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原創?!!」其他幾人驚道。

尤其是楊夢,根本不敢相信,作為看過封程出道全記錄的見證人,她是知道封程幾斤幾兩的,「真的是原創?是rap嗎?」

「不是,是一首歌,名字是《雲煙成雨》。」

「慢歌?」

余雪不虧是小天後,張口就來,「我多想再見你,哪怕匆匆一眼就別離…」

還怪好聽的嘞。

「這真是他的原創?」楊夢真的不敢相信,極其想確認這件事的真實性,她怕不是看了個假節目,「小程,你來幾句。」

只見封程搖了搖手機,「夢姐,回去我再唱吧,節目組又發佈信息了。」

眾人連忙去看。

今晚七點有噴泉表演,來到這裏一定不要錯過,這是這裏一個非常大的看點。你們也可以選擇回家休息,但完成任務是有獎勵的。

獎勵兩輛三輪車,限制在別墅與村口之間行駛,用作代步。

當眾人還在琢磨三輪車的事情時,封程卻一直想着開頭的四個字。

今晚七點。

他沒記錯的話,主線任務1.4的獎勵部分記憶發放時間也是在今晚七點。

這之間,有什麼聯繫嗎? 陸綰之嘆息著搖頭,「我對其中具體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好像是那一次搶救,沁雅姐活過來了,但是卻染上了巨毒,她有一次受不了,自殺了,才昏迷到現在,所以導致風珏跟四哥決裂了。」

溫惜駭然,沒有想到是因為這樣。

車子停在了靜水灣。

溫惜沒有下車,因為陸綰之把車子鎖了,她似乎很糾結,從走出醫院到現在,陸綰之整個人都緊繃着,溫惜也察覺到她的情緒變化。

陸綰之忽然有些懊惱,「四嫂,我這些話其實也不知道跟誰說,陸家沒有人能傾聽我說這些,我可以跟你說嗎?」

溫惜伸手,輕輕的拍了一下她的背脊,讓她放鬆。

女生單薄的背脊緊繃着。

陸綰之明艷的五官此刻有一層水霧,「我知道風沁雅醒了,爺爺,哥哥,爸媽都很高興,因為他們都期盼著風沁雅醒過來,可是我不喜歡,我不期盼,我有時候希望,風沁雅一輩子都不要醒過來了,她的昏迷就是最好的結果。」

陸綰之迷惘的看着溫惜。

「我是不是很壞。」

溫惜輕聲,「綰之,不要這麼說自己。」

她說着,伸手握住了陸綰之的手指。

她的手指很涼,很白,指甲草莓色的美甲都不在光鮮,陸綰之苦澀一笑,「因為風沁雅醒了,風珏哥哥所有的心思又都會給風沁雅了。」

她閉上眼,「從小,人人都羨慕我是陸家的五小姐,備受寵愛,出生就站在金字塔頂端,站在羅馬大道上,可是,我的童年並不快樂,風沁雅的存在,彷彿我插在我太陽穴的一根針一樣。她乖巧懂事,溫柔漂亮,她身體不好,但是爺爺喜歡她,因為她是我奶奶風之芸最愛的小孫女。她就像是美麗的珍珠一樣,襯托的我是驕縱任性,她說話溫聲細語,彷彿處處為了朋友考慮,可是只有我知道,她是個兩面派白蓮花,為了讓爺爺跟奶奶心疼她,故意沖冷水澡讓自己感冒,她可以在11歲的時候就做出一手好菜給爺爺奶奶吃,哄得他們開心,對,我是什麼都不好,跟她比起來,我就是一個有錢人家的小姐而已。」

「她16歲那年,拿了鋼琴比賽的獎。原本要被送到伯克利音樂學院留學,但是她不想去,因為她喜歡四哥。她不願意離開,於是她就買通了一批外面的小混混把她綁走,然後她自己拿着刀砍傷了自己手,就這樣她沒有去成國外,她是一個充滿心計的女人,我不喜歡她,不喜歡她在這裏,明明風珏哥哥對她這麼好,可是她喜歡的是四哥,她一個人,攪亂了四哥跟風珏哥哥的關係,我討厭她!」

