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飛揚不由分說,發動技能,唇槍舌劍。

鍾一鳴的毒舌也不是吃素的,防守反擊,穩紮穩打。

兩人一番口舌之爭,當真是難解難分。

許久之後,戰事告一段落。

「有你真好。」鍾一鳴依偎在陳飛揚懷裡,一臉幸福,只是語氣有些幽怨:「只是陪伴的時間太少了,見你一面都不容易。」

「沒辦法啊,我也想整天陪你,但不是得掙錢嗎?我搬起磚頭就無法擁抱你,放下磚頭無法養活你。」

「什麼亂七八糟的,誰要你養活啊,我也能掙錢。」鍾一鳴撅著嘴說道:「我理解的,要以事業為重,我也很忙的。」

接著,她從包里拿出了一個小盒子。

「上次你送了我一盆花,現在我也送你一個禮物。」

陳飛揚拆開一看,是一個小巧的風鈴。

這個年代,送禮物都是心意大於價格的。

像後世那種動不動就送手機,送包包的,想都不要想。

「風鈴代表著思念,以後我們沒時間見面的時候,你看到風鈴,就會想起我。」

說得一套一套的,每一個毒舌的妖精,都有一顆文字的心?

「嘟嘟嘟」陳飛揚的手機響了。

由於業務原因,陳飛揚配上了手機,周圍的人都艷羨無比,只有陳飛揚自己才知道多難受。

玩慣了智能手機的人,用這種又笨又重的模擬信號手機,毫無體驗可言。

他接起電話,音質不怎麼樣,有不小的雜音,很不適合長時間煲電話粥,只能長話短說。

電話那頭傳來葉青芸的聲音:「我在河岸咖啡廳等你,有一個賺錢的大生意。」

說起賺錢的生意,陳飛揚的精神頭就來了。

掛掉電話,鍾一鳴的大眼睛盯著他:「又有事?」

陳飛揚攤攤手:「有一個賺錢的大生意。」

「好吧,你快去,事業要緊。」儘管很不舍,鍾一鳴還是識大體的。

她把風鈴塞到陳飛揚手裡:「記得看到風鈴的時候,就要想起我哦。」

陳飛揚點頭答應,心裡卻是琢磨著:一個大男人,在宿舍里掛一個風鈴算怎麼回事,怕是要拉嘲諷。

河岸咖啡是最近才開張的,算是科大附近最高檔的消費場合了。

往常來消費的人並不多,不過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有些人咬咬牙,帶對象來奢侈一把。

葉青芸今天化了淡淡的妝,在咖啡廳柔和的燈光下顯得格外精緻。

她穿著一件白色的羽絨服,搭配藍色牛仔褲,蹬一雙平底的高筒長靴。

原本是時尚的休閑裝扮,搭上她的氣質,愣是穿出了一股御姐風。

陳飛揚剛坐下,她就忍不住笑了:「聽說陳主席今天大展歌喉,唱哭一片啊。」

「你也在現場?」

「我現在很後悔沒去。」葉青芸說道:「到處都在傳你的歌聲,說得神乎其神,我感覺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哎,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陳飛揚說道:「你不要聽他們瞎說,都是以訛傳訛,道聽途說。」

葉青芸微眯著眼,用一種誇張的語氣說道:「陳主席就不要謙虛了,你還不知道你現在的名氣有多麼響亮嗎?

現在都在傳,學生四大難,挨朱書記的罵,考蔡院長的研,聽陳主席的歌,吃食堂的飯……」

。 此時的教練席已經被這邊挑戰的目光所吸引。

各個位置上的教練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聊了起來。

體能教練:「這一球不管怎麼看都是陳皓更佔優呀!」

守門員教練也贊同地點了點頭。

隊醫看向等待接球的兩個人,「除非陳皓放水,否則他不可能輸的。」

陳皓的身高比宇恆還高一點,再加上那身強健的肌肉,在場的人確實沒有多少看好宇恆。

不管別人的目光,此時的皮球已經從遠端開了過來。

陳靜妍大腳的精準度還是非常高的,皮球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蘇凡兩個人中間的位置。

率先做出反應的還是宇恆!!

他和上一次一樣,還是卡住了皮球落點的位置。

看到宇恆的舉動,旁邊的教練席都是苦笑着搖了搖頭。

球隊的副教練深深嘆了一口氣。

「如果宇恆用什麼奇招,我倒是覺得還有希望,但還是和之前一樣卡位置的話,恐怕難以見效。」

球隊的技術教練無奈的他的攤手。

「宇恆應該是沒看陳皓之前的比賽,如果有深入的了解,絕對不會做出如此選擇。」

場面不看好的聲音並沒有影響到宇恆,牢牢卡住位置的他,時刻在盯着後邊陳皓的動態。

果然,陳皓龐大的身軀就像一個推土機一樣,直接將宇恆撞來。

宇恆沒有躲閃,他知道觸發防空塔技能的前提條件是必須在人體能接到皮球的範圍內。

如果此行自己離開位置,就相當於失去了技能,跟陳皓硬拼人品。

既然沒有閃躲,碰撞再所難免!

