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1 日, 0 Comments

這樣的功法有些邪門。

「不能硬接。」

宋修本能得躲閃,但是身體好像不聽使喚,腳下軟綿綿的,像是踩在海水中一樣。

與此同時,他感受到陣法之力飛快的流逝,心急如焚。

「找死!」

鄔宰延的大喝,宋修眼角已經看到了他的身影,鬆了一口氣。

然而所有的思索和感觸,都在呼吸之間發生。

宋修身上的陣法霎那間消散,古易手掌頓時拍出。

「嗡!」

強烈的波動,宋修消失無影,船隻劇烈的晃動,甲板上出現一個大洞。

深幽的船艙內看不清楚,但是彌散而出的血腥味道,越來越濃。

來不及確認,鄔宰延已至,古易急速的後退。

「嘭!」

鄔宰延的刀影劈砍在古易的肩膀上,直接讓他倒飛而出,撞在立柱上。

沒有乘勝追擊,鄔宰延衝下船艙。

「宋修!」

「宋修!」

趁此機會,古易救出任焯,帶著他回到懸崖上。

離星宗的弟子們一個個激動不已,古易不僅救出了任焯,而且還廝殺一場,重創了敵人的銳氣。

「沒事吧!」薛弗臨關心的問道。

「還好!」沉聲,古易沒有受傷,只是消耗有些大,不斷地服用丹藥。

「啊!」

悲憤的怒吼,鄔宰延抱著宋修的屍體從船艙內躍出,鮮血沾染了他的甲胄,不斷的滴落在甲板上。

雙目通紅,他已經失去了理智。

「殺!」

「一個不留!」

登時,還在甲板上的士卒同聲怒吼。

「武!」

「武!」

一隊隊士卒從船樓內魚貫而出,很快便將甲板佔滿。

緊接著人群有序的退散,留出的空地上,甲板向下一陷,幾座巨大的弩床緩緩露出身影。

在士卒們的操控下,弩床對準懸崖。

「射!」

厲呼。

但見幾道弩箭咆哮而出,直接定在懸崖上端靠近崖面的地方。

士卒們毫無畏懼的躍上繩索,快速的沖向懸崖。

「攔住他們!」

不用薛弗臨大喝,眾多離星宗弟子也知道,不能讓這些武平大陸的士卒衝上來,因為船上湧出的士卒,將近有上千人。

這些士卒雖然絕大部分是普通人,但是其中夾雜著上百神念前期,絕不是他們能夠抵擋的。

一個外門弟子搶先來到抻直而又粗壯的繩索上,手中長劍砍下。

「鏘!」

金石的交鳴,繩索上留下一道淺淺的划痕。

無法斬斷繩索,有人發力,企圖震蕩繩索,令士卒們不穩下墜。

收效甚微,繩索固然晃動,可那些身著黑色甲胄的士卒,雙腳像是吸在了上面一樣,隨著繩索搖晃,卻始終不倒。

很快的,短兵相接。

一個外門弟子佔據一條繩索,堵住士卒們的去路。

衝鋒在前的普通士卒,當然無法突破他們的防守,一道道黑影從繩索上墜下,摔落入海。

當那些穿著陣紋甲胄的神念士卒出現,壓力陡然劇增。

「鏘!」

一劍斬在甲胄上,火花四濺,長劍卻無法劃破甲胄,刺傷敵人。

當敵人趁機發難的時候,他們只得後退。

很快的,外門弟子退到了懸崖邊緣。

薛弗臨飛身而下,來在一個受傷的外門弟子旁:「你先上去。」

沒有猶豫,那名弟子知道留下來只會添麻煩,不如趕緊回去療傷,然後再戰。

還沒休息的古易轉身,飛快的來到小星台上,神念湧入定星盤。

霎時,星台大盛,耀眼的光芒下,星辰之力涌動而出,瀰漫方圓十丈。

將懸崖囊括在內。

繩索上的弟子們沐浴著星辰之力,如有神助。 「你那個小女朋呢,你就不怕她啊?」

田中理惠笑道。

「她不會管這些的。」

李子禮說:「田中小姐,你約我來到底是為了什麼?不會是你寂寞了吧?」

「告訴你,我可不是這樣的男人。」

「呸!你還挺臭美的。」

田中理惠被逗笑了,嬌嗔的看了他一眼。

隨後,她正了正臉色,說:

「說正事,其實我找你來,是想請你幫忙的。」

「找我幫忙?」

李子禮有點意外。

沒想到田中理惠找自己的原因是這樣。

「除了你,我不知道誰還能幫我,請你一定不要拒絕。」

田中理惠說着,對着他鞠躬。

「你先別這樣。」

李子禮也不是那種美女找他幫忙,他就要幫忙的人。

那根傻子有什麼區別。

他沉吟了一會,說:

「幫不幫你先不說,你先說說自己遇見了什麼困難。」

「好的。」

田中理惠說着,便將自己遇見的事情說了出來。

原來。

田中理惠這些天收到好幾封威脅信。

信里的內容都是:賤女人我要你死,我要殺了你,我要你痛不欲生的死去之類的恐嚇詞。

「一開始,我還沒怎麼在意這些,還以為是誰搞的惡作劇。」

「但是,就在昨晚,我下班回家的路上,遇見了襲擊。」

「要不是我運氣好,恰好被一對情侶看見,我真不敢想像我有什麼下場。」

「我很害怕,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我想來想去,除了你,沒人能幫我。」

「求求你一定要幫我,要不然我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說到最後。

田中理惠對李子禮鞠躬彎腰。

她並不懷疑李子禮有沒有這個能力。

在她眼裏,李子禮是個很神秘的人。

破案能力更是超強。

這一點她親自體驗過。

所以說,除了李子禮,沒人能幫她。

聽完田中理惠的話。

李子禮心中一動。

莫非系統說田中理惠的危機就是這個?

肯定是了。

本來,李子禮還想去查田中理惠遇見了什麼危機。

但,現在不用查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