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鳥伏加特:是的,不知道哪個盟帶與子同袍的節奏,說他們要打全區。

兵臨城下:然後呢?

小鳥伏加特:然後與子同袍的盟主直接出來上麥搞定了這事。

草船借箭:這樣,這節奏帶的真沒水平。

小鳥伏加特:有意思的是,泡菜竟然也奶了與子同袍一手,給與子同袍標的顏色是紅色。

兵臨城下:紅色,這是啥?

兵臨城下並不經常看直播,所以不知道泡菜用顏色劃分同盟實力的事情,也不知道紅色意味著什麼。

反倒是知道怎麼回事的草船借箭很是驚訝,「竟然給與子同袍紅色,這有點離譜了吧?」

「我沒記錯的話上次2000區進征服,他只給了深藍色。」(純屬虛構,如有雷同,不勝榮幸)

兵臨城下:什麼紅色深藍色的,你們說清楚點,整得我雲里霧裡的。

草船借箭:泡菜一般在搞明白分區之後都會用顏色來劃分一下各個同盟的實力。

從上到下分別是黑色,紅色,藍色,綠色,然後每個顏色分為深色,常色,淺色。

兵臨城下:那我們同盟是什麼顏色?

小鳥伏加特:正常綠。

兵臨城下:正常綠,有沒有搞錯?我們可是有三個團的人,還有點軍費,大家活躍也都可以。

小鳥伏加特:隔壁恭喜發財兩百多人只是淺綠;天線寶寶三連征服380隻是深綠。

兵臨城下:這…….

那湯臣一品呢?

小鳥伏加特:藍色,就這還是勉強藍色。

兵臨城下:卧槽,那與子同袍這個紅色是什麼怪物?

小鳥伏加特:這也是我所糾結的,我們要不要加入與子同袍。

小鳥伏加特的話讓兩名管理沉默了,加入與子同袍可是意味著小鳥伏加特放棄了征服。

是的,小鳥伏加特雖然只有150人,但都是奔著征服來的。

他們這150都是活躍玩家,卡池都非常不錯;又有小金主,拿征服未必不可能的。

與子同袍有這麼強嗎?讓盟主兼金主小鳥伏加特還沒開始就放棄了原先的計劃準備抱大腿了?

兵臨城下:這個與子同袍具體怎麼個說法?

小鳥伏加特:也是三連征服,不過他們三個賽季都是打全區,真正的打全區,沒有任何盟友的那種。

兵臨城下:遇到的都是弱盟嗎?

小鳥伏加特:不是,二賽季遇到2222區,三賽季除了他們還有三個征服盟,2220,2218,2226你有印象吧?

兵臨城下:有點印象,去他們區看過,前期發育挺快的,應該戰力不錯;你的意思是這三個區加在一起都沒有打過與子同袍?

小鳥伏加特:是的,還得再加上一個2219,而且不是那種差點沒打過,而是從頭到尾被碾壓。

草船借箭:一般來說紅色只會給那些征服賽季平均十幾個賽季的老盟,這種盟遇到剛進征服的基本都是橫掃。

小鳥伏加特:所以我就在想要不要去抱大腿。

小鳥伏加特是一名富一代,家產不多幾千萬,玩遊戲就是為了消遣,每賽季會花個幾萬塊,除了抽卡就是給同盟的兄弟發福利。

他這種人一般都是比較有傲氣的,能夠說出抱大腿的話,可見對與子同袍實力的敬畏。

小鳥伏加特:對了,他們還說了,準備落董卓。

兵臨城下:那麼猶豫啥,直接抱大腿吧,我們本來就準備落董卓的。

他們150人的小團體之所以想過征服就是因為劇本特色,150人在董卓軍如果發揮配合好,完全能夠發揮出380的實力。

否則落群雄的話,只能泯然眾人。

小鳥伏加特:ok,我這就去。

很快,另一邊的張華就收到了小鳥伏加特的添加好友申請。

添加備註:2215,大鳥轉轉轉盟主「小鳥伏加特」。

張華秒通過,還沒反應過來另一邊小鳥伏加特的信息就已經發過來的。

小鳥伏加特:義盟主你好【呲牙】

看到呲牙這個表情張華笑了,雖然是第一次接觸,但是對於這個大鳥轉轉轉的小金主有了一些好感。

在他看來「呲牙」這個表情帶著不少憨厚與謙遜;對方怎麼也是一盟之主,上來就發這個表情,態度是很好的。

義薄雲天:兄弟你好。

小鳥伏加特:雖然是第一次交流,但是我對義盟主是神往已久啊,你的大名早就如雷貫耳。

義薄雲天:這個怎麼說?

