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宮女們可一個個非常諂媚眼前的主子,因為劉封給陸元霜安排的宮殿那可是皇后的居所,這不就意味著這位主子將來很有可能成為皇后嗎?

現在趁著還沒成為皇后,他們得多巴結著點,要不然將來成為皇后了,他們就是想巴結也沒有機會了。

……

長沙城中一處府邸內,這裡是陸府,陸致遠今天連衙門都沒去,一個早上就在這裡擔心。

因為他剛起來就聽自家夫人說陸元霜去找皇上了。

他這一聽心想壞事了,陸元霜這個性子萬一頂撞到皇上,那豈不是落個滿門抄斬嗎?

可派人出去,但派出去的人一直都沒有消息,這可把他急壞了。

他一直在走來走去,都快把自家門庭給踏破了。

「陸致遠接旨!」

陸致遠沒有等來陸元霜的消息,卻等來皇上的聖旨,這可把他嚇壞了。

完蛋了,女兒肯定得罪皇上了,這下子皇上派人過來下旨降罪了。

陸致遠顫抖著雙腿,跪在使者面前。

「臣陸致遠接旨!」

「奉天成渝,皇帝詔曰……」

等到使者宣完旨意,陸致遠愣住了,敢情皇上並沒有要下旨降罪給他,而是要納陸元霜為妃。

「敢問使者,我小女陸元霜現在何處?」

來宣旨的人正是於亮,他當然知道陸元霜的下落。

「恭喜陸大人,您很快就要成為皇親國戚了。」

面對於亮的賀喜,陸致遠又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他這才確信自己沒有做夢,自己女兒陸元霜真的入宮為妃了,自己也要成為皇親國戚了。

「使者大人,折煞小臣了,將來小女在宮中,還需要使者大人多多照顧。」說罷陸致遠就要拿出銀票往於亮手中塞去。

於亮身為黑冰衛主事人,自然不會幹知法犯法的事情。

他連連往後退,還說:「陸大人,娘娘深得皇上恩寵,將來還得靠陸大人關照小人。」

於亮宣完旨就飛快離開了,他可不想在這裡和陸致遠扯皮。

陸元霜被納為妃子的事情快速傳播出去,不僅驚動了陸家的所有人,甚至整個長沙,整個湖南,整個大漢都知道這事。

……

武昌城中,陸豐剛剛殺退一波清兵的進攻,他退下陣來休息,臉上的血都還沒擦乾淨,抓起一個饅頭就開始啃了。

「將軍,家書一封。」

陸豐沒想到還有家書給自己寄過來,難道是自家娘子太想念自己了?

陸豐打開一看,沒多久,他猛得站起來,隨後哈哈大笑。

「好呀,這丫頭還真大膽,不過被她誤打誤撞,真的撞進了陛下的心中。」 徐卓然答應了。

他熱愛這一份工作。

他渴望能救治更多的人。

他的父親就是醫生,從小耳濡目染,他從小就立志當一名好的醫生,讓更多的病人遠離痛苦。

他熱愛這個職業。

可是,這個職業,也把自己給困住了。

他有喜歡的人,可惜,溫惜不喜歡自己。

或許,錯過了,就是一輩子都錯過了。

徐卓然長嘆一聲,握住雙拳,他目光堅定的看著張冀恆,「我知道了,老師。」

張副院長點了點頭,這是他最得意的門生之一,他自然是不願意看著徐卓然因為感情的事情而做出錯誤的決定,「好好收拾一下,我幫你把申請表遞上,按照你的履歷跟成績,你是第一批,大約下周二三就動身,你也回去跟你的父母說一聲。」

