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疊加抽提之力作用在特定的位點上,可以將敵人身體中的水分通過傷口抽離。也可以抽離對方的攻擊,使攻擊的角度略微有些改變。

目前紅王只能做到這樣,但他相信,隨着自己的成長。萬靈抽吸可以做到抽離自己意志所達之處的任何東西。

一身血水被抽離,不可一世的凶虎哀嚎一聲就被紅王扭斷脖子。

減少敵人的痛苦,這是紅王唯一能做的。說起來也是可笑,自己這前後行為確實有些矛盾,但紅王有着自己的想法。

「好小子!」,王直鼓起掌來了。

剛剛一場戰鬥他都看在眼中,除了果實能力的開發外,他看得出紅王在體術方面的進步和戰鬥經驗的增長。

對戰凶虎時,紅王的八沖拳雖然還有些生疏,但也算是可以應用在對戰中,而非花架子。

這是一個開始,卻也是關鍵一步。

「紅,你的表現讓我滿意,今天老子就給你做一頓大餐。」

王直笑着就解下自己身後的包裹。

首先出現的就是一口大鍋,旁邊是油、鹽、醬、醋等調味料。甚至紅王還在其中看到辣椒、孜然、花椒等物料。

頓時,他的眼中冒着精光,這些天他憋屈了好久。吃的都是燒烤,偶爾夾雜着白水煮肉。

也試着從海水中抽離出鹽分,可是味道真的是不行,這下子紅王總算是可以痛快的吃一頓。

「別急,這裏有好東西!」

打開那口大鍋,裏面裝着麵包、大米等主食。

這一幕看的紅王是口水下咽,眼中冒着紅光。

甜點!身為夏洛特·玲玲的兒子,夏洛特·紅王對於甜食也是較為熱愛的。不過和自己媽媽不同紅王只是把甜食當作一種慰勞自己的手段,畢竟這些高檔甜品,前世的紅王可沒有資本去享用。

。 『嘶~』的一聲之中,胡彪在嘴裡重重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無他!胡彪在過來之前,就考慮到任務世界這邊嚴寒的天氣,當時也就差把蠶絲被被給披在了身上了。

結果被傳送過來了之後,胡彪發現自己做的依然不夠,依然對大東北的冬天有點不夠尊重。

這不!才是這麼一小會的時間,他在東北大冬天的威力之下,渾身有點哆嗦了起來。

那種全身冰涼,一直涼透到了骨頭縫裡的感覺,立刻讓他渾身顫抖之餘,發出了那樣的奇怪的聲音。

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身上原有的熱量迅速的消散,變得越發的強烈起來。

「不行,必須找個避風的地方,最好還能有個火爐子的地方待著去。」

胡彪在一陣呼嘯的寒風刮過後,果斷的得出了這麼一個決定;主要是這才過來多久,他都有點流鼻涕水的架勢了。

然後,他就打起了精神,開始觀察起了四周的情況來。

只見現在的時間是晚上,他應該身處於一個小型火車站的外面;因為身後就是一面圍牆,在一盞電燈的照映之下,從身後的圍牆蔓延出來的是兩條鐵軌,一直通向了遠方。

而離著他不太遠的地方,則是一大片低矮房屋。

仔細觀察一下的話,磚房極少,大都是一些茅草泥房。

只是在這麼一個大晚上的時間裡,那些房屋除了煙囪里不斷冒出一些煙霧之外,並沒有任何的人跡出現。

想想也能理解,此刻胡彪的頭頂上,正是一場鵝毛大雪不停的落下,轉眼之後就能在胡彪的軍大衣上積累了薄薄一層不說。

也就是他在M35的頭盔裡面還套了一個毛線帽,不然說不定現在連頭皮都合鋼盔凍在了一起。

無疑現在找個暖和的地方待著,將會是一個最佳的選擇。

問題是,他過來是完成任務的,而不是二戰時期的東北地區幾日游。

找一個暖和的地方待著可以,但怎麼也得成功觸發了系統任務才能去考慮。

面對著這樣的一個情況,來自南方小青年胡彪該怎麼辦了,難道是趕緊打開手裡提著的鐵皮桶子,給自己灌上一口75度的酒精取暖?