小鳥伏加特:我是沐沐和你的忠實粉絲,還熬夜追更過你單挑九級城的畫面;那真是一個熱血澎湃,讓人看過之後久久不能入眠。

這種成就真是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再說這也是不是完全拍馬屁,畢竟義薄雲天乾的這事確實是前無古人大概率也是後無來者的,太極限了。

這些東西都是小鳥伏加特後來查張華資料的時候才發現的。

畢竟去接觸一個人陌生人之前,對對方有一定的了解是非常重要的。

一番了解之後小鳥伏加特也是驚為天人,這人也太猛了吧。

這也是他上來態度這麼謙虛的原因之一

,沒辦法,相比之下這位才是真大佬,自己這種充值了一二十萬的,也就堪比別人幾件寶物。

張華看到這些信息心情也非常不錯,雖然有拍馬屁之嫌,但是馬屁本身就包含著尊重與用心,是一種高情商的表現。

這就跟談戀愛一樣,為啥女生有時候就喜歡聽一下類似於奉承的話或者是大概率無法兌現的諾言,為啥渣男屢屢得手,老實人總是說孑然一人?

她們真的很傻完全分辨不出來嗎?不是,而是這種行為本身就包含著一種態度,一種在意。

而馬屁有時候也是一種信號,在職場和體制內有時候意味著一種站隊。

而在現在,對方這樣的開場白,毫無疑問是準備來抱大腿的。

張華自然是樂意見到的,雖然他也覺得與子同袍完全可以橫掃全區,但是多個盟友多一份把握;更何況這個盟友還很會來事。

而且所有的同盟當中如果非要選一個盟當做盟友,張華也覺得小鳥伏加特最合適。

戰力強大,小團體,據說有專業管理和金主;這樣後面分配利益方便。

不像一些380的划水同盟,人倒是挺多,能打的沒幾個,關鍵時刻容易掉鏈子不說,說不定屁事也多,賽季末要給的東西也多,完全划不來。

7017k 她才不要喝什麼葯,更不想留在王府,更不想看到他。

「都說沒事了,幹嘛還喝葯。仲伊還在慕府等我,我不回去她肯定着急,今天的事謝謝你,不過我得走了。」孟慕思掀開薄被,想要下床。

離開?他好不容易把她帶回王府,怎麼可能讓她離開。

而且她的身體真的是不能折騰,必須好好調理?她怎麼就這麼不懂他的心,非要和他做對?

「喝葯,然後睡一會兒!」一着急,上官霆的聲音大了些,霸道極了。

「你沒聽懂我的話嗎?我不要喝,我要走。你憑什麼指揮我,我又不是任你擺佈的玩偶?」孟慕思氣呼呼地瞪着他。

「我說不準就是不準!」上官霆也火大了。

他從未有過情感世界,甚至還來不及喜歡上任何人就被迫娶了丞相千金。

這些年來又一直苦心保護皇兄的江山和一干人明爭暗鬥,只習慣於阿諛我詐,又怎麼懂得女人的心思,懂得這些風花雪月的感情事?所以他的關懷,他的體貼,也難免是凌駕於人的架勢。

「我還非走定了,就算你是王爺也不可以強迫我!」孟慕思也火了,不管身體還不舒服,跳下床就要走人。

「你簡直是不可理喻!」上官霆快給她氣炸,一伸手就把她抓回到床上。

他以為自己退一步緩和一下,然後她慢慢就會發現他對他的好。

天知道,這根本就是錯的。他退讓,只會讓她離他越遠!

