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3 日, 0 Comments

萬般回首化塵埃,只有青山不改。

「你接住了我十招,劍道境界應該已經快要達到劍心通明的中階,按照約定,現在這一座半聖府邸就是你的私人財產。」

孔蘭攸站起身來,勾勒出纖細美麗的身姿,走出竹亭,就要離去。

張若塵盯著她的背影,最終,還是忍不住問道:「我聽你多次提起八百年輕的那一位明帝之子,你們曾經是不是認識?」

孔蘭攸的身體微微顫了一下,停下腳步,幽然的道:「豈止是認識。他在我心中的地位,永遠沒有人可以代替。但我卻知,他的心中從來都沒有我,他深愛著另外一個女子,我只能站在遠處悄悄的看著他們。看著他們一起練劍,看著他們一起歡笑,看著他們相擁在月下。」

「也正是因為,那一次,我站在遠處偷偷的看著他,所以,才親眼看到他被那一個女子一劍殺死。我拚命的沖了出來,就要阻止。可,最終還是遲了一步,眼睜睜的看著他倒在血泊之中。」

「即便八百年過去,那一幕,卻依舊時常在我腦海中閃過,每每回想起來,實在是讓人痛不欲生。」

「剎那間,人間地獄兩重天,從此故人是鬼魂。」

孔蘭攸也不知道為何,居然將深藏在心中的秘密講了出來,告訴了一個只見過兩次面的小輩。

或許,八百年來,她真的很孤獨,沒有一個可以談話的人,直到遇到張若塵,才一股腦將壓抑了八百年的話講出來。

空氣中,響起一聲長長的嘆息。

聽到孔蘭攸的話,張若塵的雙眼有些濕潤,心中再也不想隱瞞,想要立即將他的身份告訴她。告訴她,她的那一位故人,還沒有死。

可是,當張若塵定睛一看,望過去的時候,孔蘭攸已經消失不見,不知何時,離開了半聖府邸。

張若塵沖了過去,運足真氣大喊:「蘭攸,蘭攸……」

然而,以孔蘭攸的修為,此時早已飛出東域聖城,到了在萬里之外,根本聽不到他的呼喊。

「剎那間,人間地獄兩重天,從此故人是鬼魂。」

張若塵念著這句話,閉上雙眼,心中像是能夠感受到孔蘭攸這些年來的凄楚和哀思。

一直以來,張若塵只是將孔蘭攸當成了一個小妹妹,卻不想,孔蘭攸對他竟有如此情義。

若是張若塵早知這一切,在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就不該瞞她。不應該讓她,繼續活在內疚、痛苦、仇恨裡面,她應該再開心一些才對。

「今後,遲早還有與她相見的機會。現在,我更應該努力修鍊,只有修為越是強大,才能做更多的事。」

張若塵收起心中那一股複雜的思緒,重新思考,如何快速提升修為。

他的敵人,是高高在上的池瑤女皇,若是沒有強大的實力,如何報得了仇?

喝下那一杯碧空草茶,張若塵不僅僅只是劍道境界大增,而且,武道修為也提升了一大截,隱隱已經觸摸到天極境大極位的門檻。

若是能夠突破到天極境大極位,張若塵的實力又將攀升一個台階,就算是衝擊《天榜》前三十,也絕不是難事。 買電影推介會的票,最後卻看了一場演唱會,這些粉絲真的是賺到了。

同時,秦天忍不住心想,怪不得最近沒有柳如玉的消息,原來跑到大山裏拍公益電影去了。

對於柳如玉這麼大的明星,卻還能守住本性,純潔善良,質樸歸真,秦天也是由衷的讚美。

想到兩人之間的那些事情,心中有些怪怪的感覺。

很快,他在馬洪濤的護衛下,走進了體育場館。

柳如玉的號召力真不是蓋的,上萬人的體育場,密密麻麻,已經坐滿了人。

馬洪濤指著遠處後台入口的地方,低聲說道:「安老跟幾位,都在那邊。」

「天哥,你要不要過去打個招呼?」

「他們還不知道你來。」

秦天笑道:「跟一幫老頭子有什麼好打招呼的。我還是找老婆吧。」

馬洪濤也忍不住笑了,道:「跟我來,夫人在那邊!」

在他的帶領下,很快,秦天來到中央一塊觀看演唱會最佳的VIP貴賓區。

眼前所見,秦天忍不住樂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優美的像天鵝一樣的身姿。她一襲鵝黃色長裙,完美的遮住微微隆起的小腹。

