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趙瑩瑩被這陣勢,嚇得急忙躲在李初晨背後。

「放下槍!」一個略顯滄桑的聲音,倏然響起。

李初晨扭頭看過去。

只見一個鬍鬚拉茬的老人,從米歇爾家族的堡壘裡面走出來。

他拄著拐杖,走起路來,身軀微微有些顫抖。

「米歇爾先生!」

米歇爾家族的這些保安,看見那個老人的時候,他們全部挺直脊樑,對那老人的態度很是恭敬。

「獄神,我現在相信你是獄神了!」

米歇爾讓他的保安放下槍后,就緩緩地,走到李初晨面前。

他上下打量著李初晨。

半晌后,才開口說道:「境外獄神殿殿主,威名赫赫的獄神大人,」

「不知道你從境外戰場,跑來克羅里州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呢?」 用別人的消失,來成全自己的私慾。

他知道自己不能這麼做,但這個念頭卻瘋狂的生根發芽。

他溫柔的幫她塗抹著藥膏,她每一寸肌膚自己都看得清清楚楚,內心悸動卻虔誠無比不忍褻瀆。

「不要……不要碰我,求求你不要碰我!」

她突然不斷掙紮起來。

夢裏,那些登徒浪子淫笑着朝着自己逼近,對她動手動腳。

她內心慌亂至極,不斷地揮舞着手臂。

封晏見狀,心狠狠地痛著。

他寬厚的大手緊緊地握着她的小手。

「別怕,有我在,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許是他的話起了作用,唐柒柒漸漸安靜下來。

眼角縫隙竟然歡歡滲透淚水。

他看着格外難受。

指腹溫熱擦拭,放在唇邊品嘗。

她的淚是燙的,也是苦澀的。

唐柒柒昏迷了好幾個小時才醒來,周圍全都是消毒水的氣息,她意識到自己在醫院。

她得救了!

是封晏救了自己!

她環顧四周,沒有看到封晏的身影。

她擼起衣服看到身上的淤青,想到那些人對自己上下其手,雖然沒到最後一步,可是……

她想到這兒就噁心無比,立刻衝到衛生間不斷地洗漱。

她不斷擦拭他們撫摸過的地方,擦破了皮也彷彿感受不到疼痛一般。

她滿腦子都是船上噁心的一幕。

封晏處理集團一個應急事情,怕打電話吵到她休息,所以出門了。

他解決完立刻回來,可唐柒柒卻不在床上,浴室里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你在洗澡嗎?」他敲門溫聲詢問。

裏面毫無回應。

他微微鎖眉,有些擔心,加重了敲門聲。

「唐柒柒,你有聽到我說的話嗎?回答我。」

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難道,在裏面暈過去了?

他不敢耽擱,立刻破門而入,只見她狼狽的蜷縮成一團,花灑的水從上到下。

她抱着膝蓋,不斷用毛巾擦拭著小腿,身上其餘地方破了皮見了血。

「你在幹什麼!」

他衝過去,立刻把毛巾搶了過來。

她這才反應過來有人進來了。

「你……你出去,不要看我現在這個樣子,快出去……」

「我給你換衣服的時候,就已經見過了。」

「我現在……是不是很臟,那些人摸過我……他們摸過我……」

她哭喊著,情緒有些崩潰。

封晏見狀,心疼的直接把她攬入懷中,不顧水流打濕他的衣衫。

「犯罪的他們,你沒有錯,何畢懲罰自己!」

「我情願他們殺了我,也不想他們碰我……」

「那我情願你活着,我只要你活着。」

他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眼睛,字字鏗鏘有力。

他真的很擔心,以唐柒柒這個性子會自殺身亡。

「那些人,我都處理了,你就當做了個噩夢,夢醒了一切都是好好的。柒柒沒有臟,你是我見過最好的女孩子。」

只是,他發現的時候太晚了。

「真……真的嗎?」

她以為封晏在安慰自己,所以並沒有多想。

「嗯,先回床上吧,別着涼了。」

說罷他就要將她打橫抱起。

「等等……我沒穿衣服……」

。聽到宋輕沈的提醒,於青北有一瞬的錯覺。

遙遙就算不喜歡花,這是送給她的,難道還能丟了不成嗎?

他回眸望着宋輕沈,輕聲問,「你是不發現了什麼?」

「沒有,我覺著現在的遙遙並不希望我們出現,我們待會兒說幾句話就離開吧,不能讓她不開心。」

宋輕沈的聲音輕輕的,沒有

《我的女友晚上才是人》0252東施效顰 「哈納克,艾米,把這傢伙送到憲兵警務部去。」奧古斯都揮了揮手,身後握著高斯步槍的士兵立即走上前。

奧古斯都不是沒認出來遊戲中大名鼎鼎的「干男人」泰凱斯,但他並不想與對方有什麼瓜葛,可以的話,他最好有多遠滾多遠。

泰凱斯芬利這種自私的惡棍唯一、真正的朋友只有吉姆雷諾,他這樣的人原本一輩子都不可能做出為他人犧牲的事情。

「我相信這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誤會,長官。」泰凱斯的聲音時刻都是深沉有力的:「剛剛,我只是想幫他打個領結。也許我的態度不是那麼好,但總不至於僅僅是把他弄疼了,我就得去憲兵隊喝咖啡吧?」

