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慢慢烤熟。

周圍的眾人,不但沒有覺得張帥帥可憐。

反而,大家還有一種大快人心的感覺。

只有那張寧。

趁著李初晨不注意。

張寧急忙連爬帶滾地跑出去,拿起手機,就給張佑安打電話。 她沒有人教已經那麼聰明更別說上課了,萬一教會了太多,成了妖孽怎麼辦?

還是讓小葵花維持現狀就好。

於是華知夏決定把教小葵花商業知識的事就此揭過。

下午華知夏去火車站提貨的時候還特地留意了周遭看看是否能找到師秦。

不過讓人遺憾的是師秦似乎有意躲著她,又或者真的出去忙了,總之在來來往往的搬運工里,華知夏沒看到他。

因著有要緊的事情華知夏也沒真的揪著不放,沒看到師秦只能隨意找了兩個黃背心幫她把貨扛去小葵花的家。

而趙青葵對華知夏的絲綢很是滿意。

於是兩人就這麼簽署了最低折扣絲綢進貨協議。

就這樣,博覽會還沒開幕呢,本土的店家已陸續吃到紅利。

隨著時間推移,萬眾矚目的商機博覽會終於來臨了。

第一天與會的參展商全部出席會議。

偌大的禮堂群英薈萃,座無空席。

首先是領導發言,而後是相關代表發言,最後才是總指揮發言。

當主持人有請博覽會總指揮,結果一個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上場了。

眾人看到這個小姑娘都驚呆了。

這麼小的總指揮??

還是說總指揮生病了,派女兒來當發言代表?

沒等大家疑惑,台上的小姑娘自己給出了答案。

「大家好,我是本次博覽會的總指揮,也是本次博覽會6家本土店鋪的參展商趙青葵。

很榮幸在這樣隆重而又盛大的場合,以這樣莊嚴肅穆的方式跟大家見面。

作為祖國的新一代,感謝領導感謝大家給予我發光發熱的機會,今天由我來拋磚引玉,為大家打開博覽會以後的新篇章。

眾所周知,舉國上下從沒舉辦過類似的博覽會,在這裡由衷希望各位老闆都能敞開胸懷,以學習交流的態度互通有無。

我們把全國上下傑出的企業代表齊聚一堂為的就是讓商貿交流合作更加緊密,讓我們共同推動經濟的發展,為老闆姓的好日子添柴火!

今晚我們為大家提供了精彩的歌舞盛宴,從明天開始就是商家的互動交流,大家談簽約的談合作的儘管暢所欲言。

不過,在這裡也要給大家一個溫馨提示,能不買東西的盡量不要買,畢竟博覽會第四天,我們要向廣大民眾開放,希望大家都留一點好貨,讓咱們的本土老百姓都沾沾光哈。

最後希望大家在這三天都有收穫,謝謝大家。」

趙青葵年紀雖然小,但是她說話不用打草稿,內容詼諧幽默振奮人心,惹得所有人都忍俊不禁。

就這樣,萬眾期待的博覽會正式開始了。

開了一整天會議的眾人在晚上的歌舞表演中得到了徹底的放鬆。

來自全國不同地方的表演隊輪番上陣:扭秧歌、採茶舞、唱春牛、十二盤花、三句半等充滿年代起息的節目贏得了滿堂喝彩。

這場晚會主要由表姑媽和白晝文工團的團長操刀,所以趙青葵領了票票就跟司寧趙青霆一塊兒看戲了。

。 「我的確是徒有虛名的封太太,但我是合法的,所有人都知道我嫁給了封晏。封家的財產我有權干涉,你要是拿他的錢去揮霍,我不答應。以前的我不跟你計較,以後你要是敢從他那兒要一分一毫,都不可以,他給的也不行!」

