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三點還差五分鐘,一個少婦的身影出現了。

藉著林子上面射進來的陽光,張凡看得很清楚,正是凌花。

一段時間沒見,她好像比以前清秀了一些,高高的個子,更顯得身體婀娜多姿,她今天穿一件碎花緊身束腰小衫,裹得腰肢格外纖細,下面穿一條八分黑色緊腿體型褲,寬大的胯部又圓又厚,修長的兩條腿,在褲角露出一段雪白的小腿。

她看見張凡時,臉上露出快樂的笑容,正好有細碎的陽光照在她臉上,讓張凡感覺是見了仙女一樣,忙迎上前去:「凌花姐,你好。」

凌花含笑看了張凡一眼,便指著槐林深處道:「找個僻靜的地方,這兒是路邊,不好。」

兩人便離開路邊,向林中走去,走了三十多米,來到一個坎下。

這裏灌木很密實,周圍全是茂密的老槐樹,天空被遮得嚴實,光線晦暗,像是突然到了黃昏。

兩人坐在厚厚的草葉上,你看我,我看你,竟然都不知道應該誰先開口。

張凡借這機會,飽覽了她的從下到下的美色,不由得連連點頭。

「你找我什麼事?」凌花被張凡看得有幾分羞,忙把小腿上的褲角向下拉了一下,斜著瞟著張凡。

「你老公對你好不?」

凌花一皺眉:「上次你來村裏,不是了解情況嗎?我是怎麼回事你清楚的,簡直就是被他們家給搶去當奴隸的!」

張凡了解過一些情況,凌花父母被老村長逼得把女兒嫁過去了,凌花嫁過去后,老是挨打,結婚這麼長時間沒懷孕,其實是兩次懷孕都被打,結果孩子掉了。

張凡愕然不語。

「你要是看見我身上的傷,你就知道我那個男人有多壞!」凌花說着,卻下意識地緊了緊領口,好像生怕張凡伸手掀她衣服驗傷似地。

「你想不想讓你男人和現在的村長這夥人倒台?」

「我做夢都想,我都忍了多長時間了,有時,我生怕自己半夜裏起來把他給殺了!」凌花咬牙切齒地道。

「好,既然這樣,我現在想扳倒他們,你能不能幫我提供一些證據和線索?」

凌花睜大眼睛,眨著睫毛,「你真能?」

「我不騙你!」張凡一字一句地道。

凌花看着張凡的眼睛,過了好久,忽然慢慢點了點頭,放低聲音道:「他們做的壞事太多了。」

接着,她一件一件地敘說起來。

強佔民宅,霸佔漁汛,賤賣村資產,私分村裏存款,酷刑打人,偷竊海龜娘娘廟……

一樁樁一件件,聽起來,真是字字血聲聲淚,激起了張凡滿腔仇恨和怒火。

「那麼,海龜的下落呢?」張凡最關心的就是這個。

「其實,那天晚上,是我男人和村長,還有另外兩個外地人,一起去海龜娘娘廟做的案。然後,那兩個人給了二百萬,把海龜帶走了。」

「他們是哪的人?叫什麼?」

「聽說是江清市那邊來的。有一個姓由,腿有點瘸,另一個不知道。」

張凡一驚!

。 第四十六章帶她走

顧兮兮用盡全力扭頭看過去。

倉庫門大開。

剛才企圖對她施暴的男人正被一個高大魁梧的身影按在地上。

那人背對著自己,倉庫里十分昏暗,根本就看不清他的臉。

只知道他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袖口的位置被血染紅。

伴隨著他拳頭落下,血染到了胸口。

躺在地上,滿頭是血的男人,突然扭頭朝著這邊看了過來。

這一看,恰好跟顧兮兮的視線撞到了一起。

他突然閉上了嘴,沒有再繼續慘叫,反而是盯著顧兮兮,露出一抹詭異到了極點的笑容。

攤在地上的手,突然朝著口袋裡面摸了過去。

顧兮兮分明看到他嘴巴動了動。

無聲的說了一句:「一起死吧!」

顧兮兮看到他掏出了打火機,頓時驚醒。

她下意識的尖叫出聲:

「小心!」

墨錦城的拳頭剛揮到半空中,就聽到了顧兮兮的聲音。

他動作一頓。

一眼就看到了男人準備點火的動作。

這裡是化工廠,只要火一點燃,空氣中紛揚起來的揚塵跟化工原料足夠引爆整個倉庫了。

「該死的!」

墨錦城一腳將男人飛踹開。

縱身朝著顧兮兮那邊飛撲了過去。

嘭——嘭!

