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這體積,也太大了吧,這是什麼生物?史上最大的巨神族,也不可能這麼大!」石瑤,美眸巨睜!

「你們說,這是死的還是活的?」寧榮榮問道。

「榮榮姐,都變成白骨了,還能是活的嗎?」王秋兒回應道。

「那,這,會不會就是冥獸一族的先祖!」徐詩韻接着道。

「冥獸一族,是沒有幾根骨頭的。」曦娥開口道,「這應該不是冥獸一族。」

「你們看,那是什麼?」秦思靜,指著這副骨頭的胸腔說道。

眾人順指看去,只見在這那裏,插在一柄什麼東西,綻放着些許的光芒。

楚秦,立刻帶着眾女,飛向了那方。

來到近處,眾人才發現,這副白骨的胸骨,宛若一片片巨型的陸地一般,而在這陸地之上,壓着一座山。

山高達數千米,成錐形,像是紫水晶一般。

「紫水晶山?」洛依依有些驚訝道。

「不,不是山。」楚秦眸子一凝,一束強光激蕩而出,將紫水晶山體外面直接炸開,露出了它的真面目,一柄超級水晶劍!

「劍!怎麼會有這麼長的劍?」

眾女驚嘆不已道。

「是巨大化的嗎?」曦娥問道。倘若使用神力巨大化,那便不算稀奇了。

不過楚秦再次搖了搖頭,「並非巨大化,本身他就有這麼長,這麼大。而且,應該是鍛造出來的,裏面有明顯被神力淬鍊的痕迹。」

「什麼,怎麼可能,這劍應該不是尋常境界之劍,雖然它的能量流失了,但是我能夠判斷出,它的能量,至少不會弱於一件三劫至高神器,一柄三尺至高神器,便要至高神力淬鍊至少百萬年,這需要淬鍊多少年啊?而且鍛造至高神器的材料,又是極為稀少。」曦娥驚嘆道。

楚秦,陷入了微微的凝思。。 發現弟弟的眼神不對,錢利軍回頭朝屋門口看去,撞上那雙冷冷的目光,渾身機靈靈打個冷戰,差點沒抓穩手裡的破鐵鍬。

「小嬌嬌你別看。」

錢利軍說完趕緊看向小嬌嬌,以為自己說晚了一步,小嬌嬌正笑眯眯地望著屋門口的那個人。

媽呀,小嬌嬌嚇傻了吧,錢利軍後悔不該擅闖別人家的院子,再轉回身哼哈著鎮定自己的情緒,屋裡那道門「砰」地又關上了。

「我還是出去吧。」

錢利軍把破鐵鍬立在院門邊,又從剛才進去的破籬笆擠出來,說了一聲「不好玩」,拉上雪爬犁撒腿跑了起來,就怕剛才屋裡的那個人追出來。

這世上竟然也會有那樣一雙冰冷的眼睛!

在李錦的記憶中,只有異界那個拋棄師姐的男人才會用那樣一雙可以將人凍成冰的眼神看人……

那個人長著一張孫長生的臉,目光卻令人如此陌生,他還是孫長生嗎?