「我希望她一輩子都不要醒過來!你知道嗎?我知道她自殺昏迷的時候,其實心裏是高興的,我知道我這樣心裏很扭曲很變態,但是你不知道,從小到大,她在陸家,處處壓着我,即使她根本沒有血緣關係,不算是陸家的孩子,不過是風珏爺爺奶奶的義子風叔叔的孩子。而風沁雅,就是福利院門口的一個女孩,被風嬸嬸心軟帶回家了。」 只見楊平凡抬起右手,給最遠處的屍王們一一扔上了綠毒,屍王們在受到綠毒攻擊后,視野中便出現了楊平凡的身影,然後開始紛紛朝著仇恨目標大步移動過去。

楊平凡也不著急跑開,畢竟屍王們想要過來包圍楊平凡,還需要一定的時間,而楊平凡就借著這個時間差,全力施放出綠毒。

屍王們由遠及近,一隻只陸續被染成了通體綠色,好像一隻只直立行走的綠毛烏龜。

待到屍王們快要將楊平凡包圍了,楊平凡立刻召喚出骷髏小布,準備吸引住近處的一群屍王。

可還不等骷髏小布完全顯露身形,楊平凡便撒腿就跑,趕緊逃離了由遠處屍王群所形成的包圍圈,朝著零散屍王相對較少的一出角落跑去。

等稍稍遠離了身後的屍王群后,楊平凡立刻又是一發隱身術,這一下,屍王殿便再次安靜了下來。

而之前被召喚出來的骷髏小布,完全淪為了炮灰般的存在,由於新召喚出來的骷髏小布,血量實在太少,因此,骷髏小布的身形還沒有完全顯露出來,就被原先那幾隻靠的最近的屍王給抽擊得粉身碎骨,連遺言都沒有留下,就已經撒手人寰了。

楊平凡暗自為骷髏小布默哀3秒鐘:小布,你是好樣的,你的犧牲是值得的,我一定會為你報仇雪恨的。

果不其然,待到3秒一過,楊平凡便再次出手,將那群圍繞在骨頭渣旁邊的屍王們挨個上上了綠毒。

經過這兩波極限的操作,楊平凡將屍王殿中所有的屍王全都染上綠毒,接著便稍稍跑動兩步,又重新給自己上了一個隱身術后,所有的屍王統統變成了睜眼瞎,再一次失去了仇恨的目標,只能傻站在原地不動,頭頂上還在不斷地飄出-11的扣血提示。

楊平凡可是仔細計算過的,施毒術最少都能持續一分鐘的時間,最長的可以持續一分三、四十秒,按照將近每3秒可以扣血-11點來算,保守估計,每分鐘可以消耗屍王220點血量,多的可以達到330點。

更為恐怖的是,這屍王殿中的二十隻屍王是同時消耗血量,而且,在楊平凡隱身術地配合下,所有的屍王都只能傻站在原地消耗血量,完全不會對楊平凡產生任何的威脅。

就算是因為隱身術的時限到了,隱身效果會自動解除,無非就是讓屍王們稍稍靠近楊平凡一步而已,只要楊平凡再次開啟隱身術,這些屍王又得懵逼。

楊平凡就這樣安逸地觀察著屍王們的狀態,只要等到一部分屍王身上的綠毒效果消失,楊平凡就會再次出手上毒,接著再換一個地方繼續隱身觀察。

為什麼楊平凡不是一發現屍王身上的綠毒消失,就立刻上毒呢?這樣豈不是會讓屍王的血量得到一定的回升嗎?

