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舒也吃得差不多了,收拾東西起身。

「韓總,韓二小姐,你們慢慢吃,我回去工作了。」

「秦小姐辛苦,慢走。」韓笑頭也不抬地說道。

秦舒應了一聲,沒有再多看她一眼,徑直離去。

回到實驗室,其他人要麼吃飯,要麼就是午休去了,只有張翼飛一個人在加班。

她走過去拍拍他的肩,「這麼拼啊,是想早點轉正,還是多掙點加班費?」

說著,把手裡的飲料和三明治遞了過去,「喏,給你帶的,先吃點。」

張翼飛只好先停下工作,喝了一口果汁,撕開三明治大口的咬著。

秦舒看他悶聲不響,似乎有心事的樣子。

「張翼飛,你最近不太對勁。」 在楚風原本的意料之下,此時的東部草原應該是在集結兵馬,或者開始準備南下攻打楚國。

因為此時楚國正面臨著兩線征戰,無兵可調的空虛時機,除非這個偏於腦子進水了,連這個戰機都能給佾舞掉。

他此時前來正想著阻擊一番,對待這樣的敵人,只有瘋狂而兇狠,才會贏得無上的尊重與服從。

可是楚風沒有想到的是,步度根和軻比能竟然暗地時聯起手來,集結了十五萬騎兵,對正準備南下的偏於後方猛然偷襲了一番。

將歸附於東部偏於的眾多部落幾乎洗劫一空,大量的部眾被殺害,數萬頭羊馬被擄掠,還有無數的帳篷被燒毀,損失的財物不盡其數。

令出征在半途的偏於獲悉后,差點一口老血沒噴出來,眼冒憤怒之火的偏於,哪裡還有心思去偷襲楚國。

立刻不顧公孫贊的勸說,率領著十萬輕騎兵轉道直奔軻比能和步度根的聯軍而去。

雙方經過一頓慘烈的廝殺下,人多勢眾的聯軍自然佔了優勢,無奈之下的偏於只能忍恨退回東部草原。

兩方之所以水火不容,還源於一個稱呼,原本草原上的部落聯合的王者向來都稱為單于,這是草原上對王的一種傳統而尊貴的稱呼。

可是後起之秀軻比能、步度根和偏於等人都叫單于,根本無法分清大小王。

為了顯出自己更加的尊貴,他們在下屬的擁立下,又相繼開始各自稱為鮮卑王,可是這樣的做法,無形中又難以分清高低。

三人間又互相不服氣,無論部眾數量和手下的兵士等實力又相差無已,任何兩者的開戰,都會讓另一方無形中獲益,所以只能各霸一方,獲得暫時的安寧。

可是不知道為何,軻比能近期獲悉了偏於的動向,便打起了對方的主意。

光靠他一人之力,顯然事後兩者的火併,就會讓步度根佔了便宜。

於是軻比能便聯合步度根偷襲對方,所得利益平分,當然也要共同承擔對方的怒火。

兵敗回來的偏於正惱火著,面色鐵青,怒容滿面。

「好個軻比能,好個步度根,竟然趁老子出征之際,突襲我的部眾,害我損失巨大。」

這時偏於身邊的一位部將,見王帳內並不見公孫贊的身影,加上他們向來對漢人心中有所不滿,便見機向偏於說起壞話來:

「我尊敬的王,事情哪裡有這麼多巧合,有沒有可能這個漢人本就是對方派來的姦細,然後趁機蠱惑您出征,否則為何時機掌握得如此恰到好處?」

「我的王,阿爾朵說得沒錯,即使我們冤枉了他,他也是個不祥之人,自從他來了之後,我們草原的天不在那麼的藍,水不在那麼的清澈,甚至連野草都變得枯黃起來。」

「是啊,這個漢人來了沒多久,我們就逢如此劫難,他應該被綁了喂天鷹!」

「……」

另外的部將連忙附和著說道,其他人也跟著紛紛進言起來,公孫贊面臨著牆未倒,也要眾人推的局面。

偏於鐵青著臉一言不發,眾將所說的話不無道理,因為草原上普遍信這個理,一個吉利之人帶來的是草肥水旺,部眾安然。

可是他念及公孫贊是個英雄,所謂惺惺相惜,不忍借故處置於他。

轉眼十幾天過去了,公孫贊每次來到王帳找偏於議事,均被借故各種理由拒絕。

再加上一些風言風語,鮮卑部落的百姓暗中指指點點,及那些部將的冷嘲熱諷與不斷找岔。

讓他心裡漸漸明白了,偏於不過是想讓他自行離開而已,可是心灰意冷的公孫贊回到自己的帳篷內,感嘆天地之大,竟然無自己的容身之所。

更何況他與楚風的仇恨始終還沒有個了結,甚至自己的屬下也開始有人漸漸逃離,此時的眾叛新離,無異於讓他的內心中的痛恨加大了數分,他將這一切都算在了楚風的身上。

草原上的夏天,白晝炎熱如火,到了晚上,卻凍得你披身羊皮都禁不住的打顫。

楚風腰跨著倚天劍,騎著匹高大的駿馬,走了數天漫無人煙的路程。

總算髮現前方的小河邊上,有十幾堆篝火在燃燒,一群身穿羊皮襖的牧人在圍著火喝著酒,高聲議論著什麼。

看著遠處起起伏伏的數十處帳篷,還有散落在旁邊的十幾部拉貨木架車,以及附近成群吃草的馬羊,他判斷出這是一處小型鮮卑部落的棲息之地。

草原上的主人雖然時刻保持著警惕,但是骨子裡的依然有著純樸和好客的習慣。

有些疲乏感的楚風,頓覺得眼前一亮,快速驅馬朝對方部落的所在之處奔處。

夜晚空曠的草原上,馬蹄聲尤為的響亮。

部落中的百姓馬上察覺到了什麼,這時數名身手矯健的男子立刻從人群中站了起來。

他們警惕地左右張望,有的俯身趴在地上開始聞聲辨位,很快便發現南邊有一騎正朝他們跑來。

為了提前探明情況和保持家人的安全,這幾名男子迅速翻身上馬,手持武器開始朝楚風迎面跑來。

楚風很快便與這幾騎鮮卑的男子相遇,未等對方發問,他很有經驗地,將左手放在胸前在馬背上,行了一個鮮卑人特有的禮節,並出言自己是流浪者,想討點食物和休息一晚。

這些鮮卑族人見對方不過是孤身一人,雖然是個漢人,但身體看起來並不強壯,心中便不也不以為意。

認為對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的威脅,便熱情地相邀請楚風來到自己的部落休息。

一路上楚風也接觸過幾個部落的族人,所以學會了對方的一些禮節和飲食的習慣。

所以在面對篝火及眾多雙眼睛的注視下,他並沒有感覺到局促,反而還一一微笑地點頭示好。

「來喝一碗熱乎的馬奶酒吧,暖暖身子,祝福我遠方來到的客人身體安康!」

一個身穿厚厚皮襖的老婦,正用充滿老繭的褐紅色雙手,顫顫微微遞上一碗酒來。

楚風起身微笑地表示感謝,並將手中散發著香味的奶酒一飲而盡,楚風豪爽的性格,立刻贏得了這個部落人的喜愛。

(書友若覺得還入法眼,請別忘記收藏本書) 譚晚晚身子一麻。

整個電影院只有屏幕的光輝,周圍都是昏暗的。

再加上電影聲音大,唐幸說這話的時候,身子微微朝她靠近,聲音雖小,卻如數鑽到了耳朵里。

她臉頰竟然很沒出息的滾燙起來,覺得自己很罪惡,怎麼能把……弄疼呢?

「我……我不是故意的……」

譚晚晚緊張壞了。

「我沒怪你,你的手沒事吧?剛剛似乎被我的指甲刮到了,受傷了嗎?」

話音落下,唐幸的手探了過來。

她如遭雷擊,突然起身:「我……我去外面上個廁所。」

說完落荒而逃。

唐幸無奈嘆了一口氣,還是不行啊。

何世勛打了個飽嗝,癱坐在椅子上,感覺自己動一動,肚子裏碩大的胃袋就會哐當哐當傳來水聲。

「你別表現的那麼色情嘛!你要給晚晚姐製造機會,讓她主動對你下手!」

「這話怎麼說?」

「欲擒故縱懂不懂,你的心思都快寫在臉上了,能不能含蓄點,沉得住氣?」

十多歲的何世勛竟然老神在在,頗有情場老手的風範。

畢竟他從小到大女性緣極好,上到八十歲,下到八個月都無法逃脫喜歡他的命運。

嘴巴甜長得好的乖仔,誰不愛?

「那你還有更好的建議嗎?」

「你過來,我告訴你……」

何世勛神神秘秘的趴在唐幸耳邊說了幾句,唐幸藏着笑:「你小子倒是懂得挺多的,十八歲前要是敢早戀,我打斷你的第三條腿。」

「??」

何世勛震驚的看着他,滿是錯愕。

「我是幫你的呀。」

「你這小子鬼主意太多了,你以後要是想得到哪個女孩,誰能逃脫你的魔爪?只怕到頭來要被你吃干抹凈,被你賣了還要倒貼給你數錢。所以為了避免你走上歧途,十八歲前禁止早戀。十八歲如果不以結婚談戀愛,我照樣對你不客氣。」

「你……你也沒到十八歲啊?」

「我除外,你給我老實點。小不點一個,花花心思不少,有對女孩子實施過嗎?」

「我……我騙過……騙過女孩子的……」

「嗯?」

唐幸危險眯眸,嚇得何世勛抖得更厲害了。

「騙過女孩子的小零食……一個雪糕兩根棒棒糖,還有一些巧克力。」

實在是太嘴饞了,可許明珠嚴格看着他,不准他吃這些。

他在路邊看到個可愛妹妹拿着糖,他一時沒忍住,把人迷得暈頭轉向,不僅把零食都拿出來了,還把私房錢小發卡都放在了他的手上。

最後何世勛只把吃的拿走了。

這應該是他唯一的一次欺騙了小女孩的感情吧。

唐幸鬆了一口氣:「下次說話別那麼大喘氣!」

「別看了,國產鬼片可難看了,走,我們去吃飯,實施b計劃。」

何世勛拉着他離開,當然也沒忘自己的桶裝奶茶。

「你們怎麼出來了?」

譚晚晚好不容易緩和過來,正要進去,就看到他們出來了。

「不好看,我餓了,我們去吃飯!」

何世勛嚷嚷着要吃火鍋,三個人就去了火鍋店。

何世勛借口去上廁所,特地在貨架前找了找,道:「這幾款果酒我要了,拿個大玻璃杯過來,全都倒進去。就說是你們贈送的飲料,送到我們那一桌,錢我現在給你,別說漏嘴了哦!」

有錢能使鬼推磨,何世勛輕鬆搞定。

。 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胡璉一邊在悶頭打鬼子,一邊研究對日作戰,對66軍在山西的大捷,記憶猶新。

「日軍又不是傻子,在山西戰場吃了一次虧,難道還吃第二次?他們每天都在構築工事,疑惑的地方,不會多挖一挖?」

吳奇偉覺得胡璉說的有幾分道理,吳興地勢開闊,第十軍的營地可比一個師團營地大多了。

攫欝攫。鬼子營地戰壕縱橫,到處都是地堡。

隱藏在不起眼處,幾十噸炸藥埋設下去,也不見得有很大效果。

尤其是日軍有了防備,即便是馮天魁做一些手腳。

也很難佔到很大便宜。

「陳誠副司令讓我們先執行七戰區命令,到了戰場,如果情況確實不對,再相機行事!」

幾個集團軍組成一個大兵團途徑長興,舉着火把的隊伍,像是一條長龍,眼瞅著郭汝棟領槍支,抗彈藥,做集結南下,也比十五集團軍快。

被一支剛完成整補,正經訓練都沒幾天的軍隊比下去。

吳奇偉臉上有些掛不住,不得不命令高級將領們各自歸建,抓緊時間,進軍吳興。

川軍依託皖南邊緣山區,能大兵團打的戰,就也就在太湖西岸了,趁著鬼子還沒走,劉湘想組織七戰區部隊,好好再打一仗。

可是樹欲靜,而風不止。

第十集團軍,第十五集團軍,都把自己收到的攻擊地圖,用文字簡要的發給了剛在蕪湖登岸的陳誠。

陳誠二話不說,急忙把部署通報給了侍從室。

哪位號稱每逢大戰,必親自指揮的微操大使,哪裏能坐得住。

侍從室一連四封電報,發給了正在前移的七戰區指揮部。

劉湘看到電報,就是一肚子氣,上海派遣軍兵臨城下,鬼子十八師團都打到城牆外了,南京危在旦夕。

侍從室不想着怎麼拱衛南京,還有閑心跑來干預七戰區的戰事。

「小山,怎麼給他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