在打火機被點燃的那個瞬間,爆炸的聲音立刻響起。

顧兮兮只覺得腦袋一炸,徹底暈了過去。

***

沈皓丞帶著二十萬的現金,將油門踩到了底,馬不停蹄地朝著西郊倉庫那邊趕了過去。

此刻的他滿心的後悔。

如果剛才他去洗手間的時候,能夠帶著手機,就不會錯過顧兮兮的電話了。

夏萌萌掛斷了電話,也不知道是不是會惹怒綁匪。

現在時間過去了這麼久,也不知道顧兮兮是不是已經……

「該死的,該死的!」

沈皓丞心急如焚,一拳砸在了方向盤上。

如果這一次顧兮兮真的有什麼意外,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眼看著,他的車離西郊越來越近——

「轟——嘭!」

幾百米開外,突然有一道紅光炸開,發出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火舌瞬間躍起十幾米的高度。

將西邊的那一片黑夜瞬間照亮——

「是西郊的廢棄倉庫!兮兮!」

沈皓丞突然有一種不詳的預感涌了上來。

他猛的一打方向盤,用力一踩油門,朝著西郊的廢棄倉庫那邊狂奔而去。

三分鐘之後。

「兮兮,顧兮兮!」

車子還沒有完全停穩,沈皓丞就跳了下來。

倉庫經過一次爆炸,火勢越來越大,他也不能夠確定顧兮兮是不是在裡面!

「救命,救救我們——」

突然,一道微弱的求救聲音響起。

沈皓丞定睛一看。

發現,在倉庫的門口,竟然有一個成年男子癱倒在那兒。

他身上很多傷口,看上去好像是被什麼動物撕咬出來的。

火舌距離他只有兩三米的距離,很快就要燒到他身上了!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幾個綁匪的其中之一——老三。

「救救我,救我——」

男人的求救聲越來越微弱。

沈皓丞一咬牙,衝過去,把老三拖了出來。

「告訴我,裡面有沒有人?有沒有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她是個醫生!」

老三這個時候早就已經嚇傻了。

他本來就被狗咬的血肉模糊了,剛才爆炸的時候,身上大部分的皮肉都被灼傷了,疼的他死去活來。

「送我,送我去醫院!」

沈皓丞一把抓住他的衣領,逼問:「我問你,裡面還有沒有人?」

老三被他恐怖的樣子嚇到了,哪裡還敢隱瞞?

噼里啪啦跟倒豆子似的,什麼都說了:

「不關我的事啊!是老大接了這單生意要綁架那個女人的!」

「他搶佔那個女人,把我跟二哥趕出來守在了門口。」

「二哥剛才被火燒死了!大哥跟那個女人還在裡面,肯定也活不了了!」

「我知道的都說了,求求你送我去醫院,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什麼?

顧兮兮還在裡面?

沈皓丞全身一軟,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他回頭。

倉庫裡面的火勢越來越大,火舌已經升起了七八米的高度。

人就算是站在距離倉庫十幾米的地方,都能夠感覺到撲面而來的熱浪灼人。

更何況是位於倉庫裡面的顧兮兮?

一想到顧兮兮極有可能會被活生生燒死在倉庫里,沈皓丞就覺得心痛欲裂。

「兮兮,我來救你了!」

他怒吼著,好幾次準備掩面衝進去,可都被灼人的熱浪給掃了回來。

不行!

他不能就這樣放棄!

如果他放棄了,顧兮兮就真的必死無疑了。

沈皓丞咬緊了壓根,用車上的礦泉水將外套打濕,披在了身上,朝著倉庫沖了過去。

熱浪,撲面而來。

伴隨著卷著毒氣的黑煙,嗆的他快要睜不開眼睛。

每一步,都艱難無比。

身上的外套很快就被烤乾了,沈皓丞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他走不動了。

他艱難的睜開了眼睛。

恍惚之間,竟好像看到了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正披著火光,朝著外面走來!

他用力的眨了眨眼睛:

沒錯!

他沒有眼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