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冷言在這樣安靜的夜裡,聽到了不同平常的聲音,自從上一次被燒傷后,他對危險的感知,更加敏銳了。

對方速度很快,冷言剛感知到危險,對方就已經從窗口躍了進來。

對方顯然沒料到冷言竟然這麼敏銳,黑夜中,他那雙黝黑的眸子,微微挑起。

對於殺手而言,最重要的是快准狠,他但凡出手,每一招都是殺招,而這些年,斷送在他手上的性命,不計其數。

他的眼睛,似乎能在黑夜中視物,他看到冷言坐起來后,絲毫沒有猶豫,鋒利的匕首,就朝著冷言的頸動脈割去。

冷言唯恐他傷到慕雪,他抱著慕雪利落翻滾了一圈,牢牢將慕雪護在懷裡。

護好慕雪后,他快速抬腿,一腳提向蒙面人。

蒙面人沒想到冷言的動作這麼快,竟然讓他一個以速度快而著稱的殺手,躲不開他的攻擊。

冷言將慕雪放在沙發上,低聲道:「老婆,一會兒你先離開。」

這殺手,顯然不是一般的殺手,以他對殺手榜上的人的了解,這位,很可能是排第一的。

作為令人聞風喪膽的銀狐,對付這樣一個殺手,自然不在話下,但前提是他得沒有顧慮。

當然,有他在,這位想要靠近慕雪,幾乎不可能,但是,他不敢冒險,凡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還是沒有後顧之憂比較好。

慕雪此時已經清醒了,她低低地嗯了一聲,直接給蘇漠年打了電話。

他們這個房間隔音很好,就算裡面打鬥激烈,蘇漠年都不一定聽得到。

慕雪覺得,若是蘇漠年過來,護送她離開,應該會更加萬無一失,她不能讓冷言分心。

她習武有一段時間了,她看得出來,這個殺手,和冷言以往遇到的對手都不一樣,所以,她必須謹慎。

不多時,蘇漠年就來了,他推開門,就看到冷言跟那個黑衣人打得難解難分,慕雪看向他,低聲道:「帶我出去。」

蘇漠年點頭,快步挪到慕雪身邊,把慕雪帶了出去。

蘇漠年把慕雪帶走後,冷言不再有顧慮,出的招數,一招比一招狠,q驚到了,這是他成名以來,遇到的最厲害的對手。

讓他恐慌的是,對方的實力,明顯在他之上,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你是銀狐?」q看向冷言,驚訝地問。

這個世界上,能打敗他的,除了銀狐,他想不到其他人了。 場上戰鬥很激烈。

魏安心裏是很清楚的,這四階地龍肯定是由其他人引來。

而周圍對銀葉基地有惡意的人,那可就太多了。

此刻的他,心神不光在眼前的怪物,還還思考這一系列事情的前因後果。

「必然是有人算計了我們基地,但是這人到底是誰……」

「可惡,如果他們選擇去襲擊後方,我基本上是抽不開身!」

「還好……他們沒有選擇這樣干,是害怕我之後的報復嗎?」

「如果我和他們拼得魚死網破,這肯定不是他們願意看見的,這人很有水準啊,這個虧我是肯定吃了!」

越想越氣。

魏安發現,自己還真的被被人給算計到了。

只能說,就算是小地方,都也是有不俗之人。

「而且,我不確定他們有沒有離開,我不能暴露真實實力!」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將這怪物殺死,但是卻不能暴露我的真實身份。」

「如果我的真實身份暴露,那才真的是危險了!」

轉眼間,腦中思緒流轉,他想了很多。

但是最後發現,目前來說最應該做的就是一件事,那就是擊殺眼前這個怪物。

魏安用怪物圖鑑掃描了一下地龍,查看它的信息。

……

【地龍】:四級怪物

介紹:擁有最稀薄的龍族血脈,但是也因此擁有了恐怖的實力。身軀龐大,擁有恐怖的近身戰鬥實力,一身的鱗片可以抵禦攻擊,但是同時它的行動不算快速,遠程能力極弱,弱點在眼睛等防禦薄弱處

掉落:毒液、鱗片、怪物精魂lv4、地龍筋、龍族精血(極弱)

