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小心翼翼的拿出了背包里的特效藥,一口悶了下去,連水都不用喝。

蕭淺不知道的是,她拿錯了葯,那瓶給林梓寒的葯現在已經被她給吃了。

她躡手躡腳的走到大床旁邊,林梓寒正想辦事呢。

「林梓寒,看看我是誰?」

身邊突兀的傳來陌生女人的聲音把林梓寒嚇了一跳,一看竟然是那個厚顏無恥給她寶貝下藥的女人,林梓寒瞬間怒了。

「蕭淺!」

「你來做什麼?不想死你就給我滾!」

「我來做什麼?」蕭淺看着俏臉發寒的林梓寒笑了笑:「我來當然是替你入洞房啊,你和小美人的葯是我下的!」。 裴蘿婉看着被十幾人攻擊圍困的徐真,也不管徐真之前的吩咐,戰斧一提,就要衝上前去。

這個時候。

嗡——

一聲嗡鳴之聲陡然從徐真的周身響起,隨後在他本是紅芒的周身再度泛起一圈土黃色的屏障。

而那半空中的十幾人此刻不知為何忽然身子一軟,搖搖欲墜,各自施展出的技能也是忽隱忽現。

「土龍波。」

一聲龍吟,自徐真身後響徹而起,大地震動,裂開一道溝壑,一條泥土凝聚而成的土龍頭顱探出,張口仰天一吼,龍吟之聲貫穿楚家眾人的耳膜。

十幾人轟然落在地面,抱着頭顱,劇烈的哀嚎著。楚海口鼻此刻都已經滲出血液,那是被土龍波的聲音攻擊震傷了內臟。

徐真右臂蓄力,無刃猛然一揮,楚海的身體也像是空中落葉,狼狽不堪的摔落在幾米之外。

楚天凌的目光中終於露出了驚慌之色,他望着躺在地上抱頭哀嚎的眾人,大喊道:「吃了狂力丹,殺了他,殺了他!」

聽到楚天凌的叫聲,楚海等人當即從懷中摸出一個玉瓶,各自倒出一枚赤紅的丹藥,拍進口中。

徐真不知道什麼是狂力丹,耳邊便聽到裴蘿婉着急的聲音:「不能讓他們吃下去,那是狂戰師以自身狂氣凝練而成的丹藥,戰師若吃下去,短時間內便能擁有狂戰師一級的力量。」

裴蘿婉落在徐真旁邊,面色緊張起來:「徐真,吃下狂力丹,這些人便會被狂氣支配,根本不知道疼痛,除非將他們一擊必殺……」

「哈哈哈!混蛋!這些狂力丹原本就是打算爭搶星辰圖所用,現在正好用在你身上,我要你碎屍萬段。」

徐真眉宇微蹙,看着周身縈繞起赤紅靈氣的楚海等人:「蘿蔔,你離遠點!」

「徐真……」

徐真側首露出一個笑容,大手一把拍在裴蘿婉的翹臀上:「我可沒說,殺不了他們。」

裴蘿婉被徐真拍的全身如同過電一般,無語地瞪了徐真一眼:「壞蛋!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不忘占我便宜。」

徐真單手握著無刃,目光望着身前的楚海等人。此刻的他們,臉上爬滿赤色的紋路,意識彷彿真的被吞噬了一般,仰天一吼,那聲音不像人聲。

隨即從楚海等人身上迸發出強勁的靈氣波動,如同颶風掠過徐真的身體,徐真此刻心跳加速,這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強烈的壓迫感。

右手一翻,戰力丹連同真·爆氣丹握在掌心,一把拍進口中。徐真的屬性再度得到強化,周身同樣縈繞起強烈的靈氣波動。

楚天凌的笑聲嘎一下戛然而止。

「殺了他!給我撕碎他!」

十幾人忽然暴起,如同十幾道赤紅鬼魅一般,速度之快一時間讓徐真有些適應不來。

嗤啦!

