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是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是閔宏教授沒這麼多精力。而且有些東西也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真正能言傳的東西,也不會很多。

而且,陸成本來一直走的路子,都有點『來歷不明』,有了一定的基礎之後,就未必一定要按部就班地來走。

不過陸成還是有補充了一句,問:「師父,那您覺得,我去之前,是不是也要給李東山教授說一聲啊?」

陸成也覺得有點蛋疼,現在他不管做什麼決定,至少要彙報的人都有三個,一個是他大多數時候的真正帶教老師,林輝。自己畢業還得靠他,雖然自己現在已經列舉了兩個臨床課題,但是課題的流程到現在都還沒走完,都是林輝安排人在跑各個地方。

第二個就是閔宏和李東山。

李東山對陸成的情意,其實比閔宏還要大一些。畢竟自己剛來的時候,是周玄青教授問李東山要的博士名額,而不是閔宏。閔宏是中途給的。

閔宏也知道陸成當前的身份,便道:「這個你不用擔心,李東山那邊我自會去說的。我相信他也是會同意你去常市的。」

「後面一段時間,李東山教授會負責創傷外科,現在的骨一科會單獨剝離出來成手外科和顯微外科。骨二科和骨三科仍然延續之前的工作業務!然後骨四科會該組成運動醫學專科,亞專科仍然設立足踝外科。」

「新增加的科室就相當只有綜合骨科。」

「我們也不能為了發展新的方向和業務,就把以前的東西給丟掉了。」

「而且這樣一分組,下一步地發展路程也就出來了,再要發展的話,就能夠把足踝外科給獨立出來。骨病專科再進一步地分組,分成小兒外科與骨病專科。」

閔宏的心裏大概已經有了規劃的思路。

而聽到這話,林輝的神色一閃,好傢夥,閔教授這心裏的圖謀不小啊,如果二醫院能夠慢慢鋪展成這些科室的話,那麼以後湘雅二醫院的骨科,在全國的影響力就真會進一步提升,各人做各人專科的事情,專科專治。

這是必須要走的路子,但是分久必合,綜合骨科就是一個樞紐,可以讓各個亞專科結合起來!

好像要追趕上魔都和京都骨科的發展,只能夠這麼走。

這些事,其實距離季末和鄧志都有點太遠了。

聽到閔宏說完后,林輝等人都沒說話,鄧志便笑了笑岔了一句話:「閔教授,林老師,我覺得陳炳老師的提議非常好啊,如果有機會,我希望小陸也能夠去我們那裏玩一圈,我們科室可能過一段時間,就會新進一台關節鏡的操作系統。」

「到時候小陸哥就可以給我們的關節鏡開下封啦。」

鄧志來進修,有兩個目的,一就是晉陞的,二就是要學習關節鏡回去開展的。

朱歷宏和常威隆未必肯去縣醫院,但是小陸的博士學習周期就還有這麼長,在沒留院之前,能夠有手術做,就已經不錯了,縣醫院估計也樂意去。

鄧志只可惜現在自己還會進修,不然的話現在就把陸成在周末的時候請回到科室里去。

「哈哈,這是好事啦。」

「陸成這還沒開過封,這到底是你們給他開封了,還是他們給你們開封?」

閔宏也是老混手術室的了,心情一好,車速就當場直接狂飆。

鄧志便笑道:「都行,都行,小陸哥怎麼高興怎麼來。」

陸成一聽畫風好像tm的就有點不對勁,馬上說:「我都不愛來,志哥,你就放過我吧。咱們說點正經的。」

接下來就是吃飯吹牛,不過大部分時間都是陸成一行人在誇閔宏,然後閔宏就一個一個的誇過來。

商業互捧,其樂融融,其樂無窮。

……

飯後,閔宏把季末載回了醫院,林輝把陸成送到了家裏。

下車的時候,閔宏看到季末的神色似乎稍微有點落寞,想來也是再一次被陸成打擊到了似的,他便說:「小末,要不去我家裏坐會兒吧,科室里也沒太多的事情了。」

季末想了想,就把準備鬆開安全帶的手又放下了,說:「好的啊,師父。」

閔宏繼續開車,然後無意道:「其實你不必事事都要和小陸比。每個人的學習曲線本身就不一樣,你師父我當初還本科都還不是臨床醫學,我是影像專業的,來這裏讀骨科的研究生的時候,還是什麼都不會,現在不也都追上來了嘛。」