首先,如果每一隻屍王身上的綠毒一消失就立馬上毒,會讓楊平凡陷入屍王們的持續追殺之中,到時候不但不能掌控好節奏,反而還會引得屍王們,散落在屍王殿的各個角落,從而極大地壓縮了楊平凡的安全空間。

其次,雖然是給屍王們依次上的毒,但由於施毒術所持續的時間會長短不一,可能靠後被染毒的屍王,反而會比靠前染毒的屍王率先解除中毒效果,楊平凡可無法判斷出準確的時間。

只要稍微多等一小段時間,屍王的血量也回升不了多少的,楊平凡還能更加安全地完成下毒的工作。

因此,分批給屍王們上毒才是楊平凡最優的選擇。

就這樣過了好幾分鐘后,擁有800點血量的屍王,開始陸陸續續地死亡,地上也爆出了大片大片的金幣和藥水,很多東西都相互重合到了一起。

楊平凡可沒心思留意這些,而是集中全部注意力,搜索著爆出來的高級技能書,這才是楊平凡冒險單挑屍王殿最主要的目的,像金幣、藥水這些東西,完全淪為了擊殺屍王的附帶品。

伴隨著屍王們的相繼死亡,楊平凡終於找到了一本35級技能書——冰咆哮。

這可是法師職業的終極技能,威力巨大不說,殺傷範圍還特別的廣,比黎曉薇目前所使用的爆裂火焰技能,要強出太多了。

待到屍王們全部斃命后,楊平凡便在鋪滿金幣和藥水的屍王殿中,開始一步一步地搜尋,生怕錯漏了任何一本技能書。

像26級以下的中級技能書,也爆出了不少,而楊平凡在拾取每一本技能書時,內心時刻都充滿著希望。

果然,黃天不負有心人,在把所有物品都篩選了一遍后,楊平凡又從中找到了兩本高級技能書,一本是戰士28級的技能書——半月彎刀,另一本則是道士33級的技能書——群體治療術。

這兩本可都是比較實用的技能書,雖然多少還是比35級技能書稍微差了一點,但也算是比較稀有的物品了。

楊平凡覺得自己運氣還算不錯,殺的一波屍王,就爆出了3本高級技能書,其中一本還是特別稀有的35級技能書,這下對小薇倒是有個不錯的交代了。

正當楊平凡從背包中取出通訊石,準備跟小薇彙報一下戰果的時候,一聲嘹亮的嘶吼伴隨著鐵鏈相互撞擊的「叮鈴」聲,從身後傳來,響徹在楊平凡的耳際。

楊平凡瞬間寒毛炸起,似乎想到什麼了,接著便毫不猶豫地開啟了隱身術。

原來,屍王殿中的屍王,如果長時間沒有得到清理的話,在消滅完第一波屍王后,緊接著又會連續刷出第二波屍王,這也算是屍王殿中經常會發生的事,只是楊平凡剛得到幾本高級技能書,一時過於興奮,差點兒忘記了此事。

等到隱身效果徹底顯現之後,楊平凡這才轉過身來,查看起屍王殿內的情況。

嚯!好傢夥,楊平凡的周圍開始陸陸續續地刷新出新的屍王,每刷新出一隻屍王,都會自帶著出場的BGM,就是那一聲嘹亮的嘶吼和鐵鏈撞擊的聲音,彷彿只有這樣的登場方式,才能突出屍王們在殭屍洞里的霸者地位。

而在楊平凡看來,這隻不過是屍王們在這裡無病呻吟罷了,等下一個個給你們都毒趴下,讓你們在死亡的時候叫得更加銷魂。

「咦?自己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的猥瑣了?一點都沒有我一貫的正派作風啊。」

稍稍思索了一陣,楊平凡給自己開脫道:「嗯,自己應該是被屍王殿里的這一群強壯的肌肉猛男給污染了,它們長期呆在屍王殿中,又全部都是荷爾蒙無處宣洩的雄性,只要時間一長,難免會……」

可以想象一下,一群肌肉發達的健美先生,在你的面前各種搔首弄姿,還不停地用眼神沖你放電……嘔!楊平凡不敢再往深處想了,真是越想越可怕,越想越噁心,嘔……還是儘快將它們消滅乾淨吧,免得辣眼睛。

楊平凡開始仔細觀察起這些新刷出來的屍王,片刻后,楊平凡感到有點棘手。

由於這些屍王刷新得過於分散,無論自己如何去跑位,其行進的路線上總會有幾隻屍王可以攻擊到你,而且在屍王群追擊的過程中,還很容易給自己造成卡位的窘境。

只要稍微被阻擋一下,自己身後追來的屍王群就會與前方的屍王群形成合圍之勢,除非用隨機傳送卷飛出包圍圈,但危險係數同樣不小。

因為,自己在屍王群的追擊中,一定會受到不小的傷害,如果這隨機傳送卷一個沒有飛得好,反而還會把自己送到大群屍王的身邊,那自己可就真的一命嗚呼了。

因此,不到最後關頭還是不要輕易使用隨機傳送卷的好,相信,誰都不喜歡把自己的性命交託給運氣,楊平凡還是喜歡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我命由我不由天!

