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不接受你的賭!傅言他是人,不是物品,我和不和他在一起,是我的個人選擇,你無權干涉。」

「那你跟我走一趟!」

薄暮年盛怒在頭,聽着沈初的話心如刀割,他直接伸手關上沈初身後的人,拉着她就往外走。

沈初力氣不如他,整個人被他連拖帶拽的,一路拽到樓下,風吹過來,薄暮年才想起沈初身上沒有穿外套。

他倒是沒有猶豫,直接就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披在沈初的身上。

這時候樓下有人等著電梯,沈初不想跟他爭吵,掙開了他的手,當然也拿開了他的外套:「用不着你假好心。」

她說着,往一側退了半步,拉開了兩人的距離:「我跟你走這一趟,別再碰我!」

觸及到她的眼神,薄暮年遞着衣服的手微微縮了縮。

他沉着臉,最後沒有把衣服再搭在沈初的身上。

外面冰天雪地的,沈初只穿着毛衣沒有外套,腳下踩着的還是毛拖鞋,剛出去人就冷的直發抖。

薄暮年的車子沒停多遠,就在門口出去的露天停車場。

他過去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回頭看向沈初。

「我自己會進去。」

在他動手之前,沈初先開了口。

薄暮年手僵了一下,往一旁退了一步,看到沈初進了車裏面,他才繞過去上了駕駛座。

一路上車子開的飛快,彷彿生怕錯過什麼一樣。

沈初面無表情地坐在副駕駛上,兩人誰都沒有說話,這是他們離婚後一年多的第一次獨處,然而氣氛僵硬又緊繃。

二十分鐘后,疾馳的車子緩緩停了下來。

薄暮年從車後面拿了一條毛毯,遞給一旁的沈初:「你跟我過不去就是了,何必要跟自己過不去?」

沈初冷睨了他一眼,扯著嘴角冷笑了一下,拉過毛毯裹在身上。

見狀,薄暮年這才下了車。

。 五十一、這裡有埋伏

右側山頭,左側叢林,前方山隘口都響起了槍聲。

史柱國從方向中判斷出這是敵人布置的口袋陣。也許用不了多久,敵人就要封底了。到那時,他帶著的這一百多人就成了敵人袋中之物。

史柱國猜對了,這正是敵人企圖。

為了布置這條口袋陣,越軍在這裡整整等了兩天。就在我軍打響400高地和384高地時,敵人還不斷派出特工偵察我軍動向。

我軍搞的是穿插包圍殲滅戰。敵人的企圖也是如此,一定要消滅我軍有生力量,大戰大打,小戰小打。

敵人的高射機機、輕重機槍、各種單兵火器一齊朝著山下一百多名中國軍人開火。射過來的子彈,帶著尖嘯,像潑水一樣兜頭猛砸。

開始時,有的戰士誤以為是兄弟部隊誤會了自己人,還一個勁地向山上敵人喊:

「快停下,自己人。」

「別打了,你們他媽長眼睛嘛!」

幾個戰士趴在地上還一個勁地喊。喊聲過後,引來的彈雨更密集,打的這幾個戰士趴在壕溝里一動都不敢動。

山上敵人似乎聽懂了下面戰士的喊聲,偶爾也能傳來幾聲嘰哩哇啦的叫喊。叫聲越大,子彈打的越多。

這幾個戰士明白了,山上的不是自己人,是真真切切的敵人。幻想沒了,僥倖沒了,啥也別指望了,開打吧!

公路上的四連戰士們開始還擊。

因為看不清敵人在什麼地方,所以只能以火光找點。山上火苗吞吐處,必是敵人火力點。戰士們也不顧什麼叫瞄準射擊了,抬起槍朝著火光處胡亂還擊。打不到敵人,也能壓制住敵人火力。山上山下火光閃爍不停。

