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百里桃花累啊!

這傢伙怎麼那麼沉?

但想想這傢伙銀行里還有一筆錢,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好不容易將花小寶拖到房門口,打開房門,將他扔到地上就不管了。

想着即將到手的一筆錢,既不累了,也不肉疼了,美滋滋地去洗澡了。

洗刷刷洗刷刷,洗刷刷洗刷刷。

洗完香噴噴的澡,再給腋下噴點香水,裹上浴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

來到客廳,看着死豬一樣的花小寶。

嗯?

這傢伙醉倒的樣子,怎麼還有點小帥呢?

難道是因為他銀行里有筆錢,身體會發金光?

來到陽台上,看着霓虹燈下的城市,只有到了夜晚,這座城市才真的活了。

車水馬龍,人流如織。

百里桃花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喂,阿軻,準備開工了。」

「我今天又釣到了一條魚,還是一條傻乎乎的木頭魚。」

「你放心,這次不會出現意外,他是鄉下來的。」

「鄉下來的也有錢啊。」

「具體多少錢要明天才知道,到時候我通知你啊。」

「他現在就在我這裏。」

「你放心,我不會出賣自己身體的,他現在醉得像頭死豬,我就算給他弄,他也弄不了啊。」

「知道啦,放心放心,拜拜!」

百里桃花回過頭去,見花小寶依舊睡得香甜。

她自言自語道:「帥哥,雖然你長得是有點帥,但我更需要你的錢呢,對不住了。」

百里桃花的房間,就一個狹窄的單間,靠牆一張床,對面一張沙發。

花小寶就躺在中間的地上。

這是金主啊,不能委屈了,百里桃花於心不忍,扔了一張毛毯到他身上,然後就倒在床上睡覺。

第二天一早。

「啊!」

一聲尖叫,在這個狹窄的房間久久回蕩。

「流氓,還不把你的爪子拿開!」

「哦,對不起,對不起。」

「下去啊!你還賴在床上幹什麼?」

「哦,好的好的。」

「你個大色狼,什麼時候爬上我床的?」

「我也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床上有個人嗎?誰允許你上來的?」

百里桃花裹着被子,縮在牆角,對花小寶質問。

花小寶也覺得這事兒有點冤,他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爬上床的。

甚至都不知道怎麼來到這裏的。

不過昨晚的夢倒是挺香的,可能因為懷裏摟着個白白嫩嫩的香餑餑的原因吧。

但現在他要為自己的清白證明,於是苦思對策。

這下該怎麼辦呢?我花小寶一世英名,可不能折在這裏。

咦!有了!

「誒,不對呀,我昨晚不是在喝酒嗎?怎麼出現在了這裏?」花小寶反問道。

「你還好意思說,你醉倒了,我一個人把你弄回來的,把我累死了。」百里桃花有些幽怨。

「哦,謝謝你,不過,你家這麼小,你不會是讓我來你家睡地板的吧?那還不如旅館好呢。」

哎呀!

百里桃花急了,怎麼忘了這一茬,該怎麼解釋呢?

「我昨晚喝多了,什麼都不記得了。」美人耍無賴,你能怎麼滴?

「哦,這樣啊,那行,我先走了啊。」花小寶道。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他可不想再跟這個女人牽扯太多。

雖然她很漂亮,貌若桃花,皮膚也跟牛奶一樣,白白的,身材也好,甚至都不輸於自己的七個老婆。

但是她那雙桃花眸子,閃爍頻繁,顯然是一個有心機的女人。

花小寶知道,初來寶地,還是小心為妙。

一聽花小寶要走,百里桃花頓時亂了。

好不容易釣到的一條魚兒,怎麼能讓他溜走呢?

更何況,昨晚雖然沒有失身,但也被這傢伙佔了大便宜。

所以,必須要把他的那筆錢弄到手,不然就虧大了。

百里桃花立即和顏悅色,翻臉如翻書。

說道:「小寶,剛才是我不好,我太大驚小怪了,對不起啊,你別介意。」

呃……

「沒關係,咱們酒喝多了嘛,也怪不了誰。」花小寶道。

「對,都是酒精惹的禍,小寶,洗手間里有新的牙刷毛巾,你去洗漱一下吧,待會兒咱們去吃早餐。」百里桃花就像什麼事兒都沒發生一樣。

呃……花小寶真搞不懂這個女人,為什麼態度轉變得這麼快呢?

不過他從出家門到現在,都沒有洗過澡,確實需要好好洗一下。

便點頭答應道:「也好。」

花小寶轉身走向洗手間。

「等一下!」身後傳來了百里桃花的急呼聲。

可還是已經遲了,花小寶已經打開了門,看見了裏面洗衣機上的衣物。

不就是幾件小衣小褲嗎?

我花小寶還見得少了?

大驚小怪!。咔嚓咔嚓!

不過不管他如何的感到難以置信,那種瀰漫而來的壓力愈來愈恐怖,細密的裂紋,布滿著火焰巨象身軀之上,即將崩潰。

而那巨象身軀之上的火焰,被正在盡數熄滅,實質化的魂靈軀體,看上去支離破碎。

「你這種低等級的垃圾,絕對不可能是零組織的人!也絕對可能贏我!」

穆陽面色鐵青,眼睛都是變得有些血紅起來,原本以為手到擒來的對手,如今卻是有著將他擊殺的跡象,這對於心高氣傲的穆陽來說,實在是無法忍受。

而且他也不相……

《靈世之末》第三百零二章以多欺少 周毅抽劍,在喬治武的屍體上擦乾淨了血,這才收起,慢慢地下了戰台,黎雪紅笑對鮑威爾道,鮑威爾大校,謝謝你的一千萬!