「要麼你自己主動坦白,這樣後果輕一點。要是讓我來,你可能真的在帝都混不下去了!」

她挺直了背脊,乾淨姣好的面容布滿了清霜。

一雙雲眸清清冷冷的凝睇在他的身上沒有絲毫的溫度。

路遙有些震驚的看著她。

他是了解唐柒柒的性格,可以說得上軟弱無能。

他認識她也足足六年了,行事作風都很委婉,給人留有餘地,說話都不敢大聲。

可現在,她擲地有聲,孱弱的身子像是注入了鋼筋水泥,似乎永遠不會彎下。

要是自己還不識好歹,估計唐柒柒都能跟自己拼了。

現在的她,完全做得出來,路遙一點都不懷疑。

真是見了鬼了,唐柒柒變性了?

「我知道了,我會儘快解決的。」

「那最好,我等著就是了。」

說完她鬆了一口氣,在路遙面前裝強勢,她還是有些弱的。

該說的都已經說了,她的目的達到了,她就要轉身離去,卻被路遙叫住。

「你很怕先生受傷?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唐柒柒,這世上從沒有哪一件事是應該的。先生的事,你每次都會據理力爭,不讓分毫。你有想過是為了什麼嗎?到底,為了什麼。」

「我沒那麼多閑工夫去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你只需要做好你的事就行了,別管別人。」

唐柒柒頭也不回的離去。

可是路遙的話卻一直盤旋在腦海深處。

這世上從沒有哪一件事是應該的。

封晏的事,她每次都據理力爭、不讓分毫,是為了什麼?

她想不明白,似乎心底有一個聲音不斷告訴自己。

要幫封晏。

犧牲自己也要幫封晏,不能看著他受傷。

她希望封晏幸福快樂,平安健康的度過這一生。

喜歡吃糖,就盡情地吃。

累了,就撂挑子三五天,去散個心偷個懶再回來。

就這樣簡簡單單。

路遙一直保持和封晏通話,唐柒柒說的每句話每個字,都落入他的耳中。

「先生……我怎麼覺得唐小姐對你是有意思的,只是她自己可能沒有意識到?」

「是嗎?你的意思是說,她……心裡有我?」

封晏的聲音有些顫抖。

他自己當局者迷,沒法確定她的心意,可路遙確實旁觀者,看得遠比他透徹。

哪怕路遙看錯了或者是故意騙他的,他都很開心。

「這……我也不敢百分百肯定。」

「沒關係,來日方長,我總能讓她心裡有我的。」

他聲音沉沉的響起。

唐柒柒這兩天也變得忙碌起來。

國內知名品牌組織了青年優秀設計師的活動,不少有名氣的設計師都收到了邀請。

要求設計師當天要穿上自己設計的禮服入場,讓服裝品牌商自主選擇哪家設計團隊作為合作夥伴。

。 「三浦家現在招募醫生以這兩項技術為引誘,還有醫生及其家屬可以免費在醫院進行器官替換為福利。可以說,不管是追求上進的,還是追求福利的,總之,醫生都在往三浦家集中。」

畢竟誰也不知道會不會突然需要換點器官什麼的,技術剛起步,誰知道能供應的上不,在三浦家工作,那就有更大的活命機會。

西木野瑞妃越說越難受,現在的西木野病院,除了個別的在西木野病院工作了幾十年的老醫生或者是才進來的沒能力的還在之外,其他都想着往外跑。雖然西木野瑞妃還沒批准,但也撐不了多少天了。

「難怪。」西木野真姬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了,越看手機越是心煩。

「難道真的要關門嗎?」西木野真姬真的不想西木野綜合病院關門,她真的很想成為醫生。

可是,現在西木野病院的處境她也明白,根本不是努力就能解決的,那是技術上的超強壁壘啊。

西木野瑞妃也沒說什麼,事到如今,估計只能徒勞的反抗幾天了。只能說,命該如此。

「媽媽。」

「?」

「我今後每天都來醫院幫忙吧。」

西木野瑞妃看着西木野真姬:「可是你不是要和朋友們進行偶像活動嗎?現在的醫院已經不是人手缺口的問題了,你來醫院也改變不了什麼的,還是繼續在學校和朋友們搞好關係繼續偶像活動吧,這樣一來,至少學校生活是開心的。」

