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薑糖:[嗯。]

[哇,那可了不得,稀有稀有。]

[保護我方男粉。]

姜野給樂壞了,帶着口罩,差點喘不來氣。

「天啊,你是姜野嗎?」司機大叔只是有點好奇這小夥子在笑什麼,沒想到從後視鏡這麼隨眼一瞥,看到了女兒那房間海報上的人。

姜野頓時緊張,「嗯?」

「我女兒啊,是你粉絲,要不你給她帶句話吧,現在的小孩都不好好學習,急死我和她媽媽了。」司機大叔也是感慨啊。

姜野拿着隨身都會攜帶的筆和本子,就是為了被粉絲認出的時候,好籤名。

要優秀到喜歡的愛豆成為你的崇拜者。

姜野留言。

本子和那張寫着美好祝福的紙都給大叔了,大叔給自己免車費,整得姜野還不大好意思。

「那阿叔,幫我帶給你女兒一張電影票吧。」姜野別的沒有,這電影票可是內部人員,多得不能再多。

這《新人類》還是有一定的血腥程度,能夠接受的年輕人來看比較好。不然,姜野會送一套全家票。

女孩坐在家裏,蔫蔫的看着電影票又被搶完了,氣憤極了。

對於父親的回來,是怨氣十足,「又這麼晚回來,菜都冷了。」

氣沖沖的又是去給老父親熱飯菜。

「看看爸爸給你帶回了什麼?」這位父親,也就是搭著姜野的大叔。

女孩看到簽名還有話還有本子,居然還有電影票的時候,哭得比剛出生的時候聲音還要嘹亮。

這是聽到她鬼哭狼嚎之後,她同樣也是晚回家,做了幾場大型手術,職業為醫生的媽媽說的。

女孩溫黛黛樂呵呵的給父母熱好飯菜,然後躲進自己房間,小心翼翼的拍照,發到自己的空間,朋友圈,之後就是好好學習。

一定要優秀到喜歡的愛豆成為你的崇拜者。

這給學生時期的粉絲的鼓勵,一不小心又將姜野帶成了個熱門話題。

姜野擱家裏邊坐着,尋思著自己到底怎麼度過接下來進修的日子。

現在再去考有關演戲的大學什麼的,已經有點晚了。還是報個專門鑽研演技的班好了。

回到家的男人動作很輕,姜野又剛好陷在自己的思緒里,也就沒注意到他的靠近。

傅繾彎腰,側着臉,輕吻。

好撩,要命。

姜野臉紅的後仰身體:「你突然這樣是要幹嘛。」

「出差。」傅繾坐在一旁,吐了吐氣。把全身重量都卸在沙發上,準備在這裏躺一會兒。

見他好像很累的樣子,姜野放下筆記本,起身。

「不就是親了你一下,至於躲我那麼遠?」傅繾淡淡的話語。

姜野憋紅了臉,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

額角處傳來姜野並不熟練的揉勁兒,不過傅繾也很舒坦。

他的妻子在體貼他。

「不親,就有好幾天都不能親了。」傅繾的話語沉沉,帶着明顯的遺憾。

把姜野的臉整得是越來越紅。

在男人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姜野立即轉移著話題,「你為什麼要出差啊?」

以前出外景的都是自己,傅繾還是第一次離開自己…

「項目竣工,去驗收。」

姜野乖乖的應着,「哦。」

這一晚,姜野腦海里一直記着傅繾要出差,傅繾要出差,自己一定要起來為他準備行李,準備早餐,給他打領帶,然後說再見,再看着他離開。

然而一切都是那麼的讓姜野意想不到。以前愛好失眠的他,半夜會醒個好幾回,穿越到十年後失眠好得差不多,一不小心就會陷入沉睡。

隔天一大早醒來,身旁已經沒人了,三八線的另一側冰冰涼涼的,說明著人很早就離開了。

拿捏着手機,姜野上下滑動着,一直以圍繞傅繾電話作為中心點。

沒有傅繾的生活,姜野都能想像得出來的不知所措。

姜野習慣性的又點進有關自己的話題里。點到了昨晚給小粉絲寫的那段話。

一定要優秀到喜歡的愛豆成為你的崇拜者。

其實,這何嘗不是姜野寫給自己的。他也想更優秀,之後站在傅繾的身旁就能毫不避諱閃光燈。

「努力努力,再努力。」姜野給予自己發奮圖強的聲音。

又是看着一動不動的自己,明顯心虛的自言自語。

「不過現在,能不能稍微克制一下懶癌晚期,從床上起來呢?」