敵人早有準備,不時地向山下發射照明彈。

照明彈直直地升起在公路上方,把戰士們的藏身之處暴露無遺。形成了山上能看得見公路,而公路上的人則看不見山上局面。只要照明彈一起,必有部分戰士傷亡。

「噗噗噗」不時有戰士被射中,從身體里放出的血四處流淌。如果被打中的戰士不自己喊出來,旁邊的人也很難發現有人中彈。

山上敵人越打越風狂,山下的戰士則是越拼越沒底氣,眼看著身邊的射擊聲越來越小。

史柱國被阻擋在公路一處,向前沖了幾次都被敵人火力攆下了水溝。

正處在連隊中間的副連長冼山一看不行了,這樣下去非得全軍覆沒不可。

「李森,李森。」冼山大喊二排長李森。

李森從另一處爬到冼山跟前,「到」

「把你們排的人叫到一起,跟著我。」冼山大聲說。

「是。」李森答應完后,又退回原處,「二排還活著的,聽我命令,跟著副連長,衝鋒。」

冼山借著照明彈亮光,看清了前面不遠處有一個山包,山包上只有兩挺機槍。只要拿下那個山包,就能對兩側的敵人進行火力壓制。所以他要帶著二排奪下那個山包。

有幾個戰士剛一直起身就被子彈打中。

冼山急忙命令,「不要站起來,跟著我向前爬,拿下那個山包。」

處在壕溝位置的戰士借著壕溝掩護,貓腰前進。沒有遮蔽物的,則在公路上匍匐身體一點點地向前挪。

一道亮光升起,天空又掛上一顆照明彈,公路再次被照亮。正在向前爬的戰士們趕緊停下來,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儘可能不招致敵人機槍掃射。等亮光一滅,接著快速向前。幾個折騰后,很快接近了那個山包。

山包上的兩挺機槍還在不停地向公路掃射。

「沖啊!」冼山喊了一聲,第一個站起身向山包上撲過去。

二排的十幾個戰士聽到喊聲,也全都從地上爬起來,跟著冼山向前沖。

這時,山包上的兩挺機槍發現了我軍意較圖,立即掉轉槍口,朝著攻擊人群一陣猛射。

二排被壓制在山包下。

這時,一個人影從人群中分離出來,向另一側跑去。

「那是誰,不要瞎跑。」冼山朝著黑影喊。

黑影也不管這些,你喊你的,我跑我的。只見黑影連撲帶滾地躲避著機槍掃射。眨眼功夫便接近敵人機槍陣地。

黑影一抖手,向敵人機槍陣地投出一枚手榴彈。

「轟」地一聲,敵人機槍變啞了。

另一挺機槍發現這裡有問題,急忙轉過槍口朝黑影射擊。黑影被機槍子彈打的抬不起頭來。

機槍一轉頭,二排的壓力立即沒了。冼山喊:「上。」

呼拉一下,十幾個戰士站了起來,一邊向山上掃射,一邊朝著山頭沖。

敵人本想再次把機槍掉轉回來,可我軍戰士哪能給他這個機會。

二排戰士的一排子彈過去后,敵人機槍射手即刻趴在機槍上不動了。第二個敵人剛一接過機槍,沒等開射,又被子彈射中。

仗打到這份上,誰都懂得先發制人。好不容易爭回來的先敵戰機,如何放得下。

李森端著輕機槍,發瘋似地挺直了腰向前邊掃邊沖。

「噠噠噠」密集的機槍子彈,加上其它戰士的衝鋒槍、半自動步槍,在敵人壕溝前立即形成一張火網。

說時遲,那時快,戰士們一下子衝進上了敵人陣地。

李森剛一跳進壕溝,就見兩個人扭打在一起。他本想開槍消滅敵人,但又怕誤傷自己人。天太黑,也不看不清誰是敵人,誰是自己人。

這時,又有一顆照明彈升起來。

李森借著亮光,才看清扭打的人是吳江龍。

「吳江龍,閃開。」李森想要開槍,大聲對吳江龍說。

吳江龍沒有理會,也許是他被敵人粘住,兩人根本就分不開,只顧扭打。忽然,吳江龍對那個敵人來了個背摔,一下子就把他扔到了山坡上。

這個越軍被吳江龍扔出去后,還真揀了個大便宜。

此時的小山頭已被冼山帶著的二排全部佔領。如果這名越軍還不逃的話,那就只有當俘虜份了,或者被消滅掉。

照明彈的餘光還沒散盡。只見那個越軍站起身就往山下跑。

吳江龍一把搶過李森手裡機槍就要射擊。

「不成,山下有自己人。」李森提醒吳江龍。

吳江龍也不說話,將機槍猛地丟給李森,抓起地上一支步槍,向前一伸,也不瞄準便扣動板擊。

「啪、啪。」兩聲槍響,那名越軍應聲倒地。

敵人倒地后,李森驚出一身汗來,向吳江龍吼道:「你他媽也太膽大了,山下可都是自己人。」

「沒事,我有把握。」吳江龍打完后,也覺得底氣不足。

冼山帶領二排佔領小山包后,便組織火力向對面樹林和山上敵人還擊。

到這時為止,誤中敵人埋伏的四連終於有了一個稍高於地面的制高點,才可以與敵人抗衡。

山上敵人認為四連被打的差不多了,便利用打們擅長的散兵作戰技能,利用打夜戰的優勢,紛紛從山上衝下來,衝進四連陣地。

這時的公路上,有十幾處出現了扭打局面。不時能聽到「噢、噢」喊聲叫聲和撲倒在地的打鬥聲。

越軍一直自以為是,總覺得自己身體在山林里練的夠壯,跑的夠快,動作夠靈活,而且有著幾年,十幾年,甚至二十年的作戰經驗。所以,他們一開始就沒把中國來的這些「娃娃」兵放在眼裡。眼看著這些娃娃兵被困在山溝里,不打死,也被嚇得半死了。所以,他們想趁這個當口捉些活的回去。

