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潘安說道:

「我之前說的提議您考慮的怎麼樣了?」。

冬雀聞言,愣了一下,說道:

「還是算了吧,滿月才能不足,威望不夠,恐怕難堪大任。」。

小潘安笑笑,對冬雀說道:

「冬雀前輩您有些看輕滿月小姐了,我反倒覺得滿月小姐的能力足以勝任副城主。」。

冬雀看著小潘安,片刻后,搖了搖頭,對小潘安說道:

「還是算了吧,我倒覺得,您不如讓王忠老爺子來做這個副城主。」。

小潘安點了點頭,說道:

「我正有此意,滿月小姐也是我目前迫切想要推舉的副城主。」。

冬雀嘆了口氣,說道:

「這丫頭……我一年都見不到她幾次,她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除了修鍊就是出任務,除了出任務就是修鍊,簡直像是瘋了一樣。」。

小潘安知道,自己不能再在這個話題上停留了,否則耳朵將會受到折磨。

他問道:

「前輩,我覺得我們應當儘快回去,商議一下我們到底該如何對待這些北域的原住民,爭取在大哥出關之前,將這件事情解決。」。

冬雀點了點頭,大手一揮,三人便消失在原地。

羅空依舊在不停地修鍊著,修鍊著,時間久了,他自己也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

北域的靈力濃度越來越高,羅空吸納靈力的速度越來越快,神龍本源的轉化速度也越來越快。

漸漸地,那一整面牆都露了出來,羅空也終於完整地讀出了那面牆上記錄的文字。

牆上記載的是一個秘法,一個超強的秘法,發動這個秘法並不需要消耗自身靈力,而是要用神龍本源去蓄力一擊,具體威力視神龍本源投入量而定。

羅空雙眼微眯,他看著這堵牆,心裡樂開了花,他明白,自己又得到了一個了不得的底牌。

羅空很快便從喜悅的情緒中脫離出來,他再次盤膝坐下,開始修鍊起來,不過這次他修鍊的不是靈力,而是精神力。

肉身之力、靈力、精神力是支撐自身實力的三大支柱,三者之間需要維持一個平衡才能保證實力的穩定。若是有一方過強或是過弱,都有可能導致整體的崩潰。

羅空的精神力就是如此,它一直都維持在羅空的肉身所能承受的極限,後來羅空的精神力和魔力相結合,羽化為靈力,導致精神力承受強度再一次升高,羅空的精神力便再次暴漲,以致於羅空現在完全不敢進入精神海中的北斗靈界,生怕再出來時精神力暴漲導致身體崩潰。

羅空細細回想以往的,晉級之路,不禁感慨道:還是逍遙遊厲害一些啊,無缺法則和大荒鍊氣術同時作用竟然都跟不上它的升級速度。

其實羅空忽略了一點,那就是無缺法則是同時作用於靈力、精神力、肉身之上的,羅空精神力晉級之快其實也多虧了無缺法則幫他彌補精神力暗傷。大荒鍊氣術雖然作用於靈力和肉身,可那畢竟只是龍族的入門所學,只能說是在中天之樞和三千小世界稀有而已,並不能說其可以和其他兩部絕世功法相比肩。

羅空的靈體緩緩地沉入了精神海之中,時隔多年,他再次進入了那個傳說的領域。

羅空一進入領域之中,就看見了那個金色的高台,那個差點將他永遠地留在那裡的金色高台。

「再走一次吧。」。

羅空心裡想著,腳步也邁到了高台前。

一級!兩級!三級!

羅空依稀記得,他突破黃金之時,腦海中便出現了這個金色的封禪台,當時他拼盡全力,也只能走上兩階而已。而現在,他連走三級,身體卻連一絲絲晃動都沒有。

羅空看著更高的台階,繼續向上走去。

四級、五級、六級、……二十一級……三十七級……四十八級、四十九級。

強大的威壓一下子讓羅空趴在台階上,讓他頭破血流。

這時,一道雄渾的聲音從高台之頂傳了出來,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緊接著,羅空只感覺身體一輕,整個人便出現在封禪台之外。