又賴了半個小時之後,姜野起來了。蔫蔫的走到客廳,準備着等會兒去吃個什麼早餐恢復精氣神比較好呢。

意外看見餐桌上一如既往豐盛的早餐,姜野呆在了原地。

蒸紅薯和雞蛋,雞蛋羹,雜糧芸豆花生粥,咬一口香軟的白菜豬肉包,飯後解膩的山楂卷,飯後甜點,補充維生素的紅心甜柚。

傅繾還真是…

一如既往的溫柔。

一如既往的把自己當豬養。 第442章撒潑

「媽,你怎麼了?」

李庶很快便發現了洪英有點不對勁兒,便隨口問了一句。

「女兒,我……」

洪英此刻才懶得搭理李庶,她很想攔住金傲雪。

奈何金傲雪起身便直衝自己的大房間,為時已晚。

「我的戒指呢?我明明放在抽屜里的,為什麼現在不見了?」

金傲雪的聲音,如雷轟一般響徹了起來。

她急忙衝出大房間,一臉驚慌的說道:「家裏,難道來賊了?」

「戒指不見了?」

李庶當即上前問道,見金傲雪神色十分驚慌的點了點頭。

前一秒,李庶也第一時間覺得是有賊。

然而下一秒,李庶猛然回過頭看向了洪英。

「媽,你知道傲雪那戒指去哪裏了嗎?」

李庶眼神幽幽的瞪去洪英,冷肅的說道:「我可一直沒有碰過那戒指。」

「李庶,你這是什麼態度?你當我是那個賊嗎?」

洪英「啪」的一聲,又是一巴掌重重的拍向飯桌。

正所謂酒壯人但,不過洪英則是徹頭徹尾的拍板壯膽。

只見洪英氣勢洶洶的站了起來,朝向李庶走去。

「媽媽,你不要誤會,李庶只是隨便問問。」

金傲雪見情況不妙,急忙擋在了李庶跟前。

「隨便問問?傲雪,你看看他這副德行,像是隨便問問的嗎?」

洪英雙手直接叉在腰間,大聲怒斥了起來。

「那媽,是沒有碰過那戒指了?」

李庶以退為進,繼續追問道:「如果沒有,那家就是進賊了。」

「我……」

被李庶這麼一問,洪英還真就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承認了,至少自己不是賊;不承認,自己可就真變成賊了。

「媽媽?」

此刻,金傲雪也注意到了洪英的臉色很有異常。

整個房間也只有洪英跟李庶,是可以隨意進入大房間的。

期間,雖然也有洪蓮、洪梅、洪老爺子進來住過。

但是,大房間一直都是金傲雪在住。

基本上每一次出門,金傲雪與李庶都是牢牢關上房門的。

所以,洪蓮三人不可能偷走戒指。

李庶要是覬覦那戒指的,就不會讓夏老太太贈送給自己了。

所以,細細一想的話,也就只有自己的母親洪英有嫌疑了。

「女兒,你這麼看着我幹嘛?」

「那戒指不過就是一個高仿貨而已。」

「我拿去送禮了不行嗎?」

「反正你也不缺那點錢。」

「你要是喜歡,我明天再給你買一個。」

見金傲雪都開始懷疑到了自己的頭上,洪英再也扛不住了。

與其被自己的女兒繼續審問,倒不如直接承認了。

反正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

洪英直接理直氣壯的說出了事情真相,沒有絲毫愧疚之意。

「什麼?媽,你……你拿鳳鳴指環去送人了?」

聽到這裏,李庶整個人差一點怒火爆炸。

如果拿走戒指的人不是洪英的話,李庶的拳頭早就砸過去了。

「李庶,你這是什麼態度?」

「一個區區高仿貨,最多也就價值幾萬塊而已。」

「你這麼激動幹嘛?大不了明天我再給傲雪買一個。」

李庶此刻面色盛怒難熄,一副足以殺人的面容直直的瞪着洪英。

這可把洪英氣壞了!

這個猶如河東獅吼一般的女人,叉著腰直接怒斥了起來。

「媽,你知不知道那東西價值多少錢?」

李庶強忍着心中的怒火,嚴肅的說道:「那戒指,價值八千萬!」

「八千萬?」洪英先是一愣,不過很快又冷笑了起來。

「李庶,你當我是傻子嗎?那個老太太,隨手就送出八千萬的戒指?」

洪英無聊的攤了攤雙手。

她承認,那戒指做工非常的精良,在高仿貨當中也是屬於絕對頂尖的。

真正意義上做到了以假亂真。

不過,假貨再真也是假的,真貨再假也是真的。

就那個老太太的穿着來看,根本就是一般富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