此刻,隱身術還能維持的時間也不多了,楊平凡必須立刻展開行動。

經過之前對局勢的判斷,楊平凡也不再猶豫,右手一抬,給最遠處角落上的屍王們挨個上好毒后,便停手等待著那幾隻屍王地靠近。

等到屍王離自己還有兩三米后,便召喚出了骷髏小布。

挨得最近的一些屍王,紛紛被剛召喚出來的骷髏小布給吸引了注意力,而楊平凡也趁機從之前那幾隻被上好毒的屍王來時相反的方向跑動。

一路上,楊平凡從一些零散的屍王身邊跑過,時不時還會挨上一擊,楊平凡並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來給自己施加治癒術,而是使用了強效金瘡葯和強效太陽藥水來回復自己的生命值。

就這樣,楊平凡一刻不停地繞著屍王殿的外圍,朝著最先被上毒的那幾隻屍王原本所站立的角落狂奔而去。

終於,楊平凡有驚無險地來到了角落處,立即使用出了隱身術,擺脫了屍王們地追趕。

楊平凡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雖然奔跑的距離不遠,但得從一隻只強悍的屍王身邊穿梭,心理的壓力是相當大的,而且還需要在高速地奔跑中,時刻注意著前方屍王地動向,提前預判、躲避屍王所造成地卡位,因此也耗費了不少精力。

由於楊平凡地繞圈跑動,整個屍王殿中的屍王,基本已經全都匯聚到了地圖中間的位置,並且還形成了一道『隔離帶』,恰好把屍王殿給一分為二了。

因此,留給楊平凡的活動空間也已經不多了。 ————————————-末日類修真文,力爭最好的糅合。(老人新書,這個月爭取萬字日更!求各種票,謝謝。)

次日炎之修羅場,天空宛如長龍銜珠。

異色的彩霞如龍盤旋,無方的雷霆一改之前的常態,雷劫的目標依舊是蘇子賢選擇的地點沒錯,但這一次天地間萬籟俱寂。

整座修羅場中的天地之氣,彷彿凝固一般,所有的修士都能感覺到來自天外的壓迫感。

此日的炎之修羅場,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天空的盤龍上,龍尾自天極之處起,一直盤旋到中心的龍首處。

時辰將近,天邊的日頭變得格外溫和,而彩雲中的一子亮點成了眾人聚焦的所在,不知什麼時候,天空中最絢爛的不再是以往的太陽,而是匯聚了天外之力的雷日。

混沌雷是當今眾所周知的最強神雷,也是天道能夠調用的最強審判雷霆,無數逆天者都葬身在混沌雷的制裁下,欲界修士對混沌雷是又愛又懼,想得到混沌雷,但卻又害怕被混沌雷打的神魂俱滅。

今日九天雷動,延續了一年之久的最後一劫即將降臨。

這一次炎之修羅場的眾生並不知曉,渡此劫者,還是一年前的人類少年。

蘇子賢的靈魂依附在漆黑的不死骨上,不死骨是蘇子賢之前利用不死王座煉化得來的,周身四肢百骸和九五至尊骨聯合在一起,之前蘇子賢認為自己的肉身被四重雷劫合力擊散,那四色雷劫對於蘇子賢來說,不僅僅是一場精神的錘鍊,就連自身的肉體也承受了極大的考驗。

四重境之下,蘇子賢敢說古往今來人類修士中,已經肉身沒有比他更強的了,倘若不死王座,加上九五至尊古這樣的霸道組合,都承受不了九天雷動的四色雷劫,這個世界上便不存在,能扛得住這四道雷劫的人類。

