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就是吳淑華的聰明之處,她要是故意看江少傑一眼,雖然說江建國能立刻聯想到兒子身上,可是恐怕江建國也會覺得自己是故意這麼說的。

自從從農場回來之後,江建國現在對自己,雖然還和以前一樣,兩個人和和氣氣的。

很多事情也願意聽自己的。

工資還是交給她。

可是很多事情的拿定了主意,江建國是絕對不會變的。

起碼江建國對那個江小小和其他孩子肯定不一樣。

而且對待孩子們的事情上,江建國再不像以前,雖然也是不聞不問,可是只要自己說一點兒他孩子都不好。

江建國立馬就用一種特別冷漠,疏離的態度盯著自己。

吳淑華早就察覺到江建國的心態已經發生變化,既然如此,自己就不能給人家心上繼續扎刀子,得改變策略。

讓江建國自己去體會。

「怎麼可能?咱們家沒用錢的地方,至少手裡也應該攢了好幾百塊錢了。怎麼會這麼少?」

江建國雖然不管家裡,可是覺得他們兩口子掙的錢,可比別人家一個雙職工還要掙的多。

按理來說,他們家可不是差錢的人家。

「你又不是不知道詠梅結婚,咱們去了一趟,里裡外外花了不少的錢,再加上前兩天大哥來電報說娘在鄉下病了,又寄了一筆錢過去。

我娘家弟弟那裡要蓋房子,也問我借了一點兒錢。這裡裡外外,家裡還要吃喝,哪有那麼多錢呀?」

江建國一聽這話有些狐疑,他是個大男人,從來沒操心過家裡的這些事情,一向都是吳淑華主內,他只是負責賺錢。

只要自己有乾淨的衣服穿,能吃飽飯,兜里揣著零花錢,他從來沒有在意過這個家裡到底需要多少錢。

這是這個時代的大男人們習慣的做派。

聽了這話,江建國第一次感覺到為錢犯難。

讓江建國出門去借錢,不好意思,江建國這個人太要臉。

舍不下那個臉皮,去問同事借錢。

江少軍一聽這話,猛地抬起頭。

「四哥,你手裡不是還有不少錢嗎?把錢拿出來,先給家裡用用。你也是咱家的一份子,你那工作都是咱爸給的,掙的錢本來就應該是家裡的。」

涉及到江少軍的工作,江少軍立刻打起了江少傑的主意。

江建國不由的把目光落在了老四身上,他知道老四挺節省的,這孩子和以前不一樣,以前老四也和老六一樣,成天不著家,在街面上和那些人胡混。

可是自從江小小走了,老四到廠里上班以後,人也變得沉穩了,性子也變了不少。

再說老四一個月只給家裡交十塊錢,算上了三年班兒,手裡再怎麼樣也應該攢了四五百塊錢。

暫時讓老四拿出100塊錢來給家裡周轉一下,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老四!你怎麼說?」

江少傑把筷子放在碗上。

「爸!我也想把錢給家裡解決困難,可是現在拿不出來,因為咱們家出賊,我的錢丟了。」

江少傑這一句話,一下子把江建國給打蒙了。

「你說什麼?」

「爸,我剛才進屋裡,本來是準備想拿點兒錢給妹妹,和哥哥,姐姐寄一點兒生活費。他們在農場日子不容易,聽說大哥,二姐那邊今年是大旱,我不知道他們日子好不好過。

總想著給他們稍微寄點兒錢和糧票,總能緩解一下困難。誰知道抽屜的鎖鎖的很好,可是我打開抽屜的時候,裡面東西都掉了個個兒。我夾在筆記本里的錢和糧票沒了。」

江少傑抱歉的望著父親說道。

「我也沒有想到,在咱們家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一直不知道是誰做的,不過聽阿姨這麼說,我一下子明白了。」

扭頭態度認真的對吳淑華說的。

「阿姨,您要是需要用錢拿走就拿走吧,拿走的那些錢,就算是全都給家裡了。不過希望您下次不要用這樣的方法,您就是真的和我這麼說的話,我也是願意拿出來幫助弟弟把工作弄好的。

少軍能有一個好工作的話,那麼我也是很高興的。畢竟少軍是我弟弟。」

這話砸在吳淑華的臉上,吳淑華臉一下子就漲紅了,噌的一下站起來,被繼子說自己是一個賊。

「少傑,你怎麼能這樣呢?雖然我不是你親媽,我知道你們都對我有抵觸。可是我這麼大的一個人,怎麼可能偷偷摸摸的干這樣的事情?