那些常年活躍在戰爭最危險地帶的特工們最為活躍。他們也不等指揮官命令,有的叫喊著往下沖,有的則偷偷下山混進我軍隊伍。

這些特工一下山,敵人的火力立時弱了下來。只有二排佔領的小山包還在與對面叢林里的敵人對射。

公路上到處是混戰。

史柱國面前的火力網一變弱,他便沒了命似地向連隊方向跑。

剛跑出去沒幾步,就被山坡上跳下的兩個人撲倒。

史柱國是個壯漢,這一撲對他來講還真算不了什麼。只見他反應夠快,在倒地的一瞬間便把槍口掉了過來,不由分說朝著黑影連開數槍。

「噹噹噹噹」四聲槍響,兩個黑影全都倒地。

「媽的,老子沒功夫跟你玩。」史柱國罵了一聲,站起身繼續向前跑。

黑夜中敵我不明,在分不清敵我情況下,誰都不敢再開槍了。一時間,公路上的槍聲稀了下來。

站在水溝里的一名戰士,端著機槍不停地對著公路上混亂人群瞄,但他就是不敢開槍,看著混亂打鬥場面不知所措。

史柱國飛身縱下水溝。

這名戰士還沒反應過來,史柱國已到了近前。

「媽的,傻了,打呀!」

「連長。」這名小戰士聽出是史柱國聲音,「沒法打,人粘到一起了。」

「朝山上打,阻止敵人下來。」史柱國說著,從戰士手裡一把奪過機槍。「去,告訴其他人向山上開槍,決不讓一個敵人再下來。」

不僅史柱國手裡的機槍響了,另外幾挺機槍也響了。

突然間,從公路上噴出的火舌,終於阻止住了從山上往下沖的敵人。

下到公路上的敵人因沒了援手,漸漸變的形單影孤。不一會,剩下的幾個敵人也被戰士們消滅了。

公路重新回到四連手中后,史柱國開始組織一、三排進行突圍。

八挺機槍擺在第一線,橫向著對山坡構成一條火線。戰士們散開成三人一組戰鬥隊型,狠勁地向山頭攻擊。

史柱國知道,如果不拿下山頭,整個連隊無論如何是逃不出敵人魔掌的。所以,就是性命不要他也要拿下這個山頭。

。 見靳子塵情緒有些崩潰,楚可可眼底的精光一閃而過,「且不說別的,厲默川那麼寵她,如果她想救你,只要開個口,厲默川肯定會幫你一把,可她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做。厲默川收購了靳氏這麼大的事兒,她不可能不知道吧?可她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子塵,喬思語已經跟你離婚了,在她眼裡你只不過是她的前夫,她答應過救你,說不定是為了幫厲默川更好的收購靳氏……」

聞言,靳子塵緊緊的抓著楚可可的肩膀,不可置信的吼道:「你說什麼!?靳氏被厲默川收購了?」

楚可可突然哭了起來,「我們已經沒辦法了,靳氏再不賣出去就得宣告破產,所有想收購靳氏的公司最高的價格只出三百萬,厲默川除了一千萬,叔叔阿姨就忍痛將靳氏賣給了他……」

靳子塵頹然的往後退了幾步,一張臉慘白的毫無血色。

「你被抓的那天晚上,喬思語去見你,可是警方隨後就到了,難道她不是故意找警察去的嗎?你被抓了,靳氏群龍無首,遲早面臨著破產,而厲默川用一千萬就輕鬆鬆鬆收購了靳氏,子塵,你一直心心念的女人,一直都在為另一個男人算計你呢……」

「不,小語不是這樣的人……」

「到了現在你寧願相信她也不願意相信我是嗎?靳子塵,是我辛辛苦苦把你從這裡救出來的,為什麼你總是不肯相信我?嗚嗚……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我怕你在這裡吃不飽睡不好,我怕你在這裡遭罪,我那麼愛你,可你一出來找的女人是對你不聞不問的喬思語,你知道我心裡有多難過嗎?人心都是肉做的,我的心也會疼……」

聽著楚可可一聲聲的控訴,靳子塵緊緊的捏緊了拳頭,他著實沒想到這一次會救他出來的人是楚可可,當初他那麼對她,還把她趕出了靳家,可她竟然還會不顧一切的救他……

伸手將她抱在了懷裡,他低聲嘆了一口氣,「對不起,還有謝謝你……」

「子塵,我們回家好不好?大家都期盼著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