徐卓然點了頭,中午回到家。

他跟父母提起了這件事情。

徐父看著報紙,「我醫院也有,我安排了幾個年輕的醫生去,挺好的,這是一次鍛煉的機會。」

徐母有些不滿意了,畢竟兒子要離開家這麼久。

「八個月啊,太長了吧。」

徐父,「你這個眼界太淺了,我們兒子是去鍛煉提升自己的。」

徐母,「卓然啊,你最近科室怎麼樣?沒發生什麼事情吧?」

徐卓然正在洗手,聞言動作一頓,「沒有。」

餐廳裡面。

徐母忙忙碌碌的端菜。

一邊的徐父說道,「你這話說的,還盼著我們兒子有什麼事情嗎?」

徐卓然在洗手間洗手還沒有出來。

一邊的徐母端著一碗雞湯放在餐桌上,她瞪了一眼徐父說道,「你說說你,對我們兒子一點都不夠關心。」

「我怎麼了,我這幾天一天好幾個手術轉的跟輪子一樣。」

徐母看了一眼洗手間的方向,壓低了嗓音,「我今天上午跟幾個朋友打牌的時候聽說的,陳靜靜昨天在醫院裡面跟溫惜鬧起來了。」

徐父放下報紙,推了推眼鏡,「你說什麼?」

「我覺得陳靜靜就挺好的,可卓然不喜歡,一心都在溫惜的身上。」

「我們兒子自己的眼光就很好,我支持我們兒子,陳靜靜看著是不錯,家境好,但是我覺得不如溫惜,溫惜的性格跟卓然很合適,你也知道,在跟溫惜相處的一段時間,卓然都很開心。」

徐母說道,「昨天陳靜靜在醫院裡面鬧起來了,你說,她的母親是副院長,這件事情對她沒有影響,口頭批評幾句就好了,但是對我們卓然有影響啊,你沒有發現他這兩天情緒都不對嗎?」

徐父,「我看你是想多了。」

徐母瞪著他,「你就是對卓然不夠關心!」

徐父說不過她,「好好,是是是,快吃飯吧,吃完飯,我休息一會兒,下午還有個大手術。」

徐母,「你就知道工作,你說說,陳靜靜這麼做,還讓卓然怎麼在醫院裡面工作。本來我對陳靜靜觀感挺好的,陳靜靜的母親對卓然也有幫助,現在你說……」

徐父瞪了徐母一眼,徐母止住聲,就聽見洗手間的方向傳來關門聲,徐卓然走出來,徐母離開把飯菜準備好。

徐卓然來到了餐桌前坐下,「我吃完飯要去醫院,今晚上我值班。」

「好,我下午也有手術。」徐父說道,「時間定了嗎?什麼時候走?」

徐卓然捏著筷子,「我老師說審批很快,下周二三就走。」

徐父點頭,「都是醫院裡面的精英去學習,你去了美國,也算是一種歷練,美國的介入微創技術現在做的非常好,對於病人是一種幸運的事情。」在不死魔體出現的剎那,楚秦的力量和實力,迎來了飛速飆升,一瞬間便是停止了後退的趨勢,不僅如此,武帝,被反過來,碾壓着倒退!

此刻,在化作魔王形態的楚秦鎮壓之下,武帝,無論如何,也扳回不了劣勢,最終被楚秦一拳,直接給震飛了!

「這是什麼神技?竟然讓楚秦的氣勢,提升了這麼多?」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779強到離譜 「逗逗猴兒,開開心而已。」張凡小聲回答。

這時,服務員紛紛把菜上齊了,坐在主位上的由鵬舉站起來,高舉酒杯,道:

「畢業半年了,一直想找大家聚一下,因為業務太忙,沒抽出時間來。今天,終於把大家湊到一起了。我這個人,沒什麼能耐,好在家父控股的天際集團在江清乃至全省都小有名氣,大家以後有什麼困難,要辦什麼事……嘻嘻,大家別找我!」

在座的好多人一愣:話怎麼可以這麼說?

衛寶寶身子粘在由鵬舉身上,雙手搖搖他肩膀,插了一句:「鵬舉,咱們這屆同學,可就數你發展最好了,不找你找誰呀?」

由鵬舉邪笑着看了衛寶寶聳胸一眼,道:「我話剛說了半截兒呢。我的意思是,在江清這個地界,只要有一個人說這事可辦,你也不要找我。所有的人都說這事辦不了,這時,你來找我,我由鵬舉可以告訴你一個字:辦!」

說完,一飲而盡。

「嘩……」

由鵬舉的話,引來一群粉絲的掌聲。

「厲害!」

「天際集團!由家控股!」

這一番祝酒詞,說得好多人心悅誠服,以為由鵬舉真會幫他們辦事,忙湊過來跟他碰杯。

張凡看這伙趨炎附勢的人,心裏彆扭,看不下去,便去洗手間。

在洗手間放完水,正在洗手池洗手,從鏡子裏忽然發現與自己相鄰站着的一個人好眼熟,仔細打量一下,不禁叫了起來:「林處!」

原來是林業局的林處長!