肉身是五行相生最好的證明。

肉身承載著生命,也連接著靈魂。

蘇子賢想要重塑肉身,自身的能力必然是不夠的,蘇子賢需要藉助一種極其蠻橫的外力幫助自己打開不死骨的竅門,而現在沒有什麼比混沌天雷更好的刺激了。

蘇子賢現在需要做的是承受壓力的同時,將自己的精神重新和不死骨融合,之後再用大神通,將自己的肉身重新鑄造出來。

這一步聽起來容易,但是做起來卻相當困難,蘇子賢也就是膽大心細,剛剛經歷過生死考驗,又看遍了地球的慘劇,心中覺著再沒有可怕的事情了。

蘇子賢看穿內心的恐懼后,想通了一個道理,在這茫茫宇宙中,生死顯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事情,是遠超生死的精神折磨,超越肉身上升到靈魂。

「希望這次不是作繭自縛。」蘇子賢仰頭望著天邊漸漸凝聚的雷元,這次是九天雷動的最後一劫,蘇子賢必定是被雷劫毀過肉身的,看著漫天雷芒,心中忍不住的發怵。

九天雷元凝練出真龍形態,蘇子賢元神依附在不死骨上,天邊的萬丈龍首也終於嶄露崢嶸。

「轟~」說時遲那時快,蘇子賢見到龍首的瞬間,一道驚天雷動震動整片修羅場。

眾生惶惶不安的望著同樣的方向,一年前,它們因為各方的情報聚集在三元宮的周圍,那個時候,它們是近距離觀劫,不過卻沒有見到最後。

四色雷墜落時,九五至尊煙消雲散,之後各方對三元宮的警戒紛紛解除,少了九五至尊,呂仙在九陽天台盛會,也不會尋它們的麻煩。

龍首銜著雷元,灌入不死骨。

蘇子賢腦海中的精神世界一下子炸開,神識在混沌雷中不斷的擴散,一層層,一道道宛如石子

(本章未完,請翻頁)

落入水中時,濺起的漣漪。

籠罩方圓萬千里的精神力開始收縮,蘇子賢開始凝聚炎之修羅場內的龐大生氣。

剎那之間,無數樹木頹敗,萬千屍骸化為齏粉。

一縷縷縹緲的煙絲從各個角落被抽出,而此刻,呂仙手中的重陽丹爐崩開,裡面磅礴似海的純陽之氣也被狂暴的精神力汲取。

「眾弟子盤膝,觀雷冥想大道。」柳錚見到天地之間的奧妙之息無限,正是因為這樣的力量存在,所以天地之氣方才會出現凝滯的情況。

九天雷元不僅僅帶給了蘇子賢劫難,更給予了炎之修羅場玄妙的感悟契機。

三元宮的修士們紛紛依照命令,望著遙遙的天雷之處,一條巨龍彷彿是一隻晶瑩的巨手拿捏著天地間的黑點。

不死骨在雷元中噼里啪啦的乍響,沉澱了一年的骸骨中,不知多了多少污垢和泥灰。

雷元精鍊周方的血氣,也在錘鍊蘇子賢的不死骨。

漆黑的骨骼上的不斷的飄起黑霧,蘇子賢的精神寄托在雷元之內瘋狂的追尋著骸骨中的竅口。

「砰砰砰……」無數道清晰的黑煙噴出后,不死骨外一片蒼鬱的生氣,而表面的黑色也被洗滌乾淨。

乳白色的四肢百骸上,終於到了重煉肉身的時候,蘇子賢的精神默念口訣,雷元上浮現古老的不死王座,忽然出現的霎時間,就像是一塊濁物,堵在了雷龍的咽喉處。

雷元內的蘇子賢,精神上多了一層摸不著的灰色薄膜,薄膜上一根根纖細的長絲,牽連著不死王座。

純凈的上善水混入蘇子賢的精神,聯合磅礴的生氣和純陽之氣,蘇子賢的肉身開始循序漸進的恢復特徵。

蒼白的骨骼上一根根經脈盤旋而出,五臟肺腑中五氣攢聚,血肉不斷的催化。