「你才是不可理喻的那個!」孟慕思掙脫不開,氣的直打上官霆的肩膀泄恨。

「我?我讓你吃藥我還錯了不成?今天,你不喝也得喝!」上官霆索性也不再勸她,直接端起葯碗強行喂她。

孟慕思沒想到他居然強灌,嗆了一口忽然想起溺水的感覺。依舊心有餘悸的她自然害怕起來,本能和他抵抗就是不喝葯。

「你――」大怒之下,上官霆竟端起葯碗將湯藥一飲而盡,隨即堵上她不配合的小嘴。

他,他竟吻了她……

唇瓣上忽然傳來溫熱的感覺,孟慕思感覺世界好似在眼前炸開了一樣,滿腦空白。

短暫失去意識,她獃獃地由着他喂她吃藥,沒有掙扎。

口中慢慢變得苦澀,隨着他的喂葯,湯藥一點點滑入她喉中。她迷迷糊糊中將所有湯藥吞下,卻沒有被嗆到。

將最後一口湯藥小心喂她喝下,上官霆緩緩鬆開含住的甜美唇瓣。

葯,真的很苦。不過,她的唇卻好甜,他差點就捨不得放開她,想繼續沉醉在這美好的感覺中。

「以後,再不聽話,不喝葯,我就這樣對你!」上官霆一張口,徹底破壞這一瞬非常難道的氣氛。

孟慕思眨了眨眼,不敢相信剛剛霸道吻了她的上官霆,一轉身就翻臉不認人。

NND,他的口吻真是凍死人!

「沒有以後!」孟慕思也不知從哪裏來的力氣,竟一邊將他從身上推開,「我要回去了,請你不要再來煩我,別忘記我們要和離,你和我馬上就再沒有任何關係!」

「回去?和離?做夢!」上官霆的眼眸籠上一層寒意。

「我又不是犯人,你憑什麼關押我?」孟慕思向來吃軟不吃硬。

「憑我是你的丈夫。」上官霆勾起她的下顎,「你急着回去見賀蘭煊,向他報平安?做夢吧!」

他們的事情同賀蘭煊有什麼關係?

她急着回去,一方面是怕自己在上官霆這段愛情里陷得太深,另一方面是怕仲伊擔心。

「你太不可理喻了,我和你講話就像是雞同鴨講,一點意義都沒有。」孟慕思放棄了和他辯駁,打算直接離開。

豈料,上官霆卻忽然緊緊抓住她的胳膊,將她牢牢禁錮住在自己身邊:「是嗎?你相不相信,我還可以做出一些更不可理喻的事情?譬如上次我們說過關於賀蘭煊的事?」

「你又用賀蘭煊威脅我?」孟慕思不服軟地拚命掙扎,「好痛了,上官霆,你放開我!」

她的呼痛,讓上官霆意識到自己力氣大了,心疼地鬆開了手。

不過――

上官霆想到她還在一門心思想和自己和離,想到她因為賀蘭煊覺得被威脅到,心尖一陣刺痛:「算是吧,可是你被威脅到了嗎?」

果然,他猜的沒錯,她對賀蘭煊動心了……

難怪他那般阻止和離,她卻一意孤行。

上官霆的拳頭捏得咯咯響,因為心痛而皺起眉毛,俊臉的溫度一直降再降,整個人看起來就是一座萬年不化的大冰山。

他的這個模樣,有點嚇到孟慕思。

她無意間想起他們剛見面的時候,她差點被他掐死,心有餘悸地雙手護胸做出防備性的動作,整個人還向後縮了又縮。

上官霆卻把她驚慌的舉動當成了嫌棄他,心有多痛此刻的怒火就有多旺盛。醋意和嫉妒完全掩蓋了他的理智,他就像是一頭盛怒狂暴的雄獅。

「孟慕思,你到底要怎麼樣?」

「我只想你讓我離開,也不要刁難賀蘭煊……我們好聚好散。」孟慕思

「不可能。」這輩子他要定了她,怎麼可能放手。

上官霆看着孟慕思對自己表現出的反感,覺得這場談話繼續下去,恐怕只會讓他們的關係越來越糟糕:「你好好休息。我明日再來看你。」

「你沒聽見我說的嗎?我現在就要走。」孟慕思不是要吵架,她只是想離開。

眼看着上官霆想逃避離開,急忙伸手去扯他的衣袖。

「我會讓侍衛守在外面保護你的安全。你安心休息,好好養病。」上官霆已經轉過頭,沒有看到孟慕思的小動作。

因此她伸出去的手撲了個空,人也往前一撲,跌倒在了床上。

眼看着上官霆就要走出房間,孟慕思氣的大吼大叫:「上官霆,你不可能關我一輩子!」

上官霆的腳步一頓,剛想張口回她:如果可以,他寧願關她一輩子,也絕不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