「嗯,師父,我曉得。我一直都是拿您來做我的榜樣,我只是在想,以後該怎麼發展。我現在覺得有點迷茫……」

「迷茫才是對的,證明你在想事情,若是什麼事情都不想,整天就只是在科室里如同完成任務一樣的做管床醫生,那才是危險了。」

「今天我們也不講其他的事情了,我聽說你偶爾還兼職剪輯b站的視頻,現在怎麼樣了咯?平時還有單子接么?」

季末還有一個小愛好和小技能就是剪輯視頻,這在科室是派上了大用場的,平時學術會議的時候,手書中拍攝的視頻,都是季末負責剪輯的。

而且平時季末還能靠這個賺賺小錢。

「最近都有點忙,所以沒有去接單,我覺得自己的專業都拉下了很多了。」

「欸,這就是你的思想稍微狹隘了點。你看看林輝,平時下了班之後就打卡各種餐館,朱歷宏就是早上打卡全國各地的粉店,常威隆雖然對吃吃喝喝的不怎麼有嗜好,但是他還發展dy和公眾號啊,這證明了什麼?」

「證明了小愛好其實不會影響你的專業的。我現在都覺得有點後悔當初就沒點其他的小愛好,平時回去除了看書,就沒什麼樂趣了。」

「你這剪輯視頻的能力,對你自己的提升還是有好處的,可以保持並且適量的進行練習,沒必要整天都泡在書裏面。」

「我現在是這麼理解的,你覺得學習其他技能沒用,只是證明你還沒有任何一項技能達到那種高度,否則的話,任何兩種技能其實都有相通和借鑒之處。」

「我遇到過的最厲害的一個人,那是年紀比較大了咯,而且也因為當時的社會環境的局限的緣故才發生的事情。」

「就是一個殺豬匠,殺了二十多年的豬,你知道他後來做什麼了嗎?」

「他當外科醫生,用藥什麼的,評估手術風險什麼的,他都不會,但是能做手術!也就只做手術。」

「這說出去你敢信?你能信?」

季末立刻轉頭,有點不相信。

「這是真事兒,不過這個人叫什麼,現在在哪裏,我不能給你講。」閔宏打了一下方向盤,然後把車又駛入到了車流之中。

霓虹閃爍,樓盤高聳,萬家燈火,藏了無盡的故事。

一切喜怒哀樂,都被城市的煙火所湮沒……

翌日。

到了周末,林輝大清早地就打了個電話,喊陸成不用去查房了,喊他好好地準備一下,收拾一下就去常市。

畢竟到那裏要待一段時間,所以還是要提前過去租個房子啊什麼的,反正聽陳炳的安排就是了,否則臨時趕過去,到時候住的地方又沒空安排。

陸成便點頭,然後臨時買了票,從沙市直接坐城際鐵路趕到了常市。

這是個熟悉的地方,離開了將近半年的地方。

陸成一下車,立馬就迎上來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衝上來。

一把上來就把他推著的一個銀白色的箱子給扛了起來,嘴裏喊道:「小成哥,牛。逼!咱們又見面了。」

是郭曉勇,他還有兩個月就要規培結束!

本來今天該他值班的,不過聽到了陸成要來,直接就和別人換了班。

「曉勇,你怎麼來了?我沒給你講什麼時候下車啊。」陸成有些好奇和驚訝。

郭曉勇便嘿嘿一笑,還故意有點神秘地賣起了關子:「你猜?」

陸成頓時翻了翻白眼:「你猜我猜不猜?」

這tm怎麼猜?現在來常市都是臨時決定的,如果不是林輝給他打了電話,特意提醒他不要來了常市像上次一樣沒地方住,他估計明天才能過來!

「沒趣兒。」郭曉勇頓時神色就變得有些幽怨了起來。

「真想不到你這樣沒趣兒的人,還能夠有女孩子親睞你,真的是瞎了狗眼。」

「等你上車就知道了。」

郭曉勇還是沒說實話,然後就朝着自己的車努了努嘴,似乎是有什麼驚喜等着他似的。

陸成才推開車門,就發現岳南涵也在車裏面的後車座上,笑吟吟地看着他。

陸成當時一愣,好像反應了過來,又好像又沒反應過來的臉色僵住了,看着岳南涵眼珠子轉了一圈。

岳南涵頓時眉頭一挑:「你看什麼?是不認識了呢?還是根本就不想見到我啊?」

現在的岳南涵變得比以前還是稍微大方一些了。

陸成馬上笑了起來說:「都不是,只是覺得非常意外。」

岳南涵一點都不信:「我還以為你去了大城市,就把我們這些老朋友都給忘了呢。既然來常市,都不帶講一聲的,難道你還怕我們這些鄉旮旯里的舊朋友賴上你啊?」

「嘶!咦!」郭曉勇放完了行李之後,身子馬上顫了顫,道:「tm的,好好的大夏天,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7017k 而在乾風宗外門內,除了雜役處,白少塵似乎是唯一一個身穿深灰色服飾的弟子。

