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天上的雲霧飄渺,隨着陽光的出現,山露出來了,一眼望去都會覺得身處仙境…

陽光下的高山森林就像畫家精心繪製的一幅畫,林間的溪流靜靜地流淌,清澈見底,成群結隊的魚蝦,在水中自由而快活地游弋。大森林又是一個巨大的寶藏。又酸又甜的野果掛滿枝頭,鮮嫩的蘑菇遍佈林間,此外,還有人蔘,靈物等名貴藥材。

是的阿瓦隆和以前不一樣了,不知從何時起,生物也越來越多了,難道是以前被封印了嗎?現在沒了封印它們也就出來了。

原恩夜輝來到浴室,將身體清洗乾淨后,用毛巾包裹自己,來到葯浴用的浴缸旁邊,伸出雪白的小腿試了一下,隨着聖光閃過,少女只有漂亮的小臉露在外面了。

渾厚的藥力順着皮膚滲透進經脈,打了原恩夜輝一個措施不急,她連忙屏氣凝神,牽引著魂力在經脈力運轉大小周天,葯浴散發出的熱量已經將她的小臉蒸的通紅。

這時候,其他藥物的作用發揮出來了,一股清涼的氣息讓原恩夜輝煩躁的心平和下來。

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當原恩夜輝將藥力吸收的差不多的時候,狂暴的藥力直接沖向她的體內。

「吼!」

原恩夜輝,臉色一白哼了一聲,龍的威壓使得她的魂力運轉的停滯了一會。

趙明宇最後加入的瓶瓶罐罐裏面的藥劑起效果了,原恩夜輝這時候意識到真正的重頭戲來了,剛剛只不過是開胃小菜。

藥力只是很唬人,原恩夜輝感受下來這是按照她的身體素質來的,隨着時間的流逝,少女的魂力運轉越來越快。

隨着一種奇妙的感覺傳來,她的魂力突破到四十五級了,這個學年她比任何時候突破的都快,從三十九級到現在的四十五級。

原恩夜輝認真吸收剩餘的藥力來穩固…

趙明宇看天上快黑了,結束了一天的修鍊,最近一直在幻境修鍊,高的精神狀態有些不好,不過一切都是值得的。

「要是以前我能這樣,釣一個月魚不香嗎?唉。」趙明宇又揉了揉頭,喝下了安神的藥劑。

「魂力五十三級了,應該要不了多久就五十四級了,在史萊克學院升了五級,我真是太厲害了。」趙明宇捂住自己的臉狂笑起來,沒人的時候他就放飛自我了。

隨着安神藥劑起作用了,趙明宇的精神也造成起來,最近的兩個多月他在幻境裏面度過了兩年…

時間與空間的改變讓他精神混亂,無論身體精神都處於過勞狀態,要是一口氣沒上來,指不定就涼了,全靠這種藥劑支撐著。

不過這一切也是值得的,他的、魔術突飛猛進,他算上搞懂了,如何強制契約惡魔,如何鎖定邪惡…

趙明宇腦袋都要想破了,現在就剩下實戰演習了。

趙明宇連通了一下外面的信號,通訊器響了一下,一封短訊傳來。

「小宇,下個學期結束,你就要回家族接受爺爺的試煉了,他老人家不想在重蹈你爸爸的故事…你要好好努力…」

趙明宇回復后,想了想大概是因為老爸修鍊不認真,所以才把期待壓在他身上…

「整天神神秘秘的,爺爺我都沒看見過,哎呀,看我老爸,老媽就知道他很嚴格了,連來看娜兒de時間都沒有,也就只能打打電話聯繫…」趙明宇直接倒吸一口涼氣!阿瓦隆都要變熱了。

舒展了一下身體,趙明宇站在雲頂之上,太陽就要落山了,紅彤彤的圓球掛在天空,晚霞是橘紅色的,一道連着一道,一片接着一片,夢幻一般。漸漸地,圓球變成半圓,越來越小,太陽落下了地平線,把最後一抹晚霞也帶走了。