林處長也是非常意外在這裏見到張凡,臉上全是驚喜:「張凡老弟,是你呀,怎麼這麼巧,在這裏碰見了。我這兩天正想請你吃飯呢。」

「林處,你也來這吃飯?是林業局的飯局?」張凡笑問。

林處哈哈笑起來,道:「是林業局和警察局共同請幾位領導,商談林業警察的配置問題。現在領導還沒來,我抽空來趟洗手間,沒想到就遇到了你。相遇就是有緣,來,到我房間咱倆先喝兩杯。」

張凡搖頭道:「你請領導,我先動筷,影響不好。」

「你就是領導,在我心目中,你就是最大的領導,別人全是蟲子。」說着,拉着張凡,往自己的雅間里走。

張凡哪裏有那麼不懂禮貌!便極力推卻道:「我這邊有個同學聚會,離開太長時間不好。下次,我請林處吧。」

林處見張凡實在推卻,只好說:「那就改天我請你吧,你在哪個房間?」

張凡指了指走廊盡處的大門:「我們人多,在大餐廳。」

「噢,我們訂的包間就在大餐廳對過。」林處說着,拉着張凡走過去。

站在大餐廳門口,兩人又聊了幾句,正在這時,警察局局長也到了,林處忙迎上去握手,張凡見狀,便轉身進了大餐廳。

恰在這時,面門而坐的由鵬舉猛一抬頭,瞥見了市警察局吳局長在走廊里,便笑着對大家說:「哎,各位同學,不好意思,失陪一會,來了位領導,我得去打個招呼。」

說着,端著酒杯,邁著方步走了出去。

座上的同學見由鵬舉出去了,情知遇到了大人物了,不禁肅然起敬。

一個男同學把酒杯往桌上一頓,沮喪地道:「瞧人家由鵬舉,吃着飯就能遇見大領導,我們這些彎彎蝦米,只知道吃沙子吃泥,這輩子是混不出頭了。」

「出身,人家什麼出身,你什麼出身?」

約有兩三分鐘過後,餐廳門一開,由鵬舉進來了。

只見他一臉的振奮,好像剛剛受到總統接見一樣,一副「聖上對我恩寵有加」的得意,大步走回座位,把空杯子往桌上響亮地一頓,斜了張凡一眼,對大家說:「不好意思,剛才冷落大家了,出去見見兩位領導。」

「哪兒的領導?」衛寶寶揣測著由鵬舉此時特別希望別人詢問,便拍了拍他的後背問道。

「警察局一把手,還有林業局一位領導……都是熟人,大家都是朋友。」由鵬舉很「平淡」地說,表示他跟大領導見面很平常。

「嘖,鵬舉,你路子真野!」衛寶寶無限崇拜地給由鵬舉倒上酒,然後轉身對張凡道,「張凡,你在學習學習成績好,又是學生幹部,可你的發展比不上鵬舉喲!」

由鵬舉把臉一板,沖衛寶寶責備道:「寶寶,話不能這麼說!這麼說話,多傷張凡同學的心哪!你沒聽過一句俗話,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大家條件不同,家庭出身不同,沒有可比性。張凡的工作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只不過現在沒發揮出來,人家說不上正在家裏憋勁,虎伏深山聽風嘯呢!」

張凡微微一笑,贊同地點點頭:「鵬舉說的對,家庭條件在一定程度決定了發展的速度。」

由鵬舉又是一陣振奮,把嘴角一揚:「沒辦法的事,在社會上混,沒點背景沒點後台,你就是腳打後腦勺,也只能在基層摸爬滾打,沒出頭之日。」

說完,再次斜了張凡一眼,眼神里那種不可一世的優越感油然而生。

幾個女同學崇拜地把眼光湊到由鵬舉臉上,個個微微頜首,非常羨慕。

一個男同學問:「鵬舉,剛才你出去見的兩位領導,你是怎麼跟他們搭上關係的?」

「呵呵,什麼叫搭上關係?兩位領導都是我爸的老相識,大家都是一個階層一個圈子裏的人嘛,跟攀關係走路子巴結上的領導,根本不一樣。我跟他們之間,是平等交往,大家互相幫忙。」由鵬舉說着,身子向椅背上一靠,把臉一揚,鼻孔朝天了。

「去!鵬舉,認識的領導一定好多吧?」

「嘿,這個……怎麼說呢?要是說,江清市局級以上的領導我都認識吧,有點吹牛了。不過,直接或間接認識的,也差不多超過百分之九十了。」

「認識這麼多領導,在江清市辦事,那是沒得說。」有人太監味十足地說。

「以後,你們誰在警察局那邊有事,就找鵬舉好了。」衛寶寶好像能給由鵬舉當家似地說。

。 開元境二重,壽命再次增加,三千六百年。

開元三重,繼續增加,五千四百年。

……

開元九重,能活一萬六千兩百年!

蘇景行肉身成聖時的蛻變,變的有些多,直接踏入「開元二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