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陸謙覺得差不多摸到洞真後期的邊了,一旦領悟了空間之力,就可以隨心所欲去往任何地方,只要有明確的地點和座標,不用額外花費人力和物力建造傳送法陣。

當初中元那個傢伙帶人來偷襲自己就是用的這個套路。

當然,前提是不讓人發現來到了其他人的世界。

有些高手對自己世界掌控的非常嚴格,他們修爲高深,上達天心,與世界融爲一體,發現一個外來者簡直不要太過簡單。

估計還有好一段時間,才能將青帝以及他的先天建木力量全部吸收。

在陸謙的感應之中,破敗大法的熟練度正在飛速提高,一眨眼的時間接近兩成的熟練度。

陸謙修煉的這個法門需要吸收五5行的信仰力量,接近兩成,也就意味着青帝木道即將圓滿。

接下來這段時間,陸謙閉關不出,邀月等人也沒有傳來消息,應該是遇到了什麼問題,不過沒有向自己求助,他們應該能解決。

陸謙輕點了一下青帝的收藏。

其中最多的是各種仙草和丹藥,還有大量的法器胚子。

青帝木道輔助作用較大,對於煉丹煉器,畫符佈陣尤爲擅長,幾乎每一個青帝的人個個都有一門拿手絕活,或擅長煉丹,或者擅長畫符。

光是青帝身上自帶的丹藥和法器,足夠讓整個陰景天宮吃的飽飽,甚至還有剩餘,這一趟總算是發財了。

還有許多甲木天辰劍的劍胚,這些都是半成品法寶,雖然陸謙沒有時間修煉這些,但可以交給手下,這樣一來人手就有一個法寶。

看着海量的資源,陸謙拿出人皇劍,這把寶劍一半黑一半白,和諧而又不矛盾。

人皇劍度過了第一次天劫,這個階段又被稱作幻形法寶,法寶可以凝聚出一個虛幻的真靈,擁有一定的靈智。

接下來要不斷的度過天劫,等到第三次,就可以化陰爲陽,成就純陽法寶。

這個階段需要海量的資源,以往若是強行煉製,說不定要把整個陰景天宮給掏空。

如今獲得了青帝的家當,是時候考慮一下將這個法寶推向更高的層次。

時間一晃過去兩個月,青帝的力量還沒有消化完畢,不過倒是領悟了一門法術,青帝的神通——萬法之海。

這個法術以先天建木爲基石,走的是以壓人之道。

除此之外,生死簿和判官筆修煉到了一定的程度,實力在他之下,名字一旦被勾上去,不死也要脫一層皮,修爲越高,消耗的法力也就越多。

陸謙收起神通,從密室之中站了起來,一道光芒停在手上。

這是邀月發來的信息,和上次猜想的一樣,冥辰殿主去尋仇了。

但是五帝沒有死,只是身受重傷,經此一戰,兩邊的戰爭暫時停了,陰主原本想乘勝追擊,不過自身所受的傷也不輕,於是把計劃擱置了下來。

兩界呈現出一種詭異的平靜。

邀月那邊戰果不錯,由於青帝死亡,大乾那邊亂糟糟的,倒是佔領了不少的地盤。

陸謙站起來伸了個懶腰,隨即飛往黃泉。

不知道泰翁那邊的情況如何,應該初步掌控黃泉的權利,陸謙還有些事需要他幫忙。

以他副殿主的權利,應該能把玄老黑帝他們調過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幹什麼,哭哭啼啼的。」徐老爺不滿的看着姜婷。

「老爺,您看看啟越吧。」姜婷將五歲的兒子推了出來,他渾身濕轆轆的不說,臉龐上明顯的指痕,分明是被打了。

「嗚嗚嗚。」徐啟越抹着眼淚,委屈巴巴的看向親爹:「爹。」

「怎麼回事?」徐老爺伸手,將徐啟越拉了過來,看到小兒子被人打成這樣,他訓斥道:「你們是怎麼照顧小少爺的?」

小廝連忙跪了下來,將三少爺徐啟明打了小少爺,同時把小少爺推湖裏的事情說了。

徐老爺蹙眉:「三少爺為何推小少爺?」

「這……」小廝不敢說。

徐啟越哭着道:「三哥罵我姨娘,說姨娘是破爛貨。」

姜婷的哭聲一僵。

徐啟越繼續道:「我說三哥騙人,三哥就打我,還把我推湖裏了。」

……

「啟越,徐明啟真的罵我了?」姜婷給徐啟越上藥的時候,悄悄詢問著。

「嗯。」徐啟越抿著唇,看向姜婷問:「姨娘,你不是破爛貨,是不是?」

姜婷看着兒子粉嘟嘟的臉,她將他抱在懷裏,輕聲哄道:「娘永遠是啟越的娘,會保護啟越的。」

「爹爹偏心。」徐啟越委屈巴巴的窩在姜婷的懷裏。

「乖。」姜婷輕哄着他道:「啟越不怕,娘疼你,好不好?」

她看着徐啟越,這是她拼了命才生下來的兒子,她從豐安縣離開之後,就跟上了徐家的商隊,她一眼就看中了曾經的徐大少,也是現在的徐老爺,她楚楚可憐的表示自己爹娘都已經死了,成功了得到了徐老爺的青睞,順勢成了徐老爺後院的人。

