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手持激光劍的野狼獸再次出現在西恩獸面前,西恩獸驚呼不妙想躲過去但為時已晚——現在他們兩個的距離,只剩下將近30厘米。

「我居然,失手了?!」

西恩獸的胸口受到激光劍打中造成的重傷,倒地不起。

——宿舍——

「原來如此啊……對了,海野君,友樹的電腦開機密碼是多少?」一邊聽着銀鏡獸解釋,一邊對着友樹的電腦屏幕發獃的岩川映冷不丁的開口道。

「啥?!難道你不知道嗎?!」

「亂動別人的東西本就不是什麼好事——我說過的吧?我從未就沒動過他的電腦,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的電腦開機密碼。」

「……我說海野君,你給個回應好不好?」

「我也不知道……但,話說你這樣算是什麼死黨啊?!雖然感覺你說的『亂動東西不好』很有道理但居然連這個都不怎麼清楚還真是有一點差勁。」海野志哉給出了否定的答覆,順帶吐槽了他一句。

「我們之間的事情,還輪不到你插嘴吧?」岩川映這麼想着,但轉念一想,似乎海野志哉說的也有一點點道理。

被自己當做死黨的那兩個人,似乎和自己也並不是太親密——岩川映的腦子裏第一時間冒出了這個想法。

不過,是普通朋友也好,是關係好的朋友也罷,現在可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

岩川映鬼使神差的打了一串數字,緊接着電腦就順利開機了。

「果然是這樣么……看來拓也大哥對友樹來講還真的蠻重要的。」岩川映這麼想着。

沒錯,冰見友樹的電腦開機密碼,正是神原拓也的生日。

「抱歉啊,友樹,這次是不得不用一下你的電腦了。」

岩川映輕聲說道,然後開始在友樹的各個電腦文件夾里翻找,一旁的銀鏡獸和海野志哉也把頭湊了過來。

不久,銀鏡獸發現了他們要找的目標。

「這個,就是這個。」

「好的。」

岩川映先是將程序安裝包拷貝了一份,然後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手機數據線,連接好自己的手機之後便將另一端插進了友樹的電腦里。

「……」

「我是不是應該為他們多做一些事情呢?」

岩川映說道,銀鏡獸微笑着插了句嘴。

「哦,你居然會這麼想啊,看不出來你還挺會為別人着想啊。」

「……你不要這麼自來熟好不好,我只是覺得,友樹他們幾個很辛苦而已,又要應付學習又要和那些數碼獸戰鬥的。」

「呃,說起來,其實友樹還好,相當認真,經常去圖書館學習,但是信也那傢伙嘛……我倒是經常在宿舍里看見他而不是在圖書館。」

「信也絕對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累,所以不要太在意啦。」

海野志哉拍了拍岩川映的後背,岩川映眉頭微蹙。

——模擬數碼領域廢墟——

「我說,那個土系小子。」

天龍獸的身影出現在了落單的伐羅訶獸面前。

「你的朋友已經被我支來了,現在就剩你一人在此負隅頑抗……」

天龍獸話還沒說完就被伐羅訶獸打斷了一側的犄角。

「你想勸降我吧?告訴你一句話,沒門!」

「哎呀!!!你知不知道我這犄角很貴的啊,平常保養一次都得花五萬元的!」

「我管你那麼多呢?!」

伐羅訶獸完全不理會天龍獸說什麼,跳上半空,露出獠牙之中的岩錐發射器就是一通掃射。

但這對天龍獸並沒有造成什麼傷害,天龍獸只是用念力壁把攻擊全部擋了下來,然後飛到更高的地方仰視伐羅訶獸。

「年輕人,我能看得出來哦,你曾經被人背叛過吧?」

「你在說什麼啊?!」

「為此你還差點進了監獄對嗎?」

「……」

天龍獸的話,戳中了信也的心裏令他最不忍睹視的那片荒原。

「你這畜生閉嘴啊啊啊啊啊啊啊——」

伐羅訶獸被激怒了,開始無腦攻擊天龍獸,一時間廢墟之上沙石滿天,天龍獸露出了相當無奈的表情。

「哎呀,把他激怒了。」

「喂,請你冷靜一下!我並不是想給你的傷口上撒鹽,冷靜!冷靜!」

「冷靜個頭啊!!!!」

天龍獸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硬生生地挨了一記頭槌,在他眼冒金星的同時,心裏也在感慨著這小子的彈跳力好過頭了。

「聽着,年輕人……我其實和你一樣,遇上了相似的事件。」

「哈?!那這和我又有什麼關係?!我現在想把你宰了和你被別人背叛這兩件事情一點都不矛盾吧?!」

「我其實也不想戰鬥,也不想破壞你們的世界。」

「呵,你這算是求饒嗎?!我最老不死的就是你們這種膽小怕死的傢伙了!」伐羅訶獸冷哼一聲。

「不,我並沒有在求饒,我是說真的,我真的不想傷害任何人類。」

「真的不想?!」

「千真萬確,而且我過來的時候,你看到我搞破壞了嗎?」

「啊……好,好像沒有,但是你別以為這樣就能迷惑我啊!」

「我可沒那個打算……自從,我大哥和那個混小子把包括我在內的十一個兄弟姐妹的生命當兒戲開始,我才發現我們都被背叛了……但是我有任務在身,不得不跑過你們這裏來,不過我就打算就這麼糊弄過去,讓他們認為我戰敗了……喏,這是我的核心資料,你等下把它掃描掉吧,我年紀也不小了,就想就這樣活在你的手機裏面養老。」