羅空看著那一萬級封禪台,心中只有震撼。

他黃金級時,僅僅能登上兩級,到了神級,比之黃金級強了數萬倍,也不過只能登上四十九級,那他到底需要什麼樣的實力,才能登上那一萬級台階。

沒有人清楚這件事情,羅空只知道,他必須要更加努力了。

羅空又見到了那個金色的小人,在小人的指引下,羅空再一次進入了北斗靈界。

「是你……」。

羅空一進入北斗靈界,一股強大的精神力便排山倒海一般地朝羅空壓來,羅空面色一變,卻也躲閃不及,只得硬抗。

只見羅空的精神力如同一塊礁石,頑強地定在原地,任憑那股強大的精神力如何肆虐,他就是不動如山。

羅空牙關緊咬,他能感覺得到,他的靈體就快要破碎了,在這強大的精神力衝擊之下,他的靈體破碎只是早晚的事情。

羅空幾乎拿出了自己所有的手段,可是他所做到的也只不過是在這如大海般的精神力浪潮中多堅持了一會兒而已,很快,他的靈體便破碎了。

羅空出現在金色小人面前,他的臉色很蒼白,顯然是靈體受到了極大的創傷。

突然,金色小人朝他伸出了一隻手,一道金光順著這隻手進入了羅空的靈體之中,羅空能感覺到,自己靈體所受到的暗傷在這一瞬間都被治癒,同時,一種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充斥了羅空的身體。

可是還沒等羅空舒服幾句呢,那金色小人便又說道:

「任務一,在精神力潮汐中堅持一百息。」。

「什麼?」羅空有些不解。

金色小人面無表情地重複著這一句話,

「任務一,在精神力潮汐中堅持一百息。」。

羅空明白了,他剛才遇到的那巨浪一般的精神力應該就是所謂的精神力潮汐了,可是,在那裡面堅持一百息?

羅空仔細回憶了一下,自己剛才進入那浪潮之中,憑藉自身實力硬扛了三息,後來,又手段盡出,也只不過是多堅持了兩息而已。現在讓他堅持一百息,這……

羅空看向金色小人,盯著金色小人那木然的面龐嘆了口氣。

「罷了罷了,不就是一百息嘛,簡簡單單。」。

羅空開始盤膝而坐,他開始恢復起了自己的精神力,片刻后,他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精神力竟然變得更加凝實了。

這給了羅空極大的信心,羅空現在更加有自信了。

一個時辰之後,羅空回復完畢,怒吼著再次沖入了北斗靈界之中。

三息半之後,他慘叫著被傳送了出來。

這次羅空沒有使用其他手段,僅僅是憑藉著自身實力硬抗了三息半,比上一次進步了半息。

羅空沒有耽擱,再次盤膝而坐,開始恢復起自身的精神力。

又是一個時辰之後,羅空再次怒吼著衝進了北斗靈界,片刻后,再一次化作一道白光,慘叫著出現在金色小人的面前。

接下來的日子裡,羅空的精神海里持續上演著這樣的戲碼,羅空怒吼著衝進北斗靈界之中,又慘叫著化作一道白光出現在金色小人面前,只不過,羅空一次比一次堅持的時間長。

金色小人依舊古井無波,他一次又一次面無表情地幫羅空療傷,羅空為了感謝他,每次都會拍拍他的肩頭。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次,羅空再一次衝進了北斗靈界,這一次,羅空依舊像之前那樣,慘叫著化作白光出現在金色小人面前,只不過這次,他堅持了整整一百息!

。 面對兩人污穢不堪的話語和動作,熟視無睹的冰山美人杜雨薇,合上了手中的雜誌,臉上溫怒看著兩人說道。

而林辰則沒有開口,看了看雙方,並未打算出手相助,轉而將目光轉向車窗外,打算欣賞沿途的風景。

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火苗很快就燒到了他身上。

那兩個光頭眼見杜雨薇對他們怒斥,不僅沒有收斂,反而相互對視一眼,就齊刷刷的走了過來,將她包圍在了其中。

「嘿,哥們我們換個座怎麼樣?」光頭冷笑的看著林辰說道。

「哦?換座?」林辰這才皺眉的回過頭,看了一眼那光頭男子,就搖搖頭道:「我自己的座位憑什麼跟你換座?」

光頭一聽頓時就怒笑了起來,彷彿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笑話一樣。

「小子你這是要跟我們兄弟兩個對著干?」

林辰淡淡的看了一眼此人,直接一把就將那杜雨薇給攬在了懷裡,淡淡的開口:「你說呢?」

「我們兄弟兩人看上的女人,你居然也敢染指,老子今天非得廢掉你!」

另外一人勃然大怒,抬手就是沙包大小的拳,頭對著林辰腦門就是一拳轟了下去。

這兩人都是練家子出身,一拳下去要是普通人挨上那至少也得腦震蕩,當場蒙圈的節奏。

四周看到這一幕的旅客,不少膽子小的已經直接捂住了自己雙眼,不敢看接下來將要發生的血腥一幕。

而被林辰攬在懷裡的都位於,原本波瀾不驚的臉色,也在此刻微微動容起來。

「滾!」

見到那死光頭居然對他動手,林辰的臉色頓時就冷了下來,就直接抱著杜雨薇,身體微微一側,騰出一個足夠的空間,對著那光頭就是一腳踢了過去。

光頭哪裡會想到這個看起來文弱的小子也是個狠茬子,等發現不妙的時候,已經完全來不及了。

只聽見一陣稀里嘩啦的聲音響起,那光頭就直接被林辰一腳踢得倒退了回去,連帶著另一個壯漢一同癱坐在過道上。

頓時整個車廂裡面就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幕,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這劇情不應該是這麼發展的啊?