當然不是了,老是這麼喝酒精取暖也不是一個辦法,那是緊急情況下才使用的手段。

按照以往的套路,胡彪需要先找到本次任務的相關人員,觸發了任務之後,系統才會開始召喚一眾網友們,讓大家一起抱團取暖。

好在這樣開局的一個事情,系統不會設置多大的難度。

很快之後,胡彪就能看到一對穿著呢子大衣、帶著禮帽,打扮體面的一對男女,正向著這邊隱蔽觀察的同時,這麼一路的走了過來。

一看這架勢,妥妥就是接頭人的出現方式。

果然,這麼一對30多歲的體面男女,一路走到了胡彪身邊錯身而過的時候;那個男人彷彿在自言自語一樣,嘴裡來了一句接頭暗號。

話說!胡彪為毛能如此的肯定,這就是一句接頭暗號了?

主要是對方嘴裡開口的那一句,讓他過於的耳熟能詳了一些,絕對是沒有不知道、沒聽過的說法。

因為在對方的嘴裡,說出的是這麼經典的一句:「天王蓋地虎~」

「寶塔鎮河妖~」不假思索間,胡彪自然而言的就是接上了這麼一句;開玩笑!當他胡彪的名字是白叫的么。

聽到了胡彪的回答后,那一對男女就是停住了腳步。

但還是沒有立刻表明身份,不過胡彪也可以理解,這不是接頭暗號、又或者是切口還沒有說完么?

確實也是這樣,在女人警惕的望著四周的同時,男人嘴裡又接著問到:

「臉怎麼紅了?」

「精神煥發~」胡彪張口就來,並且一路接了下去。

「怎麼又黃了?」

「防冷塗的蠟~」

「么喝么喝~」

「正晌午說話、誰也沒有家~」

(那啥!致敬一下,反正寫什麼接頭暗語不是接頭,最終雙方接上就完事了唄)

最終,這麼一套的暗語接下來之後,女人拿出了原本一直放在大衣口袋裡,應該是端著手槍的右手。

與男人一起,熱情的將手伸過來與胡彪分別握手。

男人則是在與胡彪熱情握手的同時,嘴裡也是說到:

「辛苦你了衚衕志,你們昨晚從冰凍的江面溜過來上,又輾轉著來到了這裡,一定是辛苦了吧。」

「沒事,一切都是為了上級交代的任務嘛~」在強忍著自己身上的哆嗦,以免過於了丟臉了一些的同時,胡彪這麼回答了一句。

此刻胡彪的心中,其實也是有些疑惑了起來。

為什麼根據帖子上的內容,應該是相關於靖宇將軍的任務才對,結果整出了這麼一個與我黨的地下人員接頭是怎麼回事?

可在很快之後,胡彪就給顧不上以上的疑惑了。

因為他們現在需要面的的,是系統給出來的第一階段任務;按照系統的套路,這麼一路的將任務做下去,肯定能到靖宇將軍的環節。

男人將手伸進了大衣后,摸索出了一個大大牛皮紙袋遞送過來,嘴裡也是交代了這:

「我就是陳冬,這是我的搭檔馬慧,另外的兩個同志也是裝扮成夫妻,現在在火車站邊的旅館里等著。

畢竟人多了扎眼,一起過來沒有必要。

在這個紙袋裡面,是給你們臨時弄的假身份,具體上都是滿鐵的中方僱員;只要你們行動時小心一點,應該不會被車站的鬼子識破。

另外,裡面還有你們的車票,全部都是二等座、就在我們隔壁的車廂。

因為再有4個小時的時間火車才開,所以裡面還有一點錢,要不你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吃點東西。

對了!這一趟與你一起過來,其他的那些同志了?」

「他們就在那邊貓著了,擔心人多了會暴露。」胡彪順口的接了一句。

這樣的問題,每次任務都會被問到的胡彪,如此的回答方式基本上都快成為本能了。

而眼見著事情都說清楚后,這對男女給了一個告別的笑臉之後,就是繼續的向著前方繼續行走了起來。

系統那冰冷的聲音,就此的在胡彪腦殼中響了起來:

「指揮官大人,本次系統任務第一階段發布;在72小時之內,護送目標陳冬等四人安全抵達奉天城。

第一、第一階段任務設定。

我黨在毛子家培訓的地下人員陳冬、馬慧芳、張誠、朱秀麗四人,根據毛子和上級的命令,需要前往奉天執行一場高難度任務。

因為在執行的過程中,情況再度的發生複雜變化,所以陳冬緊急向著最近的毛子部隊,申請了一支精銳的行動小隊支援。

該小隊屬於毛子家,阿穆爾州邊防部隊的一隻韃靼人部隊。

本部隊通過了冰凍的黑龍江湖面,秘密的潛入到了黑河的火車附近,成功的與陳冬等人接上了頭,即將開始第一步的護送任務。

以上是系統為本次中州小隊的成員,所設定的身份掩護,望指揮官大人周知。

有鑒於指揮官和網友們當前的裝扮,有可能暴露的原因,系統已經做出了適當的偽裝和調整。

但是請注意不要暴露武器,以免在任務中造成不必要困擾。

第二、目標人物陳冬等4人在抵達哈城之前,如果有著任何人員死亡,即算中州戰隊任務徹底失敗。

失敗的懲罰並不會讓所有人員徹底抹殺,而是隨機抹殺5人。

並且降低在任務完成之後,具體的評價和獎勵。

第三、第一階段任務期間,中州戰隊所有人員的活動區域,限制在滿鐵路沿線50米範圍之內。

第一階段任務完成之前,任何隊員超過限定範圍之內立刻抹殺,並且任務完成後不予復活。

第四、本次的任務中,指揮官依然可以選擇召喚30名網友協助完成任務;可以優先選擇上次參與任務的人員參與,前提是他們願意接受召喚。

72小時之內,中州戰隊抵達了奉天城的人員,必須不低於25人。

最後,祝指揮官大人武運昌隆~」

在系統的聲音落下之後,還是記掛著靖宇將軍事情的胡彪,就忍不住對著正在離開的陳冬兩人,開口問了一句:

「先生,今天是西曆多少號來著,我這都弄糊塗了。」

「哦!40年的2月3號,還有幾天就過年了。」陳冬遠遠的回答了一句,然後就與馬慧兩人的身影,齊齊的消失在了夜色和風雪

。阮星晚中午的時候,就接到了警察局打電話,說是柳莎莎要見她。

阮星晚收拾了一下,就過去了。

見到柳莎莎的時候,她神色憔悴了很多,眼睛上一片青色,眼眶是紅的。

「柳會計,有事跟我說?」阮星晚神色淡冷道。

柳莎莎聲音沒有了之前的底氣,道:「我可以告訴你,你想要知道的事情,不過我要出去。」

阮星晚勾唇冷笑,道:「如果將你弄出來,你反悔不告訴我怎麼辦?」

柳莎莎咬了咬唇,眼底下泛起了一抹悲涼之色,道:「你將我弄出去后,……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一百二十七章中計了通雲城中,齊彧一身玄青色道袍,帶着道髻,腰間系著一柄長劍。

在齊彧身前,秦修和另外七個道教弟子。

齊彧交代完秦修注意事項,然後將腰袢的長劍給解下來,遞給秦修。

「秦修,如果我沒有回來,那麼你就是第三十七任教首,由你帶領道教!」

秦修愕然無比,教首才離去三天而

《我的魔教聖女大人》第四十二章改變 汽車站,何璐和譚曉琳兩個人正在汽車站外面,只不過譚曉琳正開着車等在外面,而何璐的面前則是放着一個大箱子就在汽車站的門口附近。

等了幾分鐘之後,當目標出現在視線範圍之內之後,何璐立刻收攝了一下自己的身形,當對方走過來之後,何璐立刻開口道:「這位小哥哥,你好,你能幫個忙嗎?我東西實在是太多了,你能不能幫我搬在車上。」

「啊……好,俺來幫你。」李二牛第一次被人叫小哥哥,不過他本就是一個熱心的人,看到對方面前的那個箱子,他立刻笑着答應了下來,然後直接走了過去。

「這樣……我的東西有點沉,我幫你拎着你的東西。」何璐趕忙開口道。

「沒事,俺拿得動,這點東西小意思。」李二牛沒有讓何璐拿他的那個包,而是直接將包背在自己背後,雙手直接將何璐面前的箱子就直接搬了起來。

何璐趕忙跟了上去:「這位小哥哥,謝謝你啊。」

「不用謝,不用謝,這不算什麼。」李二牛趕忙憨厚的笑了笑開口道。

路邊譚曉琳開着的一輛轎車已經在等了,她們停著的地方比較偏僻,當李二牛送過來的時候,譚曉琳趕忙打開了後備箱。

「對,放這裏就行了。」譚曉琳指著後備箱道。

李二牛也不以為意,直接抱着箱子就低頭準備放到後備箱裏面,就在他低頭的剎那,站在他身後的何璐直接掏出一個注射器狠狠的扎進了他脖子的位置。

李二牛還沒等說出什麼話來,就覺得自己身上一陣麻痹,然後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手裏面的箱子直接掉在了後備箱裏面,然後他整個人直接癱在了那裏。

她們這個地方沒有監控,其他人也很少路過,從遠處看來,此刻的李二牛就像是在給後備箱放東西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