「艾米,上刺刀。」奧古斯都說。

就在泰凱斯還在跟奧古斯都扯皮的時候,雷諾又把目光放回到面前的電腦屏幕上。往日,雷諾根本懶得去看這些來領取物資的人的身份信息,但今天他還得去瞅一眼。今天這個梁子算是結下了,雷諾無意去報復泰凱斯,但他得小心對方記仇。

下一刻,雷諾的眼睛瞪得滾圓:「奧古斯都,守備連是哪個連?」

「這個要塞現在就剩下我們這一個連了,你覺得會是哪個守備連。」奧古斯都一手叉腰,看向雷諾。

原本霍威要塞連帶第五營在內駐紮著圖拉西斯Ⅱ本地的第二陸戰隊第三營和第三十三地面突擊師第四旅的三個營,但這一帶的凱莫瑞安軍隊在上一周突然襲擊了要塞周圍的幾座城市。要塞里的軍隊都被抽調去支援,只剩下因減員嚴重而不得不修整的沃菲爾德連。

「神聖的屎啊,這個惡棍就是要來我們班的那個罪犯。」雷諾咒罵了一聲。

「見鬼,你是認真的?」哈納克驚叫了一聲,拿霰彈槍戳了戳泰凱斯,立即引起後者的瞪視:「為什麼我們不得不接納一個勞改犯?我記得我跟沃菲爾德那傢伙說過,頭兒要的屁股挺翹的知性美女。」

「奧古斯都可沒說過這個。」旁邊的艾米把步槍放下,無奈地搖了搖頭。

「算了,不管怎麼說,除了是個男的,其他的都不怎麼差嘛。」哈納克聳聳肩。

「看起來,你們就是我要來加入的那個班?」但泰凱斯很快就把哈納克這小小的挑釁行為拋在腦後,他足夠倒霉也足夠幸運,因為這至少意味著他不用去憲兵隊。

「就像我之前說的那樣,這只是個小誤會,我跟那個黑髮小子只是鬧了點小矛盾。在陸戰隊里,這算不了什麼,沒什麼是一根雪茄和8號威士忌解決不了的。」

「吉姆,我還不知道這個惡棍的名字。」奧古斯都的嘴角抽搐了兩下,接著,他把自己的帽子摘了下來,把哈納克推開,站到泰凱斯面前。

泰凱斯比奧古斯都還要高出半英寸,但他很快就發現這並不能為自己增添半分的氣勢。

奧古斯都腰桿筆挺地正在這名巨漢的面前,兩人之間的距離也許不會超過一英寸。那雙冷灰色的眼睛正盯著他,冷酷、威嚴、蓄勢待發,這讓泰凱斯想起了老家的那座小鎮上盤旋的滑翔巨鷹。

「他叫泰凱斯·芬利。」雷諾說。

「芬利先生,這件事也就到此為止了,作為這個班的班長,我希望你能跟吉姆和解。」奧古斯都凝視著泰凱斯的眼睛說。

「但你不要以為我是個寬宏大量的人,我知道你是徹頭徹尾的惡棍和自私自利的人渣,你的內心沒有榮譽和集體,你只想著在軍隊里撈錢,你這輩子最在乎的也許就只有銀行賬戶上的數字。」他說。

「我不會允許你這麼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的,無論是在我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地方,你都得給我夾起尾巴做人。否則,我就讓你滾蛋,你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泰凱斯大體能看出來這名軍官的性格了,對方絕不是一個軟弱可欺的人,他年輕而幹練,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子,絕非瑞丁Ⅲ上那些因常年待在後方無所事事而患上「老年痴獃」的老軍官可比的,想要糊弄奧古斯都是件難度很大的事情。