而杜雨薇,也沒有想到坐在自己旁邊的小子,居然這麼的厲害。

自恃閱人無數的她,也不得不承認,今天是看走了眼。

一出手就踹翻兩個人,若不是親眼所見,絕對不會相信是這個高高瘦瘦青年,所能夠做到的。

一腳踢翻兩人之後,林辰蹭的一下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看著兩人,冷聲說道:「你們不是要廢掉我嗎?現在我就在這裡,就看你們有沒有那個實力了!」

癱坐在過道上的兩人當場變幻了臉色,連忙對著林辰求饒道:「這位大哥是我們兄弟兩有眼不識泰山,再也不敢了,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吧!」

「滾!」

林辰眼神厭惡的看了兩人一眼,再度喊了一個滾字。

「好好好,我們這就滾。」那兩人如小雞啄米般的點頭,只是誰也沒有看到兩人眼中閃過的狠厲之色。

眼看著兩人就要起身,但就在這時,兩人卻都十分默契般的對著林辰一拳打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林辰臉上卻並未露出絲毫的慌張神色,而是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弧度,腳步微微一踏,藉助一股強大的反衝力,如風般的呼嘯而出,抬手點在了兩人的胸前的膻中穴上,速度之快,簡直叫人眼花繚亂。

「哎喲,疼死了!」

下一瞬,凶神惡煞的兩人就紛紛在痛苦的哀嚎打滾了起來,鼻涕眼淚一把流。

「還不滾?」林辰波瀾不驚的看著地上痛苦哀嚎的兩人,剛才擊中兩人的膻中穴看似痛苦,實際上沒有什麼傷害,半個小時就會結束痛苦。

「我們……這……就滾蛋」

這下兩人徹底被林辰給打怕了,他們今天算是踢到了鐵板,一塊足踢斷腳的鐵板,慌不擇路的向著另一節車廂跑遠了。

「好,幹得漂亮!」

這時四周響起一陣熱烈的鼓掌聲,對於這種地痞惡霸,他們可是深惡痛絕,這種大快人心的事情怎麼能不叫人滿心歡喜?

「嗯……那個你能不能先放開我!」

以雷霆手段將那兩個地痞惡霸趕跑之後,林辰還來不及鬆一口氣,耳邊就傳來一道怪異的聲音。

林辰下意識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這才注意到杜雨薇竟然還在自己的懷裡。

只是他並未注意到,杜雨薇原本有些羞紅的臉色,在瞬間就變得僵硬起來。

覺察到氣氛不對勁,林辰這才恍然回過神來,連忙乾咳了兩聲鬆開了杜雨薇,神色也有些不自然說道:「那個杜小姐不好意思,一時疏忽忘記還抱著你!」

聞言,杜雨薇眼裡閃過一抹幽怨,猶豫了一下,臉上還是勉強露出一抹笑容道:「沒事,說起來今天還是要感謝你!」

看到這位冰山大美人,竟然罕見的露出一抹笑容,林辰也不由的看得微微一呆,下意識笑道:「笑起來比板著一張臉好看多了!」

誰知他這句話一說出來,上一秒還展顏帶笑的精緻容顏,在下一秒就變得比鍋底都還要黑。

「你看窗外的景色不錯!」看到杜雨薇再度變幻的臉色,林辰意識到自己似乎又說錯話了。

心中滿是鬱悶,跟這種冰山冷美人打交道,還真是叫人感到頭疼無比。

原本以為谷思柔就已經算是夠冷漠了,現在看起來,這位杜雨薇杜大小姐,似乎遠比谷思柔還要冷漠。

好在經過剛才那兩個地痞流氓一鬧,兩人之間也算勉強打開了話匣子。

雖然基本上都是林辰在問話,而杜雨薇只是勉強的回應兩句。

隨著時間的流逝,林辰也算基本對這位有幸同程的大美女,有了一個初步認識。

杜雨薇此行前往的目的地,跟他是一模一樣,也是前往金陵市,似乎還是某所高校的副教授職稱老師,是請假回來處理個人私事。

這引起了他強烈的好奇心,真是沒看出來,這杜雨薇竟然還是副教授職稱的高校老師,不由的便多嘴一問道:「原來是杜小姐是讓人尊敬的人民教師,難怪氣質有些出眾,不知你在哪所大學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