你抽屜里的錢,我連動都沒有動過。你就算不想借錢給你弟弟這兒辦這份工作,可是你也不能這麼污衊我呀。」

吳淑華是真急了,她還不屑於干出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而且老四當著江建國這麼說,那還不是明擺著就是說自己是賊。

讓江建國怎麼看自己?

以後還敢不敢把錢給自己。

吳淑華義正言辭的說完這一番話,忽然之間明白了過來。

她猛然扭頭望向了江少軍。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奸臣召喚系統最新章節、奸臣召喚系統情詩與海、奸臣召喚系統全文閱讀、奸臣召喚系統txt下載、奸臣召喚系統免費閱讀、奸臣召喚系統情詩與海

情詩與海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武俠世界搞護膚、奸臣召喚系統、特級咒靈、噠宰先生、[綜漫]女主她美貌如瓜、

。 歷史上的越國之所以會在前期被吳國爆錘,就是因為吳國率先接納了中原先進的分封體制,大幅度增強了國家的動員能力。而越國由於一直採用落後的部落政治,其動員能力被吳國完爆,因此每次跟吳國交戰都是輸。

直到後來,同樣被吳國錘得媽都不認識的楚國找到了越國,主動向他們傳授先進的封建制思潮,提升了越國的動員能力,這才讓越國有了和吳國一戰的實力。不過今年虎方剛剛被姬周消滅,偏居漢江流域的楚國自己都沒來得及接納先進的分封制,更別說是跑來給越國傳授思潮了,因此至少就這個時間點而言,越訶心中的憂慮是無解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在擊敗了成鴆氏聯盟之後,越訶才會馬不停蹄地再次徵召聯盟的部隊,準備干一票大的。

沒辦法,越訶擔心自己要是就這麼回去,解散軍隊的話,這輩子怕是再也動員不起這麼多的部隊了。趁著現在還有勝利的餘威,趕緊把當初答應丕的事情給幹掉才是最重要的。

沒說,答應丕的事。當初越訶之所以選擇起兵爭霸成鴆氏諸部,就是因為丕在後面挑唆——當然,越訶自己不認為這是挑唆,而是覺得這是丕在指點自己。如今自己的目的已經達成了,那麼當初答應丕的事情,即攻滅宜國給丕的兒子報仇,自然也就要提上日程了。

當然,越訶之所以如此積極地替丕報仇,除了履行當初的約定之外,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已經感覺到宜國的威脅了。在宜國渡江的這幾年時間中,宜國在江東的聲望是越來越高,國力也是越來越強。哪怕他和宜國之前隔著一個成鴆氏聯盟,他也經常聽到宜國的威名,比如今天滅了哪個部落,明天滅了哪個國家。在已經成功統一成鴆氏的越訶看來,整個江東都是自家的領土,只有自己和自己的後代們有資格在這裡生活。像宜國這種既牛逼又不臣服的,除了毀滅之外,沒有別的路可以選。

綜上所述,攻滅宜國符合自己和丕的雙重願望,因此越訶才會對攻打宜國之事如此積極。

「行了,內部的事情就先討論到這裡吧,接下來咱們談談宜國的事情。在座諸位可有對宜國了解的,有人知道宜國有多少人口,可以集結出多少的部隊嗎?」

越訶很快就收攏了自己的情緒,而後對著宮殿內的下屬們問道。

「這……」

聽到這話,越訶的下屬們全都面面相覷。在過去的這幾年時間中,他們將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攻滅成鴆氏聯盟身上,壓根就沒有去關注更北邊的宜國。如今猛然聽到越訶這麼問,他們自然是集體抓瞎的。

「怎麼,沒有一個人知道宜國的情報嗎?」

眼見無人站出來回答自己的問題,越訶不由臉色一變,沉聲問道。

「咳咳~」

這時候,一旁的丕乾咳了兩聲,道:

「大王無需動怒,之前國中上下都將精力用在了如何擊敗聯盟身上,無人關心宜國也是正常的。如今大王有需要,咱們再派人去打探就是了。左右咱們如今還需要一定的時間來整理物資,正好可以利用這段時間派人去打探消息。」

「嗯,這倒也是。」

眼見自己的第一謀主兼國師都發言了,越訶自然不好再繼續多說什麼,當即大手一揮,下令道:

「既如此,那你們便快點派人去打探宜國的消息吧。」

「是!」

越訶的下屬們聞言,先是朝丕送去了一個感激的眼神,而後高聲應了一句,這才緩緩退下,準備派人去打探宜國的消息。

當然,他們答應越訶答應得很快,但是這辦起事來卻是非常緩慢的。畢竟越國沒有像齊國那樣的密探組織,再加上宜國很少和成鴆氏諸部進行經貿上的往來,因此他們打探起消息來異常辛苦。