從徐大少變成徐老爺,為了成功的在後院裏住下來,她討好豬婆一樣的徐夫人,卑微到了極點……

姜婷垂眸,甚至都不敢去回憶,好在,好在她後來懷孕了,有孕在身的她,擔心肚子裏的孩子被害,那些日子,她幫着徐夫人做了一些事,成功的生下了兒子,安穩的呆到了現在。

兒子被打成這樣,要不是身邊的小廝忠心,說不準……

姜婷后怕極了,她緊緊抱着兒子,兒子就是她唯一的期盼了。

……

秦荷可不知道姜婷的日子,也沒有興趣,她現在每天和方雯在一塊,可開心快樂了,雖然很少出門,可是方雯的性格,和羅嬌娘有得一拼,都是活寶的那種,特別逗笑的。

「三嫂,你要是見到我表嫂,肯定會喜歡的,肯定是一見如故。」秦荷笑眯眯的說着,可惜現在不能回村子裏,不然的話,這會春天了,香椿正是發芽的時候,香椿炒雞蛋的味道,好極了。

「少夫人,您看看這香椿,是不是特別嫩。」金玲摘了一碗香椿回來,細嫩的小芽兒,光看着就讓人覺得春天到了。

「這不是草嗎?能吃?」方雯還真沒吃過。

秦荷道:「這個煎雞蛋吃,特別好吃,三嫂,等會一塊吃。」

「好啊。」方雯一口應下來。

丫環來報,說是秦荷表嫂來了。

秦荷愣了一下,看到羅嬌娘的時候,她激動的道:「表嫂。」

「小荷,見你一面,可不容易。」羅嬌娘打趣的說道。

秦荷拉着一旁的方雯介紹道:「表嫂,這是我三嫂方雯,這就是我和你說的表嫂,羅嬌娘。」

「你好。」

方雯一眼就看出羅嬌娘是有身手的,她道:「聽小荷說,你也會些功夫,要不我們來試試?」

「好啊。」羅嬌娘也爽快,秦荷搬張椅子坐在一旁,嗑著瓜子道:「表嫂,三嫂,我給你們當裁判。」

羅嬌娘和方雯兩個人對視一笑,痛快的切磋了一場,最後是平手,方雯道:「難怪小荷說我們一見如故呢。」

「下回我們再來。」羅嬌娘難得碰上也會武的姑娘,方雯的性子直爽,說起話來也容易一些。

「小荷,你這肚子越來越大了。」羅嬌娘打量著秦荷,她先是把方翠英他們帶來的東西遞上前:「知道你愛吃這個,姑姑特意讓我們帶來的,還有臘肉和臘腸,都是你最愛的吧?」

「對了,還有醬肉。」羅嬌娘一樣一樣的拿出來,全部都是各種各樣的好吃的,還有春筍呢。

「春筍雖然不如冬筍鮮,但炒臘肉你也愛吃。」羅嬌娘笑着說着。

秦荷感動的眼淚汪汪的。

羅嬌娘最後抱了一個罐子道:「猜猜這是什麼?」

「酸蘿蔔?」秦荷看着自家的罐子,熟悉極了。

「這是姑姑特意給你泡的酸蘿蔔,快嘗嘗。」羅嬌娘打開蓋子,酸味撲鼻而來。

切成條狀的酸蘿蔔,配上白醋,那味道,絕了。

秦荷迫不及待的嘗了一口道:「還是那個味。」酸酸脆脆的酸蘿蔔,是她的最愛。

她問:「我爹娘好不好?」

「好,他們都好著呢。」羅嬌娘回答道:「再過些日子,就能採茶了,大家都在準備着呢,家裏還挖了一個大魚塘,準備種上荷花,到時候等夏天的時候,荷花滿塘,肯定很好看。」

「姑姑和姑父還養了很多雞鴨、豬啊還有羊啊,說是到時候帶來給你吃。」羅嬌娘越說,秦荷就越想想家,想爹想娘,還想姐姐。

「對了,小蘭送來的。」

羅嬌娘一拍腦袋,差點忘記了,秦蘭送來的一些風乾的肉乾之類的,讓秦荷當零嘴吃。

秦荷拿着肉乾咬着,格外有嚼勁的肉乾,味道好極了。

「小荷,真羨慕你。」方雯忽然感慨的說道:「我想吃我娘做的好吃的,都吃不上了。」

秦荷這才反應過來,方雯的娘已經不在了,她安慰道:「三嫂,我娘給我做的,我們一起吃。」

「哈哈哈~」

方雯忍不住伸手,捏了捏秦荷的臉道:「好好好,等下回你回去的時候,我也去見見伯母,看看伯母是怎麼把你養的這麼好看的。」

「嘿嘿。」秦荷咧嘴一笑:「肯定是我娘家是塊風水寶地,那兒的水養人,你不知道,我家的茶山長得可好了,一整個山頭,全部是茶山。」

「對了,不止是茶山,還有果樹呢,等到三月里,桃花開了,那才叫好看。」秦荷嚮往極了。

。 李子孝被眼前的秦紫苑嚇了一跳,緊忙將自己的身體向後傾斜,他本來就是坐在車裡就算再怎麼用力能供他移動的空間也不是很多。