可惜她現在年紀還太小,不能進屋去查明真相,就這麼離開又有點可惜。

就在李錦左右糾結的時候,聽見錢利偉喊母親。

發現小嬌嬌不見了,方翠萍急得和嫂子弟媳婦找了出來。看見大兒子拉著小嬌嬌瘋跑,上前抓住錢利軍拍了兩巴掌。

「大軍,你是不是虎?怎麼偷偷跑出來了,你要是把小嬌嬌給弄摔著了,讓我怎麼向你堂姐和大娘交待!」

方翠萍抱起小嬌嬌數落著大兒子。

錢利軍委屈,可是又沒處訴苦,只能看著小嬌嬌撇嘴。

晚飯很豐盛,大家都說方翠萍帶回來的珍珠白米做出的飯特別香。方翠萍一時高興,說出了大嫂汪桂珍家有一口神奇的米缸,裡面的米怎麼也挖不完,還能生出各種米。

「那能生出紅高梁米嗎?」

說話的是方翠萍大哥的小兒子,坐在小炕桌邊嘴裡含著筷子,一副難以相信的模樣。

「能。」

「那黃小米呢?」

「當然也能。」

「那粘米糯米……」

「別再問你姑了,吃飯也堵不住你的嘴。」

方翠萍的大嫂用筷子敲了敲小兒子的碗,小男孩做了個鬼臉不敢再吱聲了。

「翠萍,你大嫂在哪裡得的米缸呢?」

聽到大嫂問話,方翠萍這時才感覺到丈夫一直在桌子底下蹭她的腳,這才意識到不該把老錢家的秘密隨便說出來。

財不外露,跟自家的大人們說還不要緊,可是屋裡還有這麼多孩子,萬一小孩子的嘴上沒個把門的,把老錢家有一口神奇米缸的事傳出去,保不準會招來什麼禍事。

「是老錢家上一輩傳下來的,我也是聽說並沒有親眼見著,這珍珠白米是大嫂給我的,可能她怕我不肯收,故意說有一口神奇米缸吧。」

「你大嫂還真逗!」

大家哈哈笑了起來,方翠萍以為這事就這麼糊弄過去了,也沒太往心裡去。晚上和母親睡一個大炕,母親再問起來,她也守口如瓶沒再提神奇米缸的事,倒是好奇兩個兒子說的孫長生家裡有人,還開門露出臉嚇唬人。

「難道孫長生回家了?那明兒我得跟大隊長說一聲。不然大家還惦著是個事,不知道要找到何年何月呢!」

。砰砰砰——

「有人嗎?」

「救命!」

「卧槽尼瑪!」

「快來人啊!」

……

李青雲絕望的敲著棺材板,他到現在還沒有搞清這是怎麼回事,自己的手機也消失不見,黑漆漆的幽閉空間內,只有他敲棺材的沉悶響聲。

啪嗒——

正當他奮力推著棺材板之時,一滴不明液體突然滴在了李青雲的額頭上,這突如其來的液滴讓他渾身一顫,失聲大叫。

哐當哐當——

隨着他的這番舉動,棺材外突然傳來一陣輕微的銅鈴……

《民間詭異筆記》第一百五十七章詭樓進行時(上) 「嗯?」顧知鳶愣了一下轉頭看了一樣宗政景曜:「王爺不是都不管後院的事情么?怎麼今日突然想起來盤問了?」

「呵呵。」宗政景曜冷笑了一聲:「王妃若是有用,用得著本王過問么?」

顧知鳶:……

「我院子裡面的人,你放心吧,我自己能管好。」顧知鳶坐了下來說道。

「呵呵。」宗政景曜冷笑了一聲:「你說的放心從不讓人放心。」

「嗯?」顧知鳶疑惑地轉頭看著宗政景曜:「是我不放心,還是王爺你最近太閑,幾個小丫頭抓頭髮撓胳膊的事情,也值得一提?」

宗政景曜閉上了嘴巴不在說話。

馬車緩緩往郊外行駛去。

顧知鳶看著越走越不對勁,疑惑地問道:「我們這是去做什麼啊?」

宗政景曜閉上了眼睛閉目養神,不回答顧知鳶的話,顧知鳶掀開了馬車的車簾問道:「冷風,去什麼地方?」

「王妃,王爺說去郊外,檢查一下比試的地方。」冷風一邊駕馬車一邊說道。

聽到冷風的話,顧知鳶愣了一下:「不是說在山上么?」

「不是。」冷風說:「改了,之前在山上害怕沒有人看見,有人作弊,威脅道士兵們的安全就不好了,就在之前比賽騎馬的地方臨時搭建了一個比試的地方。」

顧知鳶一愣,那自己準備的伸縮吸管豈不是就沒有用了?

