄清楚物質的基本結構,進而一遍遍改良,說不定真的會有奇效。」我由衷得說道。

「所以,說實話,牛頓雖然轉信神學,但他煉金的手段其實也是結合了一定的科學知識,化學實驗本就是探究萬物的一種步驟。」

林隊瞥了我一眼:「丁隱啊,沒想到你懂得這麼多!」

我抓了抓後腦勺,不好意思得回答:「師父曾經教導過,破案不光要精通刑偵手段,還要積累各方各面的知識,我有個兄弟就是化學方面的特長生,有些想法也是受了他的啟迪。」

不過我現在是越來越相信那封匿名信的真實性了,因為查到的資料確實證明牛頓晚年沉溺鍊金術,很多信息都是對的上的。

但我還有一點想不通,給我信的人真是白月光嗎?

如果真的是她,就說明當初在圖書館的時候,我並沒有看錯,她就在我的身邊,可她為什麼不出來見我。

還有,她是怎麼知道信上內容的。

心口突然傳來一陣鈍痛,讓我不敢再抽絲剝繭得繼續想下去,或許,我是怕了。

不是怕死,而是怕深究她的身份所帶來的那份痛苦……

「丁隱,你不舒服嗎?」餃子察覺到了我的異常,伸手摸了摸-我的額頭,我有些畏縮得躲開,低聲回了一句:「可能太累,沒有睡好吧。」

餃子何其聰明,她知道我在搪塞,卻沒有拆穿。

在那次跟她面對面的坦白以後,餃子真的會考慮我的感受了,這讓我心裡舒服了不少。

在上飛機前,林隊又給慕容清煙發送了一段信息,讓警員務必針對我們新得到的線索展開調查。

回到靜川市以後,林隊開車將我跟餃子送回了學校,說我們這段時間也累了,先睡個飽覺,其他的之後再說。

我腦子裡亂糟糟的,確實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餃子也打了個哈欠,揮手道別了林隊。

這一覺前半段我睡得實在不安穩,夢裡老是出現白月光,我不知道她到底想幹嘛,好不容易淡出了我的世界,卻又總在我的身邊留下痕迹。

這是故意讓我忘不了她嗎?

在她心裡,我到底算什麼?

覺睡得不好,身體也就累的不行,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時候,我打算點個外賣湊合一下,手機一開機就收到了慕容清煙的好幾條信息。

她問我身體怎麼樣,這幾天是不是累到了。

她還讓我放心,案子的事兒有他們盯著,讓我好好休息幾天。

如果有線索,她會及時通知我的。

我想起了無量觀暗室的事兒,直接給慕容清煙打過去電話。

慕容清煙好像在開車,一聽我的來意,就嘆了口氣:「當天我們不是破了那間屋子的鎖嗎?被發現了,那邊連夜轉移走了所有的試驗設備,不過還是被山下的便衣截獲了一批。」

「負責轉移的幾個人你也認識,就是當晚道觀里的那幾個。不過那幾個人嘴巴硬的很,死活不交代情況,非說他們只是招來的搬運工!你知道的,其中一個還穿著掃地翁的衣服,我說他之前不是假裝老頭掃地,他還跟我裝傻。」

「沒辦法,我們只能將他們帶回警局,結果還沒到警局,他們突然吐出黑血,原來他們牙齒後面都藏了毒丸,送到醫院已經救不回來了。」

聽到慕容清煙的話,我都愣了一下:「那三個人不是為錢嗎?怎麼還自盡了?」

慕容清煙回答道:「對啊,我哪裡想到他們會有這麼一出,後來檢查屍體的時候,發現他們心臟的位置都有一個十字架的黃金刺青。」

「我懷疑他們應該不是幕後黑手雇傭的那麼簡單,估計還有點邪教的意思,胸口的金色十字架就是這批信徒的標識。」

我覺得慕容清煙說的很有道理:「能讓人如此不顧一切,除了親人性命被拿捏以外,就只剩下狂熱的邪教信徒,為了信仰可以豁出去自己的性命。」

他們胸口的黃金十字架,則完美對應了第二點。

而牛頓信仰的正是神教,十字架又是神教信仰的標記。

也就是說,幕後黑手不僅是有錢有勢那麼簡單,他很有可能還洗腦擁有了一大批崇尚鍊金術的信徒,真摯的信仰會讓信徒對自己的神明有種絕對的忠誠。

他們寧願犧牲生命,也不會背叛自己引以為神明的領導者!

。 士兵:「這是黑子,專門負責洗菜的。」

穀苗兒:「中午吃的那個白菜燉肉裏面放的土豆哪裏來的?可還有?」

穀苗兒看着黑子,黑子聞言先是一愣,土豆是什麼?但是一想到中午就一個菜,裏面除了白菜就是馬鈴薯了。

黑子:「那是叫土豆嗎?我們這都叫馬鈴薯,長得跟馬鈴鐺一樣,指頭那麼大個,最大的也就雞蛋大,還有,我們這冬天吃得最多的就白菜跟馬鈴薯了,沒糧食的時候就靠這馬鈴薯填飽肚子,不過這發了芽的馬鈴薯有毒,所以發芽之後就不吃了。」

穀苗兒點點頭,那就沒錯了:「能搬一些過來讓我看看嗎?」

黑子點頭:「沒問題,我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