「你……你要幹什麼?」李子孝不自覺地抓著衣領,那樣子好像自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而秦紫苑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秦紫苑被李子孝的舉動氣的鼻子直冒煙,「你躲什麼躲?我這還沒有問你怎麼回事呢你倒好惡人先告狀,沒事你大喊大叫什麼?」

「我有大喊大叫嗎?」

「把『嗎』去掉!真是服了,我姐怎麼就看上你了,長得不好看不說還喜歡說夢話!」

「我……」

「你什麼你!趕緊下車!」說完秦紫苑一臉不悅的打開門下了車。

被秦紫苑這麼一喊李子孝才發現已經到展館了,於是也打開車門下了車。

看著面前這座大到離譜的展館李子孝並沒有表現出驚訝,因為不久前他就已經見過了。唯一不同的地方也就是人數上的落差,他見到的是人擠人排隊的景象和現在這個零星能看見幾個看守的軍人相比確實有些不習慣。

秦紫苑來到展館大門前和看守的人說了兩句然後對李子孝招了招手喊道,「你快走兩步。」

聞言李子孝小跑兩步來到秦紫苑身邊。

看守的軍人上下打量了李子孝幾眼又低頭看了看秦紫苑遞給他的證件,隨後打開展館緊閉的大門接著把證件還給秦紫苑還對她敬了個禮。

秦紫苑也沒說話見門打開了拉著李子孝就往裡跑。

來到展廳李子孝環顧四周,沒有錯和自己看見的一模一樣,不知道……

李子孝眼神銳利的沖著展廳的一個角落看。

「喂,你說的那個zha彈藏在哪裡?」

秦紫苑跟沒頭蒼蠅似的在展廳里亂轉,一會兒看看這,一會兒翻翻那的,像極了小時候玩捉迷藏當「鬼」的那個小朋友。

李子孝沒有理會秦紫苑而是自顧自的向著展廳的一個角落走去,幾個小時前自己看見的那個角落裡可是安安靜靜的躺著三件解禁武器。這是多麼的諷刺,解禁武器就在自己眼前而自己卻一點也不知道,還有梁嫣……

秦紫苑發現李子孝奇怪的舉動后停止了亂轉尾隨著他也來到了角落。

秦紫苑不知道李子孝為什麼要來這個角落,放眼望去這裡除了幾個空著的展台再無他物。

「你來這裡幹什麼?難道zha彈被……」

「秦紫苑你一個人回家應該沒有問題吧。」

李子孝不帶任何感情的對秦紫苑說道,他的眼睛一直盯著那個空無一物的角落看,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什麼。

一聽李子孝這話秦紫苑可不樂意了,請神容易你要是想送走這個神可就難如登天了。

「我一個人回去當然沒問題,不過我現在不能走!我知道我頭腦不靈光,但是你也不能把我當傻子耍!你告訴我這裡有zha彈都是假的對吧!」

李子孝依舊錶情冷漠的看著前方,並沒有因為自己的謊言被拆穿而再做狡辯,此時此刻他在想什麼沒人知道,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非常不高興。

一滴汗珠順著李子孝的側臉頰流下,可以看出他的內心在掙扎,冷漠的表情根本無法掩飾內心的躁動不安。

「就當是我騙了你吧,我現在有其他事情要做,所以先走一步。」

說完李子孝轉身就想走。

可當李子孝轉過身的時候秦紫苑卻擋在了他面前,並伸展雙手,「你不解釋清楚我就不讓你走!我就奇怪你怎麼突然殷勤起來了,快說!這個角落到底藏了什麼秘密!你不說我就不讓你走!」

「就算我告訴你了,你也聽不懂。而且我現在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求求你不要再無理取鬧了。」

「你不說怎麼知道我聽不懂?再說了我又不是真的傻,話還能有聽不懂的?」

「你懂?」李子孝想笑,到現在他都不懂更不用提根本就不知情的秦紫苑了。

「你說說看,我還真不信我能不懂。」秦紫苑一挑眉大有李子孝不說出來她就不會放他走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