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通與喬供奉一前一後踏進房裏,很快地,裏頭的碰撞聲休止下來,不過當周海想要打開門察看情勢如何時,一道大喝「讓開!」后,門被巨力踢飛,空心橫抱周紫靈在周通與喬供奉一前一後的照護下踏步飛起。

周海見狀也立刻抱着妻子追上,回頭向周魁吩咐道:「散了看熱鬧的人!」

周魁只能按捺下擔憂的心緒,吆喝聚集在周圍的弟子,叫他們回去做自己的事,確定沒有人停留後,這才帶着葉缺與風清離開。

在霸刀宮廣大的腹地左彎右拐之後,周魁帶着兩人來到周通隱密的居所,因為門向外敞開,他直接走進去。

葉缺與風清對看一眼,一前一後走進房,頓時感到一股寒氣撲面而來,透過人縫,可見周紫靈從脖子到腳都被綁滿困龍繩,皮膚上的可怕筋絡已經消退,眼睛緊閉,呼吸均勻,陷入沉睡。

「爹,這寒玉床真的有效!」周海神情振奮地望向周通,後者面容上的嚴肅卻沒有減少哪怕是一絲一毫,讓周海臉上的笑意消散,「爹…

「寒玉床確實暫時凍住烈日經脈,但是這次大白天就發作,只怕入夜後….通臉色沉重無比。

「紫靈啊!」林美玉撲到女兒身上,高聲痛哭。

周海看着妻女,從臉色不難察覺心痛如絞,「爹,不如我們這一次試試用寒氣阻止烈日經脈?」

周通微微點了頭,「可以試試。」卻心想這寒玉床已經是聚寶閣用盡人力物力打造出來的至陰至寒之物,若是都沒辦法壓制烈日經脈,又有什麼能呢?

喬供奉突然說話了,「我找那婆娘過來,她應當幫的上忙。」

「好。」周通點了頭。

所有人看着周紫靈,房內的氣氛壓抑又悲慟,就在這時,一道興奮的叫聲穿進房裏。

。 葉南天已經從葉輕眉口中,得知了當日那一戰的具體情況。

作為龍門之主,葉南天對米迦勒自然是非常熟悉的。

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米迦勒身上居然藏了粒子光束炮這樣恐怖的終極手段!

這簡直就是人形兵器……

更誇張的是,承受了粒子光束炮轟擊的秦風,居然活了下來,還完成了反殺!

簡直不可思議!

「還好人活著!」

葉南天喃喃自語的感慨道。

如果天策戰神死了,那對整個華夏武道,都會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葉輕眉在床邊坐了下來,端詳著秦風的面孔,目光中露出複雜的神色。

「真沒想到,你居然就是天策戰神……」

如果早知道是這樣,她對秦風,一定會是另外一種態度!

天策戰神,值得所有華夏人尊敬!

不過至少現在,真相大白了,無論如何,她都不會讓秦風再出現任何意外!

還有,這一次爭奪天魂等,千門扮演的不光彩角色,她也不會放過。

龍門和千門之間,本來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

只是光憑龍門一家的實力,也難以將千門滅掉!

但這一次,在天魂燈的爭奪之戰中,千門損失極其慘重,犧牲了許多高手。

這就給了龍門一次最好的機會!

「爺爺,這一次我們的機會來了,千門損失慘重,正是和他們開戰的最好時機!」

葉輕眉直接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一旁,葉南天聽到這話愣了愣,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千門現在還有多少實力?」

「大部分高手,都已經在天魂等的爭鬥中犧牲,而且我打探到最新消息,趙龍已經帶著兒子趙豪離開了千門,下落不明!」

葉輕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一定是知道了秦風就是天策戰神,然後又看到米迦勒也被天策戰神斬殺,嚇破了膽,不敢再回去!」

葉南天眼中精芒一閃,「好,那就聽你的!」

「千門這塊毒瘤,也是時候該清除掉了!」

龍門雖然位於海外,但一直心裡向著華夏的。

龍門麾下的戰士,更是為華夏做了不少貢獻,暗地裡也得到了華夏的支持。

不然的話,葉南天不可能將華雲這樣的醫學泰斗請到總部來給秦風看病。

而千門就不一樣了,總部直接建立在米國。

仗著在海外的優勢,私底下和米國勾結,做了不少見不得人,損壞華夏利益的勾當。

說是米國的走狗一點也不為過!

正好藉助這次機會,一舉將千門消滅!

……

返回總部后,葉南天立馬召集所有龍門高層,展開了一場會議。

會議的內容,就是消滅千門。

「門主,這個決策太冒險了,還請您再考慮考慮!」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門主還是再商量商量吧……」

「我支持門主的決策,勞資早就看千門不爽了,現在連趙龍那混蛋都不知所蹤,正是下手的最好時機!」

「我支持,一定要把米國的走狗滅掉!」

聽到葉南天的決策,所有龍門高層成員都吃了一驚。

旋即,紛紛做出表態。

葉南天的實力和威望是毋庸置疑的,但在龍門,也不完全是他一個人算。

場上分成了兩個派系。

一派站出來反對,認為葉南天的決策過於草率,還需要從長計議。

而另外一邊,就是主戰派!