一人的手爪劃過徐真的衣服,靈氣蔓延出來正好劃破徐真的胸膛,鮮紅的血液頓時流淌而出。與此同時,楚海等人也是棲近身前,狂力丹已經讓他們忘記使用靈寶,只依靠身體本能的攻擊。

徐真橫起無刃,盡數擋下楚海等人的攻擊,一番交手,徐真也適應了他們的速度。

擊飛數人,徐真借力倒飛出去,看着那幾名應該被無刃砍碎手骨的人,此刻再度撲了上來。

「麻痹術。」

楚海等人身子一滯,只是瞬間便再度發瘋一般撲了上來。

「哈哈哈!你竟然還會精神技能,只可惜服用狂力丹的人已經沒有自我意識,你的精神技能影響不了他們。」

裴蘿婉提着戰斧,聽到楚天凌的叫囂,舉起戰斧便是沖向楚天凌。

楚天凌一見裴蘿婉這個怪力女沖了上來,嚇了一跳,連忙從地上撿起一把刀類靈寶。他被徐真王霸拳掄成重傷,九級戰師的修為能夠發揮出四成都算不錯的了。

「狗賊!我要你的命!」

裴蘿婉高高躍起,本就力猛,重力加速度之下,烏金戰斧更是劃破空氣,整個斧刃泛起熱氣,鎖定楚天凌的天靈蓋。

楚天凌瞳孔一縮,本能告訴他,不躲掉這一斧頭,必死無疑。下一刻,楚天凌便是使出了吃奶的勁,猛然跺地,借力倒飛出去。

就在楚天凌倒飛出去的瞬間,裴蘿婉的斧刃落在了楚天凌所站之地。

轟隆隆

這條官道都在顫抖,地面塌陷下去,形成一個深坑,如同蚊香紋路一般,蔓延出去。

楚天凌咽了咽喉嚨。

「媽的!這是什麼怪力!」

裴蘿婉一擊落空並沒有停下,手中戰斧轟然甩出,如同迴旋鏢一般,飛向楚天凌,幾乎是呼吸之間到了楚天凌的身前。

原本還有些慶幸的楚天凌倉促之間揮起手中刀砍在戰斧之上,鐺的一聲,楚天凌面色一變,雙手一麻,手中靈寶脫手而出。讓他鬆了一口氣的是,戰斧旋轉軌跡也發生了變化,擦身而過。

「為了一個破東西你居然想殺了我們,給我去死!」

楚天凌果然抬頭,視線中裴蘿婉的右拳越來越大。

咔嚓!

楚天凌哇的一聲被一拳擊飛,他能夠清楚聽見自己的臉骨碎裂的聲音。

砰地一聲,整個人撞在路邊的一棵大樹上,被隨後而來的裴蘿婉抓着頭髮,再次享用了一頓包子拳。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楚海等人此刻的狀態也是不堪入目,手臂雙腿有的幾乎斷完,但即便如此,在狂氣的驅使之下,這些人依舊悍不畏死的沖向徐真。

「土龍波,厚土之拳還有精神技能都已經對他們沒有作用。看來只能施展暗夜修羅斬了。」

徐真輾轉騰挪之際,腦海里思考着如何一擊必殺楚海等人,結束這場戰鬥。

「啊啊啊啊——」

十幾人竭力的嘶吼著,四肢斷了就用身體,用頭顱,如同速度極快的喪屍。

徐真一腳踢開楚海,手中無刃也是砍飛幾人,借力倒飛出去。深吸了一口氣,雙目微閉,無刃握在胸前。

「霸絕天下!」

「大地守護!」

「精神屏障!」

徐真的體表,紅芒滾動,而後土黃色大地之力蔓延纏繞,隨之在他的周身形成一個四方形的精神力屏障,三種技能將徐真籠罩其中。

無刃握在胸前,一絲絲黑褐色的氣緩緩爬上無刃,讓本就漆黑如墨厚重無比的無刃更是顯得詭異非常。

屏障之外,楚海等人不留餘力的瘋狂攻擊著精神屏障。徐真站在其中,血液已經浸濕了他的衣衫,這些血有他自己的,也有楚家眾人的。

砰砰砰……

精神屏障終於無法承受十幾名戰師的同時攻擊,如同玻璃碎裂的聲音突然響起,精神屏障隨之消失。

「啊啊啊!」

楚海油膩肥碩的身體第一個衝到徐真的身前,滿是血色紋路的雙手瘋狂的砸在徐真體表上的大地守護屏障上。

徐真依然微閉着雙目,胸前無刃已經變的巨大無比,散發着黑夜一般森涼的氣息。

突然,微閉雙眸的徐真睜開雙眼,望着身前的楚海等人,嘴唇微動:

「刀斬肉身,心斬靈魂!」

「黯夜修羅斬!」

徐真雙手劈出無刃,那纏繞在無刃之上的黑褐色的氣如同一股黑光爆發出來,形成一個彷彿修羅鬼面的身影,握著黑光一刀揮出,一個交叉型的攻擊形態,彷彿掀天揭地,向著楚海等人斬去。

轟!轟!轟!……

氣爆之聲不絕於耳。

咔!咔!咔!咔……

地面破碎之聲接連不斷。

楚海第一個接觸到暗夜修羅斬的,肥碩的肉身瞬間碎成四段,緊接着被黑光淹沒,瞬間成為乾屍。

緊接着一人兩人三人十幾人,都撲在暗夜修羅斬之上,被剿殺成碎肉,被黑光化成乾屍。

暗夜修羅斬一往無前,順着官道一直前進了幾百米,在地面留下了兩道巨大的溝壑,黑光才淡淡地消失。

徐真劇烈的喘息著,雖然暗夜修羅斬消耗的是靈氣,但是卻耗費著徐真的心力,如今戰鬥結束,徐真也是放鬆下來。

咔咔咔!

突然,徐真手中的無刃傳來碎裂之聲,無刃的刀身如同破碎的玻璃,一塊一塊的掉落在徐真面前。

【無刃超負荷施展技能,巨大的靈壓震碎了無刃。宿主可以消耗無限積分對無刃進行修復。】

徐真一愣,看着手中只剩刀柄的無刃,將其收進了空間之中,等回到徐家再修復無刃。

裴蘿婉也是被黯夜修羅斬的威能震驚的好半天才回過神,看着狀態不好的徐真,裴蘿婉跑到徐真的身邊,攙扶着他。

「徐真,你流了好多血……」

裴蘿婉的臉上滿是心疼,雙眸中似乎快要落下淚花。

看着裴蘿婉的樣子,徐真嘿嘿一笑:「蘿蔔,你在心疼我嗎?」

感受到屁屁上一隻大手正在肆意妄為,裴蘿婉嬌嗔地哼了一聲:「臭徐真!害我還在擔心你,你真是色心不改,死變態!」

「哈哈!我就喜歡看你這種時候的表情,又好玩又可愛。」

「雖然你在誇我,但我不會原諒你占我便宜的。」

裴蘿婉故作生氣的推了徐真一把,好傢夥直接推出去幾米之外。

「啊!我可是傷員吶!你就不能溫柔點?」

「對付你這樣的色狼,溫柔只會讓你得寸進尺。」

徐真呵呵笑着,拿出止血丹藥吃了下去,身體上的傷口頓時結痂,不再流血。

「蘿蔔,楚天凌呢?」

裴蘿婉指著遠處的一棵大樹。

徐真放眼望去,不禁打了一個激靈。

「蘿蔔,你不會這樣對我吧?」

裴蘿婉揚著下巴,奶凶奶凶的說道:「哼!本姑娘可不是好惹的,要是你敢占別人的便宜,楚天凌就是你的榜樣。」

徐真看着死相凄慘無比的楚天凌,咽了咽喉嚨。但是轉念一想,裴蘿婉這話里的意思有點意思啊!

。楊嘉一句你特么誰啊,讓演武場所有人都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伊莎貝爾是誰?

自從琿丹戰王的長子韋軍滋心智失衡后,作為次女的伊莎貝爾便挑起了大梁。

並且,聽說在去了一次地下城后,伊莎貝爾便性情大變,終日於家中苦練,並且集百家之長。

要知道,人類在15歲到20歲

《地下城的一千萬種活法》一七四:我已今時不同往日 兩人目送宮尚琴離開。

中華老曲庫看了一眼張明宇,問道:「宮小姐的狀態有些不對啊?初見偶像你太激動了,以至於忽略了宮小姐,我的錯啊!」

「沒事……哦,對了,還不知道你真正的名字呢?」

「叫我老曲庫就行!」

「……」

張明宇很無語。

怎麼一個個都這麼喜歡隱藏自己的名字?

前有小了白了兔。

後有中華老曲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