最後的光芒照射在樹葉什麼,映入趙明宇色眼帘:「不管看多少次,這個世界永遠都無法讓人感到厭煩…」

趙明宇什麼也沒有做,就這麼站着休息了快一個小時,他深吸一口氣,人已經來到原恩夜輝的房間外面了。

趙明宇明明感覺好久沒休息了,但一看日曆才過去一個月,這種虛幻感一直衝擊着他的心靈。

來到這後趙明宇就坐在椅子上一邊修鍊一邊等她了。

隨着門輕輕的打開,原恩夜輝穿上趙明宇給她的衣服,還挺合身的,亭亭玉立的少女輕步走了過來,沒忍住用手指輕輕的碰了一下趙明宇…

「結束了嗎?那就送你出去吧,葯浴的話,一周一次吧,不過以後的效果會沒這種好…」趙明宇隨手一揮原恩夜輝已經回到了她的宿舍…

「邪魂師,我也接觸不少了,對付他們的道具我也認真研了,先做一個試試吧!」趙明宇往魔術工坊而去!

原恩夜輝還有話想跟趙明宇說就被她傳送出來了,還有她的衣服夜也沒有帶出來…

少女輕跺了一下腳,就往床鋪上去在上面打滾:「到最後也沒能好好溝通,這次葯浴又要多久資源啊,總感覺一輩子也還不上了。」

原恩夜輝的魂力已經鞏固的很好了,按照這個修鍊下去,突破魂王值日可待。

趙明宇正在用魂力刀在破邪劍上面刻着銘文,他的速度不緊不慢,一氣呵成。

用手拂了一下額頭,趙明宇收起了三把破邪劍,總會有用到色一天。

趙明宇看了一下通訊器,原恩夜輝的消息來了:「忘記帶衣服回去了…」

趙明宇出現在她宿舍外面,斗羅大陸的也是深夜了啊,他敲了敲門。

過了一會原恩夜輝才打開門,趙明宇走進去反手把門鎖了,兩天就來到了阿瓦隆。

「去吧,下次注意點。」趙明宇站在一旁等她。

原恩夜輝還以為趙明宇會拿着衣服給她呢,她失算了。

將衣服收好之後,原恩夜輝思考了一會才來到趙明宇面前詢問:「你實力這麼強是這麼修鍊過來的。」

「天賦好…」趙明宇淡然道。

「你就不說說怎麼努力法嘛,哪怕天賦再好不努力也提升不了多少啊!」原恩夜輝不解。

「或許是本能的不安感催使我變強?好了我送你回去,下周見…」趙明宇開始瞎說。 「沒什麼好考慮的,第一,我沒興趣做別人的徒弟,第二,我也不在乎他們是不是會對我刮目相看,音樂這種東西,我確實挺喜歡的,只是,它只作為平常的一個調劑品而已,我並不打算往這方面發展。」

蘇念說完,在余中四看不見的地方露出一個自信的微笑來。

看看,她這逼裝的。

非常奈斯!!!

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心痒痒。

雖然她確實不打算當余中四的徒弟,但她現在還是可以多引起余中四關注,最後讓余中四折服在她的音樂天賦上,最後來個忘年交啥的,借余中四的關係打入華國音樂大佬們的內部去。

蘇念把一切都計劃的很好,並且非常努力的在實施。

余中四都快要被蘇念的話給震驚死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蘇念一副不願意多聊的樣子,打算推門進去了。

余中四伸出手想要阻止,但是伸到一半想到什麼,又慢慢縮回了手。

那曲譜是很驚艷,但是不代表從此以後蘇念的作品都可以如此讓人驚艷,既然蘇念沒有這方面的意思,他上趕着去幹什麼?

他好歹也是一個大佬啊。

他不要面子的嗎?

不答應就算了,還有蘇清雅呢。

蘇清雅確確實實是一個才女,毋庸置疑。

余中四這麼想了一會,心情平復下來,重新回到琴房裏面去,看見同樣跟仙女一樣的蘇清雅正在專心的練琴,瞬間舒心了。

還是這樣乖巧的人做徒弟最好,不然像蘇念這樣的,他那麼大年紀,不得被氣死?

腦子裏還是在想着那半張曲譜,戀戀不捨甚至非常想要知道下半部分,但是腦中的另一個聲音又在說,她剛剛那麼囂張,一點也不願意當你徒弟,還要湊上去幹什麼,所以,余中四隻得不斷想這些事情,來壓制住自己的想法,似乎也是在說服自己,蘇念不願意就算了,他何必就要蘇念往音樂方面來呢。

蘇清雅多好啊。

做人啊,不能太貪心,他總不能收兩個徒弟吧。

當初自己定的規矩,收最後一個關門弟子,不能自己打臉。

余中四深呼吸幾次,然後指出蘇清雅的幾個錯誤,又借口去洗手間出了琴房。

徒弟可以不當,她不想認自己當師父那就算了,不強求。

但是討論一下曲譜音樂這些總是可以的吧。

就很正常的聊天而已。

他一定要知道下半段是什麼,不然他寢食難安,輾轉反側!!!

余中四被那張皺巴巴的紙勾出了關於音樂的饞蟲,不知道後半段,他是不會甘心的。

……

蘇念一隻手撐著腮幫子,右手拿筆在紙上寫着什麼,聽到外面的敲門聲,嘴角上揚起了輕微的弧度。

這個時候敲門的,很大可能是余中四。

看來,他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喜歡音樂。

人嘛,一旦被勾起了某種興趣,就會特別的想要知道接下來的事情或結果,不然啊,那心就跟貓抓似的,難受。

抬起那薄薄的一張紙,蘇念看着下半部分的曲譜,滿意的嘖嘖兩聲。。 「我弄死你!」

劫匪狠毒的低吼,匕首朝着天鵝頸劃去。

顧蔓瑤到手抓住握著匕首的手腕,掌心用力,「啪嗒」一聲,匕首脫落掉在腳邊,踢出幾米外。

一個轉身,劫匪的手背在後背,疼得悶哼一聲。

顧蔓瑤抬起腳踢在他的腿窩,劫匪單膝跪在地上,「姑奶奶我錯了,我這是第一次,饒了我吧!」

「呸!」

顧蔓瑤啐一口,「你都要殺了我,現在讓我饒你,做什麼春秋大夢呢?」

「我真錯了,姑奶奶,我真是頭一次,家裏窮沒辦法才出來干這種勾當,誰成想第一次就碰到您了!」

劫匪一把鼻涕一把淚。

「把錢拿出來!」

顧蔓瑤又踢在他另一個腿窩,迫使他沒有任何反攻餘地。

「好!好!我拿!」

劫匪左右兜里掏乾淨,幾張百元大鈔放在地面上,「姑奶奶就這麼點,沒有了,真的!」

顧蔓瑤俯身抓起錢美滋滋的塞進口袋,鬆開手,對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腳,「開車,送我去壹酒店。」

「好嘞,好嘞!」

劫匪連滾帶爬的鑽進車裏,驅車離開。

顧蔓瑤轉過身望着漆黑的夜色里,彷彿那道身影就隱藏其中。

莫名讓她感到很安全。

壹酒店門口,顧蔓瑤和執勤的警察叔叔舉報司機是劫匪,又省了車費,又立了功,兩全其美。

酒店門口,黑色保時捷停在正門口,車牌號碼正是她倒背如流的,停在車前,暗暗嘀咕,「余年怎麼會在這裏?」

顧不上太多,她大步衝進酒店,直奔2231。

「您好,客房服務。」

顧蔓瑤用手擋住貓眼,甜甜喊一聲。

「小寶貝,你可讓人家等……」

門內人見到她,臉色一冷,「你是誰!」

「我是你霸霸!」

顧蔓瑤顧蔓瑤一拳搭在對方的臉上,大步走進房間,將門反鎖。

「你……你想做什麼!?」

男人捂著大臉,怒火中燒,指着她,低吼著。

「當然找東西。」

顧蔓瑤坐在桌子旁,敲打着鍵盤,「密碼。」

「什麼密碼,你趕緊走,不然我報警了!」

男人拿出手機撥通報警電話,威脅著。

「好啊,你現在就報警,讓警察叔叔查一查你這電腦裏面到底有什麼好東西,他們一定會喜歡看。」

顧蔓瑤單手托腮,懶洋洋的笑着,雙腿微微交叉,輕哼著小曲。

「你到底什麼人,怎麼會知道電腦里的東西?」

他掛斷電話,一臉的驚愕。

「別廢話,說密碼。」

顧蔓瑤催促着。

「勞資憑什麼告訴你,我成文還怕你一個女人不成!?」

成文拽起手邊的酒瓶,朝着她衝過去。

顧蔓瑤抬腳踹在桌子上,椅子慣性後退,成為舉著酒瓶撲在面前,她抬起胳膊,肘關節重重砸在他的背部。

成為悶哼一聲,趴在地上,疼暈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