這一排,全都是龍門的頂尖高手,一腔熱血,對千門更是充滿了仇恨!

葉南天眼珠子轉了轉,笑著道:「好了,各位長老,你們願意出戰的,便隨我一同出戰!」

「不願意動手的,就留下來,負責看守總部,如何?」

這話一說,那些不願意出戰的,反而不答應了。

要知道,真滅掉千門之後,必定可以瓜分千門留下的資源和利益!

如果他們不跟著去,到時候好處豈不是全讓那些主戰派得到了?

「門主,我決定還是跟您一塊去!」

一個長老飛快的改口道,完全沒有為自己的做法而感覺臉紅。

「門主,你這話就太見外了,咱們龍門從來都是一致對外,既然決定要對付千門,那就大傢伙一起上!」

其餘人也紛紛改口。

雖然知道會存在巨大風險,但利益動人心!

眼下,他們只能跟著葉南天拼一把了。

葉南天哪裡看不出這些老狐狸的心思,當即大笑起來。

「好,那就這麼決定了,現在各個長老以最快速度著急你們的部下!」

「趙龍和趙豪下落不明,趁著千門還沒有反應過來,我們迅速對其動手,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是!」

眾人紛紛領命。

……

會議結束之後,整個龍門迅速運作了起來。

在外面執行任務,休假的高手,全都受到了來自總部的最高級郵件。

這郵件內容十分簡單,只要求他們以最快速度返回總部,準備接受任務!

看到郵件級別後,龍門一眾高手立馬意識到,龍門絕對發生了大事情,這才召喚他們回去!

……

短短几天之間,海外各地的龍門強者,都以最快速度回到了總部。

成千上萬名高手,同時聚集在了一起!

長老們也沒有隱瞞,將接下來的計劃,告訴了這些高手。

「各位都聽清楚了,接下來,我們要對千門展開全面戰爭!」

「這一次天策戰神和米迦勒的大戰之中,千門損失慘重,犧牲了不少高手,如今正是他們實力最弱的時刻!」

「消滅千門字后,我們將會接管千門的所有地盤!」

這話一說,龍門回歸的各路高手紛紛興奮起來。

千門,是海外第二大勢力!

尤其是大本營位於米國,每年都有著豐厚的利潤!

如果能將千門的地盤接收,龍門不僅可以迅速擴張,還能將手伸入米國境內一些領域!

而他們自然也會從中得到巨大好處!

「殺!」

「殺光千門!」

「千門這些米國走狗,早就該死了!」

緊急回歸的龍門高手,鬥志昂揚的開始準備迎接戰鬥!

看到這一幕,龍門高層長老也是躊躇滿志,激動的開始布局!

千門,畢竟是第二大華夏海外勢力,不是說滅就能輕鬆滅掉的!

。 盛夏打開門進去,裏面一群正在說話的人被這動靜打亂了,紛紛回頭看着盛夏。

有人認識盛夏,趕緊起來喊了一聲:「言太太?」

盛夏站在門口,背對着光,眼眸微微低垂,誰也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緒。

但是她站在那裏,周身的氣氛就顯得有些不對勁兒。

「滾!」

盛夏好半天才吐出這麼一個字!

這群女人原本就是拿錢辦事,只是來陪言景祗做戲而已,看見正主來了,自然不會留在這裏,免得傷及無辜。

一群女人趕緊起身離開了,誰也不敢繼續留下來了。有些膽大的在臨走的時候還看了一眼站在門口的盛夏,覺得盛夏可怕死了。

包廂里頓時安靜了下來,只剩下言景祗和盛夏兩個人了。

言景祗收回了看盛夏的視線,他略微擰眉問:「你來做什麼?」

盛夏這才抬起頭來,眼中的兇狠已經蕩然無存了。

她走到了言景祗的身邊,看着言景祗說:「景祗,我們該回家了!」

言景祗面上閃過一絲不耐煩,他從口袋裏掏出煙來,惡趣味的對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盛夏吐了一口。

盛夏被這煙味熏得眼淚直流,嗆得不行,心底卻是十分的失望。

言景祗知道她不喜歡看見他抽煙,所以後來他當着自己的面,不會抽煙,更不會讓自己在他的身上聞到煙的味道,但是現在……

盛夏很想上前奪過他手中的煙,但是她不敢,怕言景祗會生氣。

盛夏揮揮手讓面前瀰漫的煙散去,她微微皺眉,表情依舊有些冷漠:「我們回家。」

「盛小姐。」言景祗掐滅了手中的煙,他神色平靜地說:「我想盛小姐已經明白我的意思了,要走你自己走。」

「你要留在這裏做什麼?」盛夏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