在泰凱斯的印象中,這類年輕的軍官進取心往往都很強,他們更在乎的是自己的晉陞而非金錢和女人。

雖然泰凱斯不明白為什麼奧古斯都第一次見到他就對他瞭若指掌,但這其實無關緊要。

這些都不是讓泰凱斯最感到煩躁的是,奧古斯都對撈錢的定義似乎對自己不那麼友好,而如果他本就是一名正直誠實、恪守陸戰隊規章制度的人,那就太他媽的糟糕了。

這種軍官無論是對陸戰隊還是他的部下而言都堪稱忠誠優秀的典範,但泰凱斯不太樂意待在這類人的手下。

與奧古斯都所說的恰恰相反,泰凱斯是一個「無私而善良的大好人,一名忠不可言的聯邦戰士」,他的理想和抱負「崇高神聖」到不可言說。

泰凱斯正在從事一項無比偉大的事業,那就是劫富濟貧。

劫聯邦政府和陸戰隊的富,濟他這個全銀河系最貧窮的人的貧。沒有什麼其他事物和事情是比錢和獲得更多的錢、聽著錢袋叮噹響更讓泰凱斯那顆沉重的心臟怦怦直跳的事情了。

為此,他曾經盜竊過不止一次的聯邦物資,通過勾結後勤軍官把繳獲物資倉庫中整卡車整卡車的武器和裝甲賣給海盜、星際武裝甚至是凱莫瑞安人,最後再把繳獲記錄銷毀。

要是沒人知道某支部隊曾經繳獲過一批物資,這當然就是不存在的。而如果這些都被爆出來,那泰凱斯足夠被槍斃一百次了。

除此之外,泰凱斯倒也沒幹過什麼出格的事情,他從不曾傷害過平民,因為他們確實也沒幾個錢,他喜愛美女,卻從未勾搭過良家婦女,只在合法的酒吧和從業者那裡消費過。

現在,泰凱斯的偉大事業正面臨嚴峻的挑戰。泰凱斯只是一名二等兵,一個鞋底兵,如果他的新班長與他是一路貨色,那就好辦了。雖然要多幾個分錢的人,但那樣他也就有了保護傘。

只要戰爭還在繼續,泰凱斯就總有辦法撈上一筆。多年的運營使得泰凱斯有一套龐大的情報和客戶關係網,只要有貨,他就能賣個好價錢,不管是哪裡來的,總有人敢買。

「在我的手下,我是絕不會虧待你的。」震懾敲打之後,奧古斯都的語氣就柔和了許多,但他依然沒給泰凱斯什麼好臉色看:「你是個大塊頭,這裡正好用得上你,跟著我去搬貨吧。然後,你再去找你自己的裝備,這裡可沒有嬌生慣養的公子哥和大小姐。我們是一個整體,誰也不是特殊的。」

「哈納克!把你的煙頭撿起來,然後把這塊地脫乾淨。這個班裡的混蛋已經夠多的了,少給我惹點事。」

「哎呀,這有什麼關係……我立馬就去,小艾米。」

「嗯?你拉著我做什麼?」

「見者有份啊。」 第二十一章(下)

「是嗎~」許染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近幾天圍繞在耳邊的一直都是那天的最後李惜閔一邊親昵地擁緊,一邊伏在她肩頭說的這句是似而非的反問。有空的時候想,沒空的時候也想,誇張一點說,只要是大腦有一點縫隙,那句話就會不知道從哪裡躥出來,無聲無息,無孔不入地侵入,從而堂而皇之地佔據她的整個腦電波,使她再無暇去顧及其他。

其實,她並非真的聽不懂李惜閔的弦外之意,相反隱隱約約的還清晰地清楚這句話的真正含義,她現在之所以這樣,只是,只是心裡下意識的還在抗拒,抗拒那個既定的,一如始終在她腦海里徘徊的,只要願意隨時可以放將出來的蘊在心底的最初答案。

只是可惜,這種「如果」她從來都是不願意的!

她寧可每天裝聾作啞著冷眼看徐瑩瑩自己選擇的痛苦,看弟弟弟媳之間的所謂相敬如「冰」,看許宅的每個人無論是假裝還是真實的和和睦睦,相處和諧,也不願去逼問心底的那頭困獸,因為她知道有些答案心照不宣,裝傻充愣永遠比血淋淋,平鋪直述攤在你面前來得更令人舒適,美妙。

許染知道比起那些一旦問出口的覆水難收,說真的,她更加適應這種虛無的「海市蜃樓」的幸福以及刻意偽裝的友情。

所以每當大腦皮層不受控制地準備對李惜閔的問題進行深入研究的時候,她總會緊急叫停,然後若無其事地找出其他事情去轉移注意,哪怕是自己實在不喜歡的事情,只要能暫時幫助她走出困境的,她都會以十二分的熱忱去嘗試,去親歷……

「你覺不覺得這樣的我還挺悲哀的呀?」許染把手邊的衣服疊好,再一件件地放進衣櫃,如是對身邊的李惜閔說道。

「……你讓我怎麼辦啊,染兒?」邊上坐著的李惜閔聽了許染的話半天才擠出這句來,神情落寞。

許染知道他又想起當初他是怎樣一腔熱血地一心撲在參軍救國家於水火上面,最後卻為了自己,為了他們這個小家甘願屈居報社,眼眶一熱,不管不顧得從背後擁住了他,「謝謝你啊,惜閔哥哥。」

「小傻瓜,雖然有遺憾,但我不後悔啊!再說,救國也不一定只有『上戰場』一條路啊!」李惜閔有一下沒一下地拍著後面像只樹袋熊一樣「掛」在自己身上左搖西慌的許小姐,笑得寵溺「所以不需要有負擔,不需要對我有愧疚。如果真要說感謝,相反是我要謝謝你,謝謝你給我一個繼父母之後的另一個家,讓我感覺溫暖不孤單的家!」

「哦,對了!跟你說件事,不要激動!」過了很久,久到許染都快被他拍睡著了的時候,李惜閔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一臉正色地說道「聽說最近徐良玉又不安分了,天天跟不同的日本人混在一起,殷情得像條狗。哎,你不是說莫白這幾天也總愛往萬老師哪兒跑嗎,讓他多加個心眼,萬不能起正面衝突啊。這碰不到最好,要是有個萬一……我真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