同時,映襯的肌膚勝雪,黑髮如瀑。

她抱着一個爆米花筒,一邊吃着,一邊開心的看着台上的表演。

在她周圍,整個VIP區域,幾十個座位,全都被佔了。

這些人除了冷鋒和孤狼小組的人,就是鐵凝霜她們的鐵梅花組。

他們可沒有蘇酥那麼輕鬆的看演唱會,一個個面色凝重,機警的眼神,不時的四處掃視。

這樣的安保陣仗,讓蘇酥宛如世界首富的千金出巡,又宛如公主上街。

冷鋒第一時間看到了秦天,吃驚之下,急忙就要站起。

秦天擺了擺手,示意安靜。

他快步走過去,來到了蘇酥的身邊。

蘇酥沉浸在爆米花演唱會的歡樂中,根本就沒有發覺。

在她的右邊,坐着馬雀,也是一臉認真。後邊,是林雀。

左邊,則是鐵凝霜帶刀親自陪侍。

秦天拍了拍鐵凝霜的肩膀。

鐵凝霜扭頭,看到他,也是瞬間張大了嘴巴,下一秒,就要叫出來。

秦天急忙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示意鐵凝霜讓一讓。

鐵凝霜明白過來,忍着笑,悄悄把座位讓給了秦天。

秦天在蘇酥旁邊坐下,順手拿起她放在腿上的爆米花筒,往嘴裏放了一顆嚼著,淡淡的道:「懷孕了還吃爆米花,不知道這是垃圾食品嗎?」

「偶爾吃一點嘛……」蘇酥隨口說了一句,忽然感覺不對勁,扭頭看了過來。

然後,就忍不住張大了小嘴,瞪大了美眸。

「怎麼是你?」

「討厭,你回來怎麼也不說一聲!」她生氣的拍了秦天一下。

秦天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出去這麼久,終於又看到了活色生香的小嬌妻,他是真的恨不得一把摟在懷裏。

可是,這裏人太多了。他生生忍了下去。

一邊吃着爆米花,一邊笑道:「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討厭!」蘇酥笑了起來,道:「把我的爆米花還我!」

「你不準吃!」

說着,伸手來搶。

秦天順勢把她摟在懷裏,道:「小饞貓,吃這個對孩子不好!」

「你看看你都瘦了,我不在的時候,是不是沒好好吃法?回頭我燉湯給你喝。」 燕郊,大廠影視小鎮,6號錄影棚。

秦川正在全局指揮著錄製前的最後安排。

在這一個月內,節目組給每個參加的樂隊,都安排了攝影團隊跟進。

為樂隊拍攝了一些生活日常,還有就是樂隊過往經歷的短片。

這些內容,都將通過後期剪輯,做到節目中去。

畢竟如果光是樂隊唱歌比賽,沒有一些人文情懷的內容,節目也會無趣很多。

在節目策劃之初,秦川就要求篩選風格不一的樂隊。

經過他和大東他們辛苦挑選,終於選出了符合第一季要求的33支樂隊。

這樣不僅能讓節目呈現多元化的音樂風格,還能讓不同喜好的觀眾,都能找到共鳴。

當然了,幾支年輕的新人樂隊,水平條件都很優秀,秦川已經讓陳秋樺,提前簽約下來。

當然,秦川對於《樂隊的夏天》節目賽程,是會做到相對公平的。

他不屑於去做一些暗箱操作,故意讓自己簽約的樂隊順利晉級。

一切晉級投票權,還是交給現場觀眾。

不過,吸取前世《樂隊的夏天》前兩季的經驗教訓,秦川也做了一些調整。

這也是為了讓節目的觀賞性和普及意義更好。

首先,不會太強行去煽情,打情懷牌。

前世第一季,就是因為這個被人吐槽慘了,一群老幫菜賣慘何必呢。

本來是一個很有逼格的事情,何必學選秀節目,訴苦、搞回憶殺,完全沒必要啊。

畢竟,大多數觀眾,並不是熟悉樂隊的過往。

玩這種煽情套路,不僅不會讓觀眾們有共鳴,還會讓大家覺得有疏離感。

有實力,那些都是錦上添花。

沒實力,則像是虎落平陽。

這種煽情,就好比祈求同情一樣,這是秦川不屑為之的。

什麼時候,音樂人要淪落到賣慘求存,那才真是行業的悲哀。

無腦煽情套路,不需要。

一切都靠實力,靠作品說話。

其次,在節目中也不會有什麼給觀眾普及樂理啊,什麼和弦啊這些畫蛇添足的東西。

因為即使加了,一般觀眾也聽不懂。

非音樂專業的,很難短時間理解。

所以前世《樂夏》第二季,就完全取消這些無效的東西了。

這種東西,加上去,好像顯得樂隊音樂很有逼格,流行音樂都是套路。

其實,就是強行在挑動音樂鄙視鏈的話題度。

秦川前世,就對節目組故意炒這點熱度,有些不齒。

其實音樂又何曾有鄙視鏈,那都是審美上的狹隘。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