「王爺現在是去督查的。」冷風說:「沒有想到王妃你也去呀,嘿嘿。」

顧知鳶坐回了馬車裡面,側著頭看著閉目養神的宗政景曜,沒有說話,總覺得最近宗政景曜怪怪的。

很快馬車就到了郊外了。

此時那足足三千畝的場地上,中間竟然被挖了一個巨大的池塘出來,像是一條河,將其分成了兩塊,中間有一座木橋,池塘的邊上插了許多的蘆葦,兩半都用土堆成了小山坡,還有樹木,石頭,障礙物等等,活脫脫的還原了戰場上面的場景。

顧知看的一臉的錯愕,抬頭盯著宗政景曜笑了起來說道:「你們也真的是下血本了。」

「怎麼樣?」冷風笑了起來:「足足上千人,三天就做完了。」

顧知鳶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和宗政景曜一起在場地裡面走了一圈,冷風陪在二人身邊。

「這要不少錢吧?」顧知鳶說,估摸著能買好幾個自己的宅子了。

「國庫有錢。」冷風笑了起來:「能選出棟樑之材也是值得的。」

「看看。」宗政景曜突然開口:「如何?」

「問我?」顧知鳶愣了一下,詫異的看著宗政景曜,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你既然看過兵法,你覺得,雙方的場地一模一樣,以河為界,誰會贏?」

顧知鳶抿了抿嘴唇,搖了搖頭:「我才疏學淺,看不出來。」

她感覺到了,宗政景曜在試探自己。

「我以為你對兵法和這些,都很有研究。」

顧知鳶笑了笑:「那是在別人面前,在王爺面前,豈敢班門弄斧?根本不值一提,不值一提……」。璇風瓑浼氬啀璇.. 李棩看了看西人黨眾人,猶豫着說道:「我國以君臣之禮待大明,我心中實無怨言。只不過,那濟州……」

領議政洪命夏卻說:「殿下,區區濟州何足掛齒?濟州昔日為耽羅國,本來就非我之土地。更何況,濟州島孤懸海外,土地貧瘠,潮濕多雨,物產貧乏,人煙稀少,要它何用?」

右議政洪重普一副規勸的樣子,說道:「殿——下,我能以一國侍大明,何須可惜區區一個小島?大明復興就在眼前。我早聽說大明元首海國公佔據了南京。此時便如同當年洪武皇帝佔據應天一般無二。無需多少時日,滿清必然如蒙元一樣敗亡。」

眾人聽了全都頻頻點頭,宋時烈稱讚說道:「右議政見識讓人佩服。」轉而又對李棩說道,「殿下,濟州一島貧瘠,若是能平息大明怒火則也是物有所值啊!」

李棩聽了尋思半晌微微點頭稱是。

洪重普見李棩好像有點心不甘情不願,便神秘兮兮地看了看眾人,眾人見他一副賊頭賊腦的模樣全都不悅,宋時烈剛剛誇獎過洪重普,看到他獐頭鼠目不覺十分後悔。然而,洪重普向眾人行了一禮,然後再向李棩行了一禮。

李棩奇怪地問道:「右議政這是為何?」

「殿下需得贖罪,方才能說。」

宋時烈十分不悅地說道:「忠君我之本分,何須贖罪?殿下面前敢言直諫方是良臣,何苦患得患失?」

洪重普給宋時烈行了一禮,然後對着李棩說道:「殿下,此話本不該講,但是宋大儒也說了應當敢言直諫,那我便說了。

當年我朝太祖可正是在蒙元將亡之時順應天命,登基為王的啊……」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一凜。

洪重普的話其實是很大的忌諱。朝鮮王朝的太祖,謚號康獻大王的李成桂本是王氏高麗的一名將領。雖然此前已經奪取了高麗王朝的大權,甚至把恭讓王王瑤流放到江華島。但是,在朝鮮想要篡位是非常困難的。

在古代的東方,只有中國皇帝是合法的。日本的所謂「天皇」是「僭號稱帝」,是不合法的,跳樑小丑而已。

中國的皇帝受命於天,這在秦始皇統一中國的時候就已經為世人所承認。受命於天,所以君權才是合理合法的,才是順天應人的,君權是天的意志的顯現。

也正是因為如此,想要稱帝反而簡單了,只要一紙禪讓詔書,受禪的人就可以登基為帝。

同樣的道理在西歐也有所體現。天主教教皇被認為是上帝在人間的代理人,是活着的耶穌,具有人子的一切權力。所以,教皇加冕國王,使其成為受膏者,等於是耶穌親自加冕。這麼一來,國王和皇帝的統治就具有合法性了,因為君權來自於耶穌這個所謂宇宙唯一真神,是神授的,難道還不合法?