天龍獸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數碼核從腹部掏了出來,上面的青色二維碼熠熠生輝。

「你……真的確定要真么做嗎?」

「是啊,年輕人,我已經不打算戰鬥下去了,實在是太累了啊……哦,對了,你有興趣聽一下我們的故事嗎?聽一次要十萬日元哦,看在咱們有着類似的經歷我就給你打個折,八萬日元吧!這可是給你的特別優惠!」

「不聽,沒錢。」

「好吧,那我就破例一次,免費給你講一下吧。」

完全不在乎伐羅訶獸的意願,天龍獸便開始滔滔不絕。

「這傢伙……是不是有什麼毛病啊?我根本就沒興趣聽他的故事……等下!原來如此!」

意識到不對的伐羅訶獸毫不猶豫地掃描掉了天龍獸的數碼核,然後看着手機上天龍獸的影像,冷笑道。

「你在故意拖延時間對吧?」

「哎呀,年輕人別這麼心急嘛!」

「別扯沒用的,趕快回答我的問題!」

天龍獸見自己裝傻沒有用,露出了得意的笑。

「年輕人,你猜對了,另外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友樹他……」

「和你的那個朋友無關,是和你有關……不過我話說在前面,我真的對我的大哥靈猴獸感到失望,也真的討厭那個戴着灰色眼鏡的混小子……我們早就料到你會毛燥地把我的資料直接掃描掉,所以,那個混小子在這上面安插了手機病毒。」

「什麼?!」

「這個病毒會暫時令你無法解除進化,維持數碼獸的樣子,另外……哼哼,你掃描的其實並不是我本體的資料而是分身的資料,真正的我,這個時候也已經和你的朋友打起來了……我的任務,完成了。」

說罷,天龍獸的影像消失於伐羅訶獸的手機之上,不信邪的他試圖解除進化,但果真如天龍獸所說,他已經沒法退化成信也了。

「可惡……」

伐羅訶獸氣得抓耳撓腮,旋即又去周邊的地方去找他的朋友友樹。

「千萬別出事啊——」

本章,完。。 歐哲拍到了聞卿和郁時盛相處的日常。

誰知道當他和關烈一起欣賞照片的時候,竟然意外的發現聞卿不在上面,照片上只有郁時盛一個人。

驚悚了。

刺激了。

也精神了。

兩人不敢相信的擦擦眼睛。

「你看見了嗎?」關烈問身邊的歐哲。

「你指的是右邊還是本來該在左邊的。」

「難道是我出現幻覺,不然的話怎麼可能看不見照片上聞小姐的身影。」

歐哲咽了咽口水。

「實不相瞞,我也沒看見。」

兩人對望,皆是從對方眼裏看見了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

一個人怎麼可能會不出現在照片上呢。

這太不正常。

郁時盛知道這件事情嗎?

兩人的目光下意識落在前方不遠處兩人身上,聞卿一路說說笑笑,郁時盛跟在她身邊,偶爾會附和幾句聞卿的天馬行空。

期間大部分視線都停留在身側的聞卿身上。

她想吃雪糕,郁時盛就去排隊給她買。以前他從不屑做這種事情,不僅不會,還會說這簡直就是在浪費生命。

聞卿左手拿着草莓味雪糕,右手拿抹茶味。

老闆說第二個半價時她可是兩眼放光,生怕郁時盛不買給她。

「好吃嗎?」

「嗯吶,好吃。這抹茶味的味道好特別。反正你也不喜歡吃,我幫你把另外一個都解決掉好不好。」

郁時盛也是壞,本來就沒打算和她搶。可聞卿越是這樣說他就起了逗她的心思。

「可是怎麼辦呢?我也沒吃過,也想嘗嘗。卿寶給我嘗嘗好不好?」

郁時盛突如其來的溫柔,暖到聞卿。

就連嘗在口中的雪糕,也感覺變了味道。

給你、給你……

什麼都給你。

我也給你。

是給抹茶味的好還是草莓呢?草莓YYDS、抹茶的也好吃耶。「我能不能嘗一口在給你啊!」郁時盛沒說話,就這麼看着她。

聞卿以為他是答應了。

開心的咬了一口雪糕,然後把剩了個蓋帽尖尖的甜筒脆遞到郁時盛面前。

看着面前這個只剩下尾巴尖的甜筒。

郁時盛也是哭笑不得。

他這輩子怕是都不能從聞卿的食物鏈排行榜上升幾個名次。

「看來真的很好吃,我們卿寶一口都咬掉三分之二呢。」

好像是有點不道德了,都沒給他剩下多少。

聞卿摸到口袋裏的珍珠。

「我去重新給你買一個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