……

這就是眼前這隻嘶吼著的怪物的信息。

「很棘手,弱點太少,要攻擊眼睛?太難了!」

魏安感到很難處理了。

他們是人,加上武器攻擊距離也不會超過五米。

而這個怪物若是站起身,它的頭就差不多有五米了。

在不動用遠程手段的情況之下,想要攻擊到它的弱點實在是太難了。

「你們都在一旁騷擾,伺機行動。」

「注意它的眼睛,那裏是它的弱點。」

「我來正面牽制,你們注意不要被傷,給予協助即可!」

魏安很沉着,知道現在絕對不能急。

眼前這個怪物身軀龐大,它的攻擊正常人是吃不住一下的。

就算是魏安自己正面面對這怪物都有些吃力,其他人估計很容易受傷。

本來自己基地戰鬥力就不算多,如果在這場戰鬥還死幾個,那就真的不好辦了。

馬鵬等人立刻點頭,紛紛四散開來。

他們明白,在戰場上的時候,一定要聽從魏安的指揮。

於是幾乎是一瞬間,人群就分開,魏安和地龍正面對抗,其他人都四散開,在地龍周圍遊盪,卻不接近。

其實說是對抗,也只是魏安在不斷地閃躲,想要吸引它的注意力。

「如果能將它引開當然是最好的,但是估計這概率不會很大!」

他手持齒矛,抽空在自己閃躲的時候對着地龍的關節連接處就是一刀。

但是很可惜,除了一聲清脆的「叮」聲之外,沒有任何效果。

「這怪物的防禦力太強了,光靠着齒矛竟然都無法破防!」

現在魏安已經在想,是不是真的沒有辦法了?

如果就這樣持續下去,自己肯定是沒辦法贏。

畢竟也是四階怪物。

幾天前,魏安為了殺死一隻四階的沙漠蜥蜴還花了兩支元素箭。

如今不但不能用元素箭,就連弓箭都拿不出。

這用什麼贏?

他一時間在糾結,如果說要冒着暴露自身的風險,那就一定要保證沒有別人看見自己出手。

正在他衡量之時,突然,遠方傳來了一陣轟鳴聲。

隨即,魏安感覺到自己頭頂刮來了一陣風聲。

「首領,趴下!」

這是朱玉的聲音!

魏安幾乎二話不說,條件反射一般地就閃躲開,遠離地龍,之後撲倒在地。

緊接着,他就感覺自己正上方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爆炸聲,一陣陣衝擊波感覺將地面都轟擊地搖晃。

之後,他就聽見一聲地龍的嘶吼聲。

這其中包含着痛苦。

等到衝擊波消散之後,魏安睜開眼睛,才發現地龍的頭竟然已經只剩下了一半!

場上濃煙滾滾,有一種硝煙味,十分嗆鼻。

現在地面全是血,地龍頭顱爛了一半,正在嘶吼,明顯活不久了。

現在的它周圍地面全是坑洞,估計是在它發狂的時候破壞的。

魏安感到一陣的后怕。

還好自己已經遠離,否則現在不知道會怎麼樣,絕對會受重傷。

轉眼看過去,想看看其他人的狀況。

一掃視下來,心裏頓時安定了一點。

之前他們就在周圍遊盪,沒有接近地龍。

在轟鳴發生之前,他們就離開了,所以沒有受傷,都是完好無損的。

只是他們明顯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不知道這個轟鳴聲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魏安轉頭一看,看向剛剛聲音的方向。

果不其然,看見了朱玉。

遠處,是朱玉和跟着他的一些輔助職業,拉着一個看起來像是大炮一樣的東西。

但是看着地面上的滾滾濃煙,加上頭顱爛了一半的地龍,魏安就知道這絕對不是什麼大炮。

這威力,堪稱戰略性武器了!

地龍還在掙扎,但是它頭都爛掉了,漸漸掙扎得沒有什麼力氣。

沒過多久,它就趴在地上,鮮血流淌了一地,撲鼻的血腥味。

這個時候不補刀,那簡直就是傻子了。

魏安果斷上前,齒矛狠狠從頭顱破損處刺入,扎入腦髓,又狠狠地攪了一通。

頓時,裏面紅的、白的出來一團,這地龍就算是有再強大的生命力,也只能是死在了這裏。

……

【叮!】

【恭喜您擊殺了怪物——地龍!】

【您獲得了毒液*5、鱗片*30、怪物精魂lv4、地龍筋*1、龍族精血*1!】

……

提示音響起。

獎勵十分豐厚。

但是魏安卻沒有放鬆警惕,趁著現場滾滾濃煙,他悄悄放出了小雷龍,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小雷龍就趁著濃煙消失不見。

魏安眼中寒芒一閃。

剛剛殺死了怪物。

但是引來這怪物的人,其實才是元兇。

他們今日必須死在這裏! 作為上位者,高星宇自然不屑占別人的便宜,但下位者卻不能大喇喇地試圖與上位者公平交易。

高星宇雖然拒絕收取那三塊石頭當定金,但那人很會來事,主動將石頭交給了高星宇身邊的劉金鑫。

因為他已經看出來了,劉金鑫對高星宇恭敬有加,一副馬首是瞻、惟命是從的樣子。

「宇哥,這……」那人跑開后,劉金鑫雙手捧著三塊石頭,有些不知所措。

「你先收起來吧,回去再說。」高星宇淡淡地說。

高星宇有儲物戒指,還有無名修士遺留下來的儲物袋,但在大庭廣眾之下,卻是不方便使用。劉金鑫身上背著一個斜挎包,裝點東西很合適。

遇到合適的物品,但非要易貨的話,高星宇現在可是沒有什麼好辦法。要不是這三塊石頭很是難得,高星宇也不會隨意答應別人出手。

這是三塊被煉製過的天然陣石,不過還可以再次利用,經過重新煉製后,在低級陣法中充當陣基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