而朝鮮不過是一個郡國,作為郡王的朝鮮大王在爵位上尚且遠遠不如中國的一個親王更顯貴,那就更不要說天命所歸的皇帝了,他根本比不了。

雖然朝鮮大王控制的地盤着實不小,百姓着實不少,但是他沒有受命於天的能力。不可能和天直接溝通,橫亘在中間的是皇權。皇帝是王的王,朝鮮大王直接歸皇帝領導,不可能越過皇帝通天,這是僭越。所以說朝鮮大王的合法權力來自於皇帝的冊封。不僅如此,北方可汗,南方酋長,西南教主也需要皇帝冊封,這就是中國皇帝的天威。

而日本天皇只能在琉球國王身上找安慰,只能在皇帝不知情的情況下,偷偷摸摸領導一個王。此前日本天皇還曾經領導過百濟國王,但是被大唐高宗皇帝打落神壇,那以後在皇帝面前日本天皇只敢稱國王。直到明朝後期,他終於領導了琉球國王,這他終於敢於叫自己為皇。雖然挫了點,可也有些道理。不過這是地地道道的僭越。

甲午戰爭后,朝鮮淪為日本保護國。沙俄想分點朝鮮利益就支持朝鮮國王稱帝,這也是為了擺脫「皇權」影響。可見皇權是多麼重要和威嚴,後世的人經過革命所以很難理解。

皇帝受命於天,再冊封親王、郡王,王爵也就來自於天,也就合法了。

所以朝鮮大王根本不可能通過禪讓的方式篡位。

李成桂的兒子李芳遠刺殺了效忠高麗王朝的鄭夢周為李成桂登基稱王剷除了最後障礙后,李成桂便成了大王。

但是朝鮮王朝的合法性仍然不足,他仍然屬於「篡逆」,因為高麗國王得到過皇帝的冊封,雖然是蒙元皇帝,但那也是皇帝。而李成桂是自封的大王,這根本不具有合法性。所以李成桂登基還不行,他必須得到「受命於天,既壽永昌」的中國皇帝的冊封。

相比於蒙元帝國這個行將就木的帝國,大明王朝如日東升,而且是漢人王朝,合法性顯而易見。因為再也沒有比驅逐胡虜的朱明王朝得國更正的了。如果能夠得到朱明的冊封,那麼自然就把得到蒙元冊封的高麗比下去了。

李成桂忙不迭地貼上明太祖,還請求賜國號。洪武皇爺圈定朝鮮一名,意思為朝陽鮮明的意思,可不知道為什麼後來讀成了朝鮮。

皇帝冊封后,朝鮮王朝的合法性才得以最終確立,李成桂才最終得以坐穩寶座。

如今,朝鮮重臣洪重普此時說出這樣的話來,意思已經很明白了。如同蒙元覆滅時李成桂侍奉明朝一樣,在清朝覆滅之前,朝鮮國內有勢力搶先向元首海國公效忠,由於天高海遠,元首不了解情況,更是處於聯合朝鮮對付滿清的考慮,興許就冊封了那個人。朝鮮政局動蕩,李棩也不敢保證他的宗族內部沒有人動這個心思。到時候就算沒辦法推翻他,但是帶來的影響和分裂也足夠讓朝鮮喝一壺的,甚至動搖朝鮮統治根基也是可能的。

況且現在朝鮮大王是滿清冊封的,就如同蒙元冊封的高麗國王一樣,都是胡虜冊封,名不正言不順。所以,得到大明的冊封對朝鮮的李棩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天啟三年時候朝鮮暴發的「仁祖反正」就是因為明朝的不承認,使朝鮮大王李倧的權威受到了極大的損害。

後來明朝出於「聯鮮制奴」的考慮,天啟皇帝冊封了李倧,但是仍然認為其為「篡逆」,這個事情一直到清朝中期才得以解決。可見,受命於天的皇帝的意見對於只有郡王爵位的朝鮮大王來說是多麼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