或許西木野綜合病院會倒閉,但至少,西木野真姬希望自己是堅持在她倒下的最後一刻的。

西木野真姬搖了搖頭:「至少多了我,醫院能更輕鬆一些。我的醫術還是能幫上很多忙的。」

作為西木野真姬從小的願望,加上自家開着醫院,父母都是醫生,已經高一的她,對醫學知識的了解比一般的本科醫學生強太多了。

這孩子,真是熱愛着醫術啊,只是,今後的路要難走太多了。看着西木野真姬堅定的眼神,西木野瑞妃無奈點了點頭:「好吧。」

昨天發生的事情浮現在西木野真姬的腦海中,讓西木野真姬的腳步慢慢的加快了。西木野綜合病院,自己,一定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忙!

音乃木坂天台上,繆斯八人面對西木野真姬的離開有點不知所措。

「穗乃果。」

「嗯?」高坂穗乃宇不知道絢瀨繪里突然叫自己幹嘛。

「回家問問穗乃宇吧。」絢瀨繪里笑了笑,她一直覺得高坂穗乃宇是無所不能的。

高坂穗乃果立刻點了點頭,對啊,她還有歐尼醬。

「穗乃宇?」矢澤妮可,小泉花陽和星空凜都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不免有點疑惑。

「我的歐尼醬。」

「哦,原來穗乃果有歐尼醬啊。」小泉花陽有點驚訝。

高坂穗乃果傻笑着撓了撓頭。

西木野真姬離開,剩下的八個人沒有繼續訓練。高坂穗乃果聽從絢瀨繪里的意見準備回家問問,園田海未和南小鳥則是一起跟着高坂穗乃果。

「歐尼醬?歐尼醬!」

還沒進門,高坂穗乃果就開始喊。

「怎麼了?」高坂穗乃宇正在客廳坐着和結城明日奈互發LINE,就聽到了高坂穗乃果叫魂一般的聲音。

「歐尼醬。」高坂穗乃果和園田海未,南小鳥三人很快就到了高坂穗乃宇的面前。

「?」高坂穗乃宇奇怪的看着眼前的三人,感覺神情都有點低落啊。尤其是南小鳥,感覺一副做錯事的樣子。

「小鳥你要離隊?為了去國外學習服裝設計?」

想來想去,高坂穗乃宇只能想到南小鳥想去國外深造這個理由了,不然這三人幹嘛這麼低沉。

「哎?」南小鳥連忙擺了擺手,「雖然有那樣想,但我已經放棄了。」

高坂穗乃果一臉的驚奇,明明是為了真姬的事情,結果又得知了這樣的令人震驚的消息:「哎!小鳥你原來還準備去國外啊?而且歐尼醬你是怎麼知道的?」

「呃。原來不是啊。」高坂穗乃宇準備將話題立刻引開,「所以你們三個今天是怎麼了?這麼不開心?繆斯不是正在穩步發展嗎?」

更早的聚集在了一起,高坂穗乃宇可是很看好繆斯的前景的。畢竟在高坂穗乃宇看來,現在的高坂穗乃果沒有那麼倔,懂得找自己這個歐尼醬談話,所以繆斯基本上應該不會有什麼矛盾發生的。

「是真姬,她退隊了。」

「什麼?」這下高坂穗乃宇真的震驚到了,在他看來,怎麼着也輪不到西木野真姬出問題,「為什麼?」

「歐尼醬,我們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才回來問你的。」高坂穗乃果有點無語的看着高坂穗乃宇。

「從真姬當時的表情來看,感覺肯定是家裏出了問題。」園田海未說道。

「家裏出了問題?」高坂穗乃宇默默的點了點頭,「你們聯繫一下她,就說現在和我一起要去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