不過在花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之後,他們最終還是打探到了有關宜國的軍事情報,並且將其上報給了越訶。

「哦?宜國竟然有5000士兵?」

端坐在王座上的越訶在聽完下屬的彙報之後,不由面露詫異道:

「這怎麼可能?他們不是才渡江幾年嗎?人數怎麼可能會增長得這麼快?」

說完,越訶轉頭看向一旁的丕道:

「國師,你幾年前不是說他們只有400多的士兵嗎?」

「確實是這樣沒錯。」

被點到名的丕緩緩出列,恭聲道:

「幾年前的宜國確實只有400多士兵,但是這不是過去幾年時間了嗎?根據斥候回報,在這幾年的時間中,宜國不停地從中原吸納人口,增強實力,因此他們的實力才會增長得如此迅速。大王,咱們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指不定他們就要從中原吸納更多的人口,進而威脅到咱們越國的生存了啊!」

「想不到,宜國的實力竟然能夠增長得如此迅速!」

另一邊,在聽到丕的話之後,越訶不由連連點頭道:

「看樣子,咱們確實是不能再拖了。原先我還想兵分幾路,將那些逃到北邊的成鴆氏部落也一併抓回來呢。現在看來,咱們卻是不能這麼幹了。」

說完,越訶轉頭看向其他的下屬,高聲道:

「傳我軍令,限全國戰士於一個月內集結於此,接受我的指揮。接下來我要親自出征,將那個從中原來的外來者徹底地趕出江東!」

「是!」

下屬們聞言,齊聲應了一句。而後轉身退下,開始執行越訶的命令。

就這樣,剛剛和平下來的成鴆氏諸部,再次陷入了戰爭的動員之中。

只是與上一次不同的是,這次成鴆氏諸部獲得了統一的領導,並且對付的還是宜國這樣的外來者,因此想象中的抱怨聲並沒有出現,所有人都乖乖地服從了越訶的命令,帶上自己的武器裝備,前往越國的軍營中,參加這場決定江東歷史走向的戰爭。

一個月後,成鴆氏諸部的2萬士兵集結完畢,並且在越訶的帶領下,浩浩蕩蕩地朝著鎮江的方向殺去。

紫筆文學 財大氣粗的心隨我動,直接就把張山驚呆了。

五萬金幣一殺一次?要知道天地公會可是有兩百多人的啊,這可是要一千多萬金幣的啊。

整個遊戲的流動金幣都沒這麼多吧,雖然張山不可能真的把天地公會的人全部放倒。

打不過的話,他們也會逃跑的,張山他們人少,也追殺不了多少人,但是打倒一半人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

加上之前已經砍倒了六七十個,這也得要大幾百萬的金幣啊。如果張山有耐心的話。

慢慢的追殺,還能殺更多,除非天地公會的人不出城。

「哼,心隨我動,你不要囂張,遊戲中並不是有錢就行得通的,這次算是誤會,大家各退一步,不再追究,如何?」

天地屠龍刀還真以為張山他們,單純是為了錢,才大老遠跑過來找他們的麻煩的,幼稚啊。

「做夢,想了結此事,除非你們每個人讓我殺一次,既然讓我掉了一級,那你們所有人都掉一級,那就扯平了。」

心隨我動是得勢不繞人啊。

不過,這樣也正常,換做是張山,也不會就此罷休,殺人家一次不算,還要拉到世界頻道鞭屍。

然後一句話,各退一步,互不追究就行了?這不是開玩笑嗎?怎麼可能呢。

有機會砍回來,不砍的是傻子。

「那就是說,這事沒完了?」

「我還是那句話,你們都讓我掛一次,這事就算了。」

「哼,這不可能,你要想清楚,六管菩薩他們是當陽城的,不可能天天守在應天城保你。」

天地屠龍刀是真的想認輸的,可是心隨我動的開價,他完全不能接受啊。

所有人都掛一次,那不是一天又白搞了。更不用說,只要他敢答應這樣的條件。

那他們天地公會怕是要馬上人心離散了。

他寧願打輸也不能答應這樣的條件的。

「那又如何,只要今天能殺你們就夠了,至於以後,大不了我去當陽城發展,不呆應天城就行了,你們還敢跑去當陽城撒野不成。」

心隨我動是鐵了心了,不殺他們一次誓不罷休啊,正好隨了張山的心意。

他還怕心隨我動放棄了呢,那樣他都不好找借口,繼續搞天地公會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