無論白少塵走到哪裡,都是周圍人所嘲諷的對象。

但是白少塵並不在乎,因為他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就會讓這裡的所有上等弟子都刮目相看。

不出多時,白少塵便來到了一處樓閣面前。

這座樓閣可謂十分威嚴氣派,足有四層之高,樓閣門口,前來選擇武技的弟子絡繹不絕,十分熱鬧。

但是當他們所有人看到白少塵的時候,臉上都露出一絲驚訝的表情。

這或許連白少塵自己都不知道,他乃是乾風宗幾百年來,唯一的一個前來挑選武技的下等弟子。

雖然在強風宗,所有弟子都是有資格修鍊武技的,但是幾百年來,作為下等弟子,他們得不到任何的修鍊資源,而且整天勞務纏身,甚至連生存都有困難,根本不可能有竟來來修鍊武技。

「站住!」

白少塵剛要和其他弟子一樣進入武技閣,但是卻突然被門口的一個老者攔了下來。

這名老者一直在武技閣門口閉目養神,白少塵是看其他的弟子都可以自由出入武技閣,這才沒有去打擾,但是沒有想到他卻偏偏把自己攔了下來。

白少塵深知這武技閣乃是一個宗門最重要的地方,而面前的老者就能夠守在這裡,想必此人無論是修為還是在乾風宗的地位,都非同一般。

「弟子白少塵,見過長老!」白少塵對著老者一拱手,道。

那老者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然後開口說道:「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回去吧!」

眼看白少塵被攔在武技閣門口,而且還是一個下等弟子,其他前來選擇武技的弟子,瞬間就圍了過來。

「一個蟑螂也敢來挑選武技,真是大逆不道啊!」這是有人看著白少塵,開口冷聲道。

「咦,他身上怎麼一股臭味啊!」

「你不知道了吧,這才是下等人身上該有的味道!」

……

看著周圍人的嘲諷,白少塵並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直接開口對那老者問道:「請問長老,乾風宗門規規定,所有的弟子都享有修鍊武技的資格,為什麼我就不行呢!」

白少塵自己都沒預想到,自己的這一句話,立刻將周圍所有的弟子都為之愕然。

看他們的樣子,對面前的這個老者十分的忌憚,似乎從沒有人敢違背老者的意願,更沒有人敢問為什麼。

而現在竟然有人敢對老者的話產生質疑,而且還是一個下等弟子,這不僅讓人感到一陣唏噓。

那老者的臉色微微一怔,隨後慢慢的睜開眼睛,向白少塵看了過來。

「下等弟子修鍊武技,需要完成當日的勞動任務,你都完成了嗎?」

老者的語氣突然變的嚴厲起來,用一副陰冷的臉色看著白少塵,顯然對他的表現有些不滿。

「啟稟長老,我既然來了,任務定然是完成了的!」白少塵回道。

聽到這話,那老者微微一皺眉,臉上立刻浮現出意思怒意,隨即冷聲道:「那就通知雜務處,給你每天的任務量增加十倍,回去吧!」

白少塵一聽,心中瞬間生起一股怒意,但是對方畢竟是乾風宗的長老,無論是身份地位,還是實力,都遠在自己之上,如果現在跟他作對可不是明智的選擇。

「哼!」

白少塵冷哼一聲,猛地一轉身,便要往回走。

「砰……」

然而白少塵還沒走出幾步,突然一個人站在了白少塵的面前。

白少塵此時心中滿是怒意,並沒有注意到面前有人,所以竟直接撞了上去。

「呦!死蟑螂,還真實冤家路窄啊!」立刻一聲尖銳的聲音,從白少塵的面前響起。

白少塵一抬頭,發現面前站著的竟然是在考核的時候,因為對梓辰心懷不軌而被自己教訓一頓的萬江。

此時他帶著幾名弟子,立刻將白少塵圍在了中間。

白少塵正愁心中的怒火沒出撒呢,沒想到這個倒霉的傢伙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想到這裡,白少塵隨即冷笑道:「呦,真是好狗不擋路,原來是你啊。

怎麼,難道上次都得教訓,你這麼快就忘了?」

上次白少塵在懲治萬江的時候,當時很多弟子都在場,作為黑鷹幫幫主的親弟弟,被一個還沒有入門的弟子羞辱了,這本來就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沒想到現在當著眾人的面,又被人扒了出來,而且對方現在還只是一個下等弟子,這不禁立刻讓萬江感到無地自容。

「媽的,上次讓你撿了個便宜,但是今天,你可沒有這麼走運了!」萬江立刻低聲怒道。

「武技閣門前,嚴禁弟子私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