「嘭!」

當宇恆的身體被陳浩撞了一下后,整個人感覺都輕飄飄的。

還好他的體重並不算太輕,這才沒有被撞飛出去。

雖然還站在原地,但宇恆幾乎達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極點,別說起跳爭球了,連站起來都非常費勁。

相對而言,陳皓的表情就輕鬆得多。

或許是一身的肌肉幫他抵消了對身體的衝擊,反正跟宇恆對撞完后他還是騰空而起,準備將球頂出去。

宇恆本以為這一次挑戰要失敗的時候,一股力量突然充斥了他的身體。

在這股力量的作用下,蘇凡硬生生從地上彈了起來。

陳皓本以為勝局已定,正在他沾沾自喜的時候,一隻腦袋突然從他的身邊探了出來。

和陳皓穿着一樣訓練衫的球員還能是誰?

當然是宇恆!!

他得到力量彈起來的速度非常迅猛,幾乎一個呼吸間就越過了還在滯空狀態的陳皓。

陳皓雖然很想再往上拔高一點,但是奈何這已經是他能達到的最高高度。

眼睜睜地看着皮球被宇恆頂走,陳皓知道自己徹底輸了,只是他還有些想不明白的地方。

分明自己的動作已經影響到了宇恆的身體平衡,為什麼後者還能跳的這麼高?

其實想不明白的不光陳皓,宇恆對於剛才突然附身的力量也是一頭霧水。

既然找不到答案,那隻能向擺攤系統求救。

「擺攤系統!」

「擺攤系統!」。我不想入魔。

我不想好好的生活,就這麼毀了。

我不想如了景炎的意,讓我之後的人生,都如同墜入黑暗的深淵。

「雖然我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你現在身體裡面只有魔氣,這樣的狀況,不可能避免入魔的。」我娘看著我,語氣肯定地說道。

……

《少年摸骨師》第581章走投無路 蘇綽聽言,微微擰眉。

唐柒柒見他猶豫,就知道這件事不好辦。

她正準備改口,蘇綽開腔了。

「我盡量吧,如果我這邊什麼證據都找不到,我也不能強行扣押。我會盡量拖延他和律師見面。」

「那真的麻煩你了,謝謝。」

她感激不盡的說道。

「他……也喜歡你,對不對?」

蘇綽看了眼昏迷的陸昭,說了一句題外話。

「怎麼了?」

「你看,優秀的女孩子身邊不缺乏追求者。」

蘇綽笑着說道:「有人喜歡你,我很驕傲。」

他憨憨的笑着,抓了抓板寸的後腦勺,笑容沒有一絲雜質。

說完這話,不等唐柒柒回應,他快速離開,耳根上暈染了一抹紅。

唐柒柒也無暇理會這些,趕緊把陸昭送到了醫院。

很快蘇綽發來消息,他找不到洛霄任何罪證,他是合法入境的人,他只能勉強拖延三天。

三天後,必須無條件放人。

唐柒柒知道即便是三天,也是他極力爭取來的。

「謝謝。」

她真摯的說道。

蘇綽笑了笑:「應該的。」

說完掛斷電話,他的笑容久久不散。

「呦,你小子該不會思春了吧?給你介紹那麼多姑娘都不滿意,警隊之花也看不上,是不是有情況?」

同事八卦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以蘇綽這樣的條件,迷惑了警隊里一大票的女警。

可奈何他鐵樹難開花,對任何人都不感興趣。

「嗯,有喜歡的人。」

「嘖嘖嘖,誰啊,我們認不認識啊?」

「唐柒柒,封氏集團的總裁夫人。」

他坦坦蕩蕩的回應。

同事的表情瞬間變的無比怪異。

「有夫之婦啊?」

「嗯。」

「你……你這心思要是被封總知道,還不把你大卸八塊?」

「他知道。」

「知……知道?」

「總要讓他明白,他的妻子有多優秀,他如果不珍惜,後面還有大把的男人追求等著要。」

「兄弟,我敬佩你是個真漢子!只是你喜歡誰不好,為什麼偏偏選一個得不到的呢?」

「喜歡就喜歡上了,你以為是菜市場挑白菜,這可不如意,換一個喜歡。」

他沒好氣的說道。

喜歡唐柒柒是個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