鮑威爾搖搖頭,拿出一本支票,簽了一張一千萬華夏幣的支票,遞給黎雪紅,轉身走出了賽場外,裁判草草宣佈華夏方獲勝時,米國方代表已走得差不多了。

華夏外交官員一起向黎雪紅祝賀,黎雪紅感到在做夢一樣,她沒有想到周毅竟然勝出了。

只是回去的路上可能不太安全,米國中情處吃了個明虧,肯定暗地裏會派古武會高手使絆子。不過,周毅已知曉了米國古武會的情況,並不會很擔心,偽凝氣四層,和凝氣三層,功力相差不只一點點,這就像圍棋業餘四段和專業三段的關係一樣,他這個凝氣三層,可以分分鐘斬殺偽凝氣四層,那是因為二者在靈氣方面相差甚遠,而且,周毅的修為達到了凝氣三層后,有許多上古巫術可以施展出來。

不過,沒必要再呆在這裏等米國人偷襲,咱們趁早回華夏!這是周毅和黎雪紅商量后的決定。

黎雪紅立即去聯繫華夏專機,準備回去。當然,米國按規定也安排了專機,但黎雪紅不坐他們的飛機,擔心他們在飛機上玩名堂。

此時,米國中情處某會議室,鮑威爾正大發雷霆,道,這個周毅留不得,必須通知古武會的人,將他永遠地留下來!本來他以為喬治武可以輕鬆斬殺周毅,不料卻被周毅反殺了喬治武,一個武學奇才就這樣死掉了,浪費了他們幾年培養的心血,畢竟,為了培養喬治武這個超級殺手,他們花了很大的代價,現在所有的花費都變成了做無用功,這如何讓他不惱火!

而周毅並知道米國中情處已採取了行動,他正在賓館中的總統套間中修練,一番大戰下來,紫府中的靈氣花費了一些,必須補充回來,好在靈獸血還有四百毫升,這次主要是為了恢復,所以他只用了五毫升靈獸血稀釋一百倍,隨後服了下去。

不過半個小時后,他的修為和狀態都恢復到最佳狀態。

一個小時后,黎雪紅還沒有回來,周毅感到有點不妙,正在此時,他的手機響了,一個陌生的號碼,他想了想,還是伸手按了接聽鍵。

你是周毅吧,聽着,你們的黎雪紅大校在我們手裏了。如果你想保住她的命,那就到落基山脈來。通話到這裏便中斷了,接着,周毅聽到了便收到了一條微信,上面發了一個位置。

周毅收好電話,立即走出賓館外,叫了一輛計程車,便朝落基山脈開去。約五十分鐘后,計程車交他送到了一個落基山脈腳下,便先行離開了。

周毅觀察了一下地形,這裏樹木蔥蘢,可是人影都沒見到一個。

米國古武會,現在竟敢招惹我,我要讓你們死得很難看。周毅這樣說着,已走進了山中。

很快周毅便走到了微信位置上的地點,可是這裏只有一堆亂石,什麼也沒有。他只得加持了一絲靈氣,元透視能力施展開來,便驚訝地發現,這個地方有一個遠古防禦陣,將這堆碎石掩蓋起來了。

周毅打出了一組手訣,隨後一指點出,那一堆不起眼的石頭突然亮了一下了,隨後,就在周毅的腳下,出現了一條長長的通道,嗯,想不到黎雪紅真的在這裏!

周毅身形一動,衝進了通道內。

。 她剛一開口,褚臨沉直接霸道且不容置喙地打斷了她。

他認真地看著她,撂下話來說道:「我會認真準備求婚的事,這不是演戲,到時候要不要答應……」

他頓了頓,突然抬手,伸出修長的食指輕點在她胸口上方,薄唇吐出四個字:「它來決定。」

「……」

秦舒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褚臨沉要向她求婚……

這事兒,秦舒在心裡想了整整一上午。

一回想起來,就是某人那張勢在必行的俊臉,以及那過分炙熱的目光。

其實結婚這件事情並非她不願意,而且,她也考慮過的。

現在不過是突然提前了這件事,就打亂了她一開始的計劃,讓她有點猝不及防,不知道怎麼應對。

想到這件事,秦舒忍不住嘆了口氣,也沒什麼胃口吃午飯了。

一秒記住https://m.net

和她一起在食堂吃飯的穆歡坐在她對面,把她的神色看在眼裡,忍不住好奇問道:「秦舒姐,最近疫苗的研發工作挺順利的,可是你好像看起來不太高興?」

「跟工作無關,我是因為一些私人感情問題。」秦舒漫不經心地回了一句。

穆歡眸光微閃,試探道:「您和褚少嗎?」

秦舒短暫地遲疑了下,卻仍然沒有隱瞞她,輕「嗯」了一聲。

「可是……您和褚少的感情應該很好才是,怎麼還會有煩惱呢。」穆歡故作不解地說道,目光下意識地地從秦舒脖頸處掠過,眸光暗了暗。

那上面隱約可見的曖昧痕迹,一早她就注意到了。

秦舒沒有回答她的這個問題,而是想了想,隨口道:「穆歡,你有男朋友嗎?」

穆歡一怔,說道:「沒有。」

秦舒頓時露出了有些遺憾的表情。

她現在心裡愁得很,迫切需要找人聊一聊情感問題。

不過穆歡沒有男朋友的話,她還是等下班后找溫梨吧,或許溫梨能給她一點兒好的提議。

她止住了話題,起身說道:「你慢慢吃吧,我先回實驗室。」

「好。」